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3章 林中寻人
  “哗啦啦!”顺着剑痕走了二三十米的样子,忽然我的耳边变得喧嚣了起来。一股水流的声音传来,其中甚至还有鸟儿的鸣叫声。随着我踏出一步穿越了那层白雾,我的眼前赫然开朗。一条宽约两米的溪流出现在我的眼前,溪水边,我甚至还发现了方才的那两只松鼠正在那里梳理着毛发。眼前依旧是林,但是林中不再有雾。草丛花簇当中,甚至还有一两只野兔跳跃而过。抬头看了看天,日头已经不见,只留下了一抹红霞残留在天际。我知道,顶多再过一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在天黑之前,我想找到我的同事们。哪怕只找到一个也好。

  “要是找到他们了,今夜我们就在这里过夜。”眼前有溪流,有水的地方总是适合扎营的。我举目四望,嘴里轻声说道。

  “官人你先歇息片刻,我来帮你找。”出了那片雾霾,顾纤纤的感知也恢复了。她轻轻拂去了我肩头的一根杂草,然后轻靠在上头闭目运功起来。

  “那边!”少时,顾纤纤睁开双眼指着溪流对面说道。闻言,我跟随在她的身后淌过溪流朝前跑去。

  “你上来啊?有种你上来啊?”一个跟我一样被挂在了树上动弹不得的同事,正跟脚下的那只棕熊较着劲。棕熊人立在树下,双掌不停地拍打着树干。每拍一次,树干都会颤抖几下,然后洒落下偏偏的树叶。而我的同事,则是吊挂在树干的半腰处,咬牙切齿的在那里吼着。

  “吼!”或许是同事的语气激怒了棕熊,就见它一个转身后退了十来米,然后猛然狂奔起来朝着人腿粗的树干就撞了过去。我不知道熊的撞击力度有多大,可是看着那棵人腿粗细的树干,再看看那如同门板一般壮硕的熊的躯体,我觉得树干扛不住这一撞。树干断裂的后果就是我的同事摔到地上,再然后...我已经可以想象棕熊那磨盘一般大小的屁股,坐在同事脸上磨蹭的情形了。又或者,它会伸出那条满是倒刺的舌头,在同事的脸上来一口?总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让这些情况发生。

  “熊大!”我手一抖,祭出了一柄心剑朝那只棕熊高喊了一嗓子。冷不丁传来的一声吼,让棕熊受到了惊吓。脚下一个滑跌,它扑倒在地上就那么朝前滑了几米。半晌起身,它晃动了几下脑袋回头朝我看来。然后张开双臂人立着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说那谁?”我一个错步躲开了棕熊的一扑,朝着树干上的同事喊了一声。

  “我姓林,双木林。名叫品凡,官居一品的品,不平凡的凡!”同事挂在半空朝我喊着。

  “好吧那谁,你说我要是杀了它,会不会被国家追究责任?”我虚晃一剑,又躲开了棕熊的第二扑问道。

  “额...你觉得是咱们的任务重要,还是这只熊重要?”林品凡在树干上来回摇摆着问我。

  “所得斯内!”我点点头,心里有了计较。

  “啥!”林平凡屈腿摸出插在军靴上的军刀,开始割着伞绳道。

  “说得是内!”我嘴里应着,一个错身让过了棕熊的第三扑,趁它没来得及回头的时候,跃身一剑朝着它的后背心捅了过去。

  “噗!”心剑可不是凡铁,本身就已经锐利非常,加上有我的道力加持,更是显得无坚不摧。一声捅破皮革的闷响传来,我手中的心剑当时就把那头棕熊给捅了个透心凉。

  “吼!”棕熊双臂凭空乱挥了几下,然后就那么朝前倒了下去。这一下,我估计应该是刺穿了它的心脏。砰一声,地上的灰尘被棕熊厚实健硕的身躯砸得纷纷扬扬。我掩住口鼻后撤了几步,正准备去接应还挂在树上的林品凡,就听见又一声噗通声传来。

  “快,快扶我起来!”林平凡割断了伞绳,就那么直愣愣从半空跌落在地上。见我回头,他手捂着胸口对我说道。

  “你还能撸?”从迷雾当中走了出来,找到了一个同事,又干掉了一头棕熊,这让我一时心情大好。耳听得林品凡说扶他起来,我下意识的找补出了网上人们常说的那后半句来。

  V看正7版4J章L节上

  “咳咳,你好,林平凡!”林平凡被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咳嗽了几声后对我伸出了手做起了自我介绍。

  “程小凡!”我伸出手去跟他握在了一起。

  “咱俩都是凡字辈的!”他使劲握了握我的手,整理了一下身后的背包笑道。能够跟同事会和,他心里也同样感到很高兴。甚至于一直以来有些紧张的心情,眼下也放松了不少。

  “其他人呢?你知道他们的下落么?”等林品凡走到溪边将脖颈和脸上的尘土洗干净后我问他。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下来的时候,他们的降落伞已经四散消失在森林里了。”林品凡脸色有些发白的坐在溪边石头上,又咳嗽了两声道。看来,刚才那一摔摔得不轻。我走过去,伸出右手贴住他的后背心,缓缓输送了一股道力进去。片刻之后,他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你能指出他们大概降落的位置么?过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这林子里可什么都有。我担心他们要是万一在降落时受了伤,又遇上点突发状况......”我抬头看了看天空,那抹红霞已经逐渐黯淡下去。等到红霞彻底消失的那一刻,也就是夜幕降临的时候。看来今天,想要把所有人都找到是不可能了。我现在就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在天黑之前,再多找到一个同事。

  “我记不清楚了,我隐约只记得,有一个同事应该是降落到那个方向去了。”林品凡回忆了一下,然后挠挠头抬手朝林子的北边指了指。一望无际的森林,这一指出去,可能是几里,也可能是十几里。

  “纤纤,试着找找看!”我心中对顾纤纤说道。顾纤纤闻言面朝北方而立,全神贯注地开始查探起我同事的下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