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1章 阴间入口
  “坐!”经过几道岗哨的轮番检查之后,我们来到了那幢红墙灰瓦的房子里。一号坐在办公桌后头翻看着什么,抬头看见我跟沈从良进来了,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继续埋头翻看起手里的文件夹来。我跟沈从良对视了一眼,然后缓缓坐到了沙发上。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特服端了两杯茶蹑手蹑脚走过来放到了我们的手边,然后对我们轻轻点了点头。

  “拿去看看!”过了好久,约莫半个多小时吧。一号才抬手捏了捏眉心,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到桌上对我们示意道。我端起茶杯佯装喝茶,同时对沈从良挑了挑眉毛。我起身去拿文件夹不合适,沈从良是我的上级,他去比我得体。有时候玩笑归玩笑,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

  “俄罗斯声称发现地狱的入口,宣称天堂和地狱的确是存在的...”沈从良起身拿过文件夹,缓步走回沙发坐下后轻声读了起来。我坐在一旁聆听着内容,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睛。侧身朝文件夹里的资料看了看,一副放大了的照片粘贴在里边。一个看起来很是巨大的原形深坑出现在我的眼帘里。通过照片看来,那个圆坑深不可测,压根就看不到底部是什么样子。

  “俄罗斯...”沈从良抬头看了看一号,他不明白俄罗斯的事情一号为什么这么重视。接到一号的电话,沈从良原本还以为是这边有谁需要我去出手帮忙的。难道,上头有意派人去俄罗斯?一念至此,沈从良又看了我一眼。

  “往下看!”一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沈从良闻言连忙翻了一页。第二页上,一个跟俄罗斯那张照片相差仿佛的照片粘贴在那里。不过看起来,这个圆坑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在中国。

  Y

  “这是?”我低声问了一句。

  “瓦屋山!”沈从良将资料递到我的手上说道。我接过资料低头看去,上边只是简单的写了一个地址,还有经纬度后就再无其他。注目看向那个深坑,我居然产生了些微的眩晕感。这只是看照片就有这样的感觉,我不敢想象真的身临其境了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您是想...”沈从良拿起资料合上,双手恭谨地放回一号的办公桌上轻声问道。

  “这个深坑是前几天才陡然形成的,当地林业公安还有旅游局的人员先后去勘查过。”一号放下茶杯沉声说道。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还有下文。我跟沈从良都没急于插嘴,而是端坐在那里等着一号把话说完。

  “只不过除了传回这张照片之外,那些同志们无一返还。我的意思是...”一号手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接着说道。闻言,我跟沈从良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立正在那里。

  “我的意思是,查,天组派人去查。不管它是阴间入口还是什么,我要一个确切的答案。还有,如果可能的话,此事你们天组最好能妥善处理掉。如果你们处理不掉,真到了事态紧急的那一刻,我会让火箭军动手。”一号双手撑在桌上,抬头看向我跟沈从良说道。火箭军,真的到了那一步,不说瓦屋山会荡然无存,恐怕就连附近的居民都得搬迁吧?我跟沈从良两人面色齐齐一整,抬手对一号敬了一个礼后高应了一声是!

  “嗡嗡嗡!”君命如山,我只来得及草草跟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要在帝都逗留几天。然后就被带到了军用机场。机场里停着一架运输机,我到时,它的螺旋桨正缓缓地开始转动着。运输机旁,齐齐站着六个天组帝都总部的同仁。他们全都统一穿着黑色的中山装,胸前别着一枚金黄的天字徽章。这枚徽章代表了他们的身份。一见我,他们齐齐抬手横于胸前朝我敬了一礼。我停下脚步,朝他们回了一礼后这才在机组人员的带领下开始登机。

  “下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再往前飞,飞机的雷达就会失灵,这里的磁场实在太厉害。这次行动的最大困难,就是我们不能使用一切的电子仪器。所以到达位置之后,大家一定要首先寻找到队友。一定一定不要单独行动。”身背着降落伞的帝都总部行动组组长在我们的耳边大声喊着。机舱内的噪音实在太大,不用喊的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等我们纷纷点头示意表示明白之后,他才起身走到舱门旁边。两个机组人员见状赶忙走过来,帮我们检查着身上的降落伞是否绑扎到位。

  “嘟,嘟,嘟!”昏暗的机舱里,一直闪烁着的那盏红灯忽然间变成了绿色。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促的鸣笛提示音。机组人员逐一拍拍我们的肩膀,然后对我们握了握拳。

  “哐!”舱门被打开,一股子极强的吸引力从外边涌了进来。强劲的罡风吹拂得我们的面庞一阵扭曲。将护目镜戴上,我们依次从舱门跳了下去。几秒钟之后,七朵硕大的蘑菇便出现在湛蓝的天空上。而那架运输机,则是超前飞了一段距离后调转机身开始返航。

  居高临下看着脚下的森林,还有萦绕在森林当中的薄雾。我控制住略有些紧张的情绪,开始拉动着降落伞的控制绳调整尝试着调整它降落的位置。而顾纤纤则是在我心头不住安抚着,就算降落伞出了问题,她也能保我无虞。

  “唉,唉,唉!”我的双脚从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冠上扫过。好吧,突击学习了片刻的降落要领已经在我脑中荡然无存。此时此刻,我只想着自己的降落伞千万别挂在树上。

  “欻啦啦!”世事都是如此,好的不灵坏的灵。任由我怎么祈祷,最终我的降落伞还是挂到了树上。两只松鼠从树洞里探出头来瞅了我一眼,然后抬爪做了个洗脸的姿势,便顺着树干出溜到了地上。我低头看着脚下那十来丈左右的高度,伸手拔出腰间的军刀开始割起了伞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