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4章 能力提升
  在顾纤纤的帮助下,我总算是赶在天黑之前又找到了一个同事。跟林品凡比起来,他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下降的时候被树杈子扎穿了胳膊,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拖着伤臂准备去找其他人。伤口处仅仅只是用急救包草草包扎了一下,一股子血腥味透过纱布飘散在林中。

  “别动!”我赶过去扶住他,然后解开了他伤臂处的纱布,一边运用道力替他疗伤,一边示意林品凡把止血散撒到他的伤口上。刚才我们就遇到了一头棕熊,既然连熊都有,那么这片森林当中,就很有可能隐藏着虎豹之类的猛兽。血腥味,很有可能把它们给吸引过来。任务才刚刚开始,我可不想身后尾随着这些东西。就跟人和蚊子一样,虽然一掌就能拍死它们,可是架不住它老跟你身后嗡嗡不是?

  “天色不早了,我们去溪边扎营,等天亮了再去找其他人。”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运起了开眼咒,很是警惕地带着林品凡他们原路朝着溪边返回。走到溪边,我的心猛地就提了一下。我发现刚才死去的那头棕熊,眼下只剩下了一张熊皮留在原地。至于体内的骨肉和内脏,已经被其他的野兽给撕啃了个干净。我忽略了一件事,我只想着靠近水源好扎营,却忘记了野兽也是要喝水的。我们在这里扎营虽然方便,可是也大大增加了遇到猛兽的概率。

  “怎么了?”见我停下了脚步,身后用手搭着我肩头的林品凡轻声问道。我们不敢打手电,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想要在黑暗中不掉队,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手搭在前人的肩头,跟着他走。

  “哦,没事,累了歇了口气。”我不想让这些尚未发生的事情去干扰同事们,轻吸了一口气,我继续朝着溪边走去道。

  “待会你好好睡一觉,这一次你打主力,等到了地头想休息可能都没时间了。晚上我们俩轮班值夜,明天天亮找组长他们去。”林品凡略微有些喘息着对我说道。人的体力,在已知并且安全的环境下会消耗得慢一些。而在未知并且自觉有些危险的环境当中,人的体力消耗会成倍的增加。林品凡现在的情况,就是属于后者。

  “你们俩警惕点,我去找些柴火来烧个篝火。”将两人带到了溪边,我找了一处平整的地方让他们坐下休息,然后举目四望着道。动物都惧怕火焰,我决定多找点柴火回来,烧一堆烈烈的篝火。

  “我陪你去吧!”林品凡起身对我说道。

  “不用,他的胳膊伤了,你留下照顾他。还有,当心林子里的野兽。有危险别顾忌那么多,把最厉害的手段可劲儿招呼过去就是了。”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道。

  “烧点水大家洗洗脸冲冲脚,然后煮点儿东西吃。”林中夜间的气温很低,等我把篝火点上,林品凡打开背包从里边拿出了一个不锈钢的锅子出来道。只有一个锅子,烧水,煮东西都得靠它。肯定是不适合用来泡脚的。水烧开,从溪里添了一点冷水到锅子里。我们几个人分别就着水冲洗了一下脸和双脚,然后才一屁股坐在篝火旁边歇了起来。

  “将就着吃点儿吧,在任务完成之前,我们恐怕都要吃这个了。”打了点水,将压缩干粮掰了几块扔进去。不多会儿就熬成了小半锅黄褐色的糊糊。虽然没有什么卖相,不过闻起来倒是有些葱油饼的味道。没有餐具,我们各自拔出军刀,就那么用刀尖在锅子里挑食着。小半锅子压缩干粮,不知不觉就那么吃进了肚子。

  “晚上咱俩值夜...”饭后又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林品凡眼皮子有些打架的对我说道。

  “你们俩值前半夜,我值后半夜。”我四下里看了看然后说道。前半夜柴火充足,应该是没有野兽敢过来找麻烦的。可是到了后半夜就不同了,柴火消耗不说,人的精神也会不济。看着林品凡瞌睡难挡的样子,我决定让他和另外一个同事值前半夜,我自己则是值后半夜。

  “官人,你放心睡吧,后半夜我守着。”最终,林品凡他们没有争过我,还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办了。我找来一些杂草,将它们铺在身上当起了床垫子。等我躺上去之后,顾纤纤在我脑内柔声说道。我鼻腔里轻声嗯了一声,然后将双手枕在脑后开始假寐起来。身在森林野地,我终究是没敢睡。不到12点,我就翻身而起示意已经哈欠连天的两个同事去休息。而我自己,则是往火堆里添加了一些柴火,盘膝坐在旁边闭目养神起来。有顾纤纤在侧,我很快就入了定。或许是身处在大自然当中的缘故,这一次入定一直持续到了次日清晨才宣告结束。等我从入定当中退出来,觉得整个人的视觉和听力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在昨天我还只能隐约听见林子里传出的声音,而现在,我甚至能分辨出不远处的林中都存在着哪些飞禽走兽。耳朵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嗡嗡声,我循声凝神,就看见一只小蜜蜂正停在一朵花蕊当中振翅采蜜。

  #x最PF新=¤章@节¤上、"

  “官人!”顾纤纤的一声低喊,将我从这种意境当中拉了出来。我站起身,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骼当时是一阵噼啪作响。打开背包,拿出一次性的牙刷和一小管牙膏,我迈步走到溪边开始刷起牙来。

  “今天你别动,让我来试试看找不找得到他们。”鉴于自己的视觉和听觉都有提高,吃过早餐后我对顾纤纤说道。闻言,她呡嘴轻轻点头答应了我要求。将我们留在溪边的痕迹抹去,我运起道力,凝神侧耳倾听起来。

  “程小凡...小林子...”我的耳廓一阵急促的颤动,隐约听见一阵呼喊声随风飘进了耳内!

  “那边!”我将脚边的背包背上,侧身一指道。刚才那是组长的声音,听起来,他距离我们应该只有不到一里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