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7章 阴曹地府
  “嗡嗡!”走近了黑雾涟漪,我耳朵里倒是隐约听见了打里边传出的那阵类似于电流的声音。停下脚步跟顾纤纤对视了一眼,我示意她暂时回到我的体内。而我则是将道力运起,凝神伸手朝着面前黑如泼墨的涟漪摸了过去。随着我的手掌接触到那道涟漪,我就觉得自己似乎是把手伸进了冰水当中一样。随着我的逐步进入那团涟漪,我整个人就跟陷入了一团果冻当中一样。不论你是往左,还是往右,那团涟漪始终都粘稠的将我包裹在其中。

  “砰!”我的整个身体完全进入了涟漪,忽然间,我的身后传来一声闷响。我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的身体扑倒在地。心头惊诧之余我低头查看己身,却是魂魄不知何时已经脱体而出。进入涟漪的,是我的魂,而身体则是留在了涟漪之外。见状我心头大惊,迈步就想退出涟漪。可就当我朝后撤了半步之际,涟漪当中陡然传来一道极强的吸引力将我生生给吸了进去。

  “官人!”脱离了身体的限制,我跟顾纤纤两人手拉着手随着那道吸力朝前飞去。顾纤纤紧抓着我的手掌,轻轻靠了过来。我知道她是有些担心我的肉身,只是事到如今,担心也是无济于事。想要魂魄回归肉身,只有弄明白这道涟漪之后到底有些什么。并且把事情都处理好,才有机会折返。要是不然,恐怕我就只能留在这里边了。心中细想,外边的那些人,也有可能不是真的死了。会不会也是跟我这样,肉身留在了外边,而魂魄进到了涟漪当中来了呢?不过转念又想,他们连骸骨都烂掉了,就算魂魄可以出去又能怎样?

  “我们一定可以出去!”感知到我心中所想,顾纤纤的手掌紧了紧说道。我侧过脸去,轻轻搂了楼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失去了身体的束缚,我的能力反而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例如腾空那种能力,有了身体的限制,我无论如何也达不到顾纤纤所能达到的程度。可是现在,我应该可以了。能力得到了提高,凭我的实力,就算任务失败,安全离开这里总不会是问题。

  “一定可以!”我轻嗅着顾纤纤发髻的清香,言语中肯定的答复着她。少时,我们穿出了涟漪。眼前是雾蒙蒙一片,眼前白山黑水连成一片,偶尔还能看见游魂游荡其中。这,真的是到了阴曹地府?我心头有些诧异。

  “纤纤,我怎么感觉到,我们是真的到了阴司了呢?”跟顾纤纤并肩而立,我放眼四顾着问身边的纤纤。看来这次还真被上头猜中了,这里很有可能真的是通往阴司的入口。

  “官人,我也觉得这里像极了地府。不如咱们朝前行,若是能找到驿站的话,打听一二就能明白了。”顾纤纤闻言遥指着前方那条磷火飘荡的小路对我说道。

  “也好!”左右是已经进来了,为今之计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至于火箭军,唉,此时我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多。

  h首P发

  我跟顾纤纤携手顺着那条小路朝前走了约莫个把时辰,一条能容纳两车并行的土路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路上,还留有几条车轮碾压而过的痕迹。对视一眼,我们顺着车辙的痕迹继续朝前走去。又走了一个时辰,眼前果真就出现了一处飘扬着一面驿字旗的驿站。驿站门前的马厩里,栓着几匹正在缓缓进食着的马儿。我跟顾纤纤见状大喜,脚下加快了脚步就朝那边赶了过去。

  “敢问驿臣,此处是何地界?”进了驿站,我找到了驿臣问道。在摸不准套路之前,我决定暂时不暴露自己人间通判的身份。

  “新来的吧?这里是阎罗第五殿的辖地啊。”驿臣抬眼看了看我们,然后低声说道。

  “第五殿的辖地?殿主可是包大人?”我细细回想了一下地府十大殿的排序和各殿的掌舵人后拱手问道。

  “正是,难道二位有什么冤情不成?由此往西,乘马的话八个时辰就能进入第五殿城池。包大人每逢初一十五便会在城中亲自问案,有什么冤情,你们可以进城碰碰运气。”驿臣闻言连忙起身冲西抱拳道。什么样的上司就会带出什么样的下属来,包大人一身正气,就连身处底层的驿臣待人都是如此彬彬有礼。闻言,我心中不由暗道了一句。

  “多谢,既然此处是第五殿属地,那么我就放心了。劳烦驿臣为我俩备轿,我二人要进城。”一番对答,我知道了这里果然是地府。看来那道涟漪,还真是阴曹地府的入口。只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人间。沉思了一下,我决定先进城,然后转道前往双王殿问个明白。顺道,我也能见见我的父亲。

  “备轿?”轿夫都是身怀法力的鬼卒担当,而且沿途还有兵甲护送,非官员不得雇用。闻言,驿臣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问道。

  “本官,乃双王钦封人间通判。”反掌之间,我祭出了腰牌对驿臣道。见了腰牌,驿臣慌忙见礼不迭。见过礼后,又是让人奉茶,又是让人去安排官轿。总之一下子,这个地处边陲之地的小驿站里,当时就热闹了起来。

  “大人,请跟夫人上轿吧!”一盏茶时间之后,一抬能容纳下双人同乘的八抬大轿便出现在了驿站的门前。随行的,还有一十六名身披铁甲,手持兵刃的护卫。驿臣恭谨的走过来,对着我跟顾纤纤躬身轻道。听驿臣称呼她为夫人,顾纤纤眉角闪过了一丝欢喜。

  “今日来得急,不曾带有银钱,改日本官必有赏赐。”能博佳人一笑,就值得厚赏。我在怀里摸了半晌,奈何没有半文银钱傍身,这才有些讪讪说道。

  “不敢当大人赏,时候不早,大人还请跟夫人上轿吧。如果脚力快的话,大人还能进城赶上晚饭。”驿臣哪里敢真要我的赏,闻言将身子又躬下几分道。这样也好,也算是替我化解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