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29章 变通
  “某与通判虽然甚少交道,不过对于通判的名声可是多有耳闻。来到某的地界上,通判不必拘束。有话大可直言。”包阎罗抬手轻抚着黑须,双眼微闭着对我说道。方才他去迎我,可以说是鉴于私交,那个时候喊我一声贤弟无妨。可是此时听闻我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有公事要问。所以他的称呼,便由贤弟改成了官职。这个人,看来还真如史书中所说的那般。将公私分得极其分明。

  “不知包使君,可知界内出现了一道可通阴阳的通道?”我琢磨了一下,方才拱手问他。

  “可通阴阳的通道?王朝马汉,尔等可有耳闻?”包阎罗闻言一惊,紧跟着问侍立在门前的两名带刀侍卫道。

  “可通阴阳?回大人,此事小的们实属不知。若真有,相信斥候会在第一时间回禀上来的。”王朝马汉闻言对视了一眼,然后双双摇头道。见他二人神态不似作伪,我点点头便没有再问下去。再问,就等于是不相信人家这个堂堂的封疆大吏了。此事,我决定还是去问双王比较靠谱。

  “且慢,还请通判大人细细将那物事描述一番。”一个羽扇纶巾的中年文士打门外走了进来道。

  P最新章节'm上*

  “公孙先生来了,快坐,看茶!”包阎罗见得来人,连忙起身相迎道。

  “久仰公孙先生大名!”对于包阎罗身边的这个智囊,我并不感到陌生。见状,连忙站起身来拱手道。

  “谈何久仰,若要论久仰,通判大人的名声才是让我等久仰。一介小吏,岂敢当通判相迎。”公孙先生倒是客气,对我连连拱手笑道。

  “方才通判大人说,第五殿辖下出现了可以互通阴阳之地?”双双落座后,待到丫鬟端来香茶,呷了一口公孙先生才问我。

  “正是,此番来到阴司,我正是通过那处过来的。说起来,我的肉身可还留在通道对面。若不是为此,我也不许火急火燎的前来问包使君了。”事情要办,这话也要说得让人家听起来舒服。言辞中,我既将来意说明了,又委婉的解释了一番。并不是专门为这件事来问他们,而是事关我的肉身,不得不如此罢了。

  “此言当真?”公孙先生闻言也是一惊。

  “程通判不会撒谎,他说是真,就一定是真。张龙赵虎,你二人带上铁卫前去查探一番。务必查个水落石出,某要知晓个中详情。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欺瞒本君擅自开辟可通阴阳之地。”包阎罗一抬手,止住了公孙先生的话后连声说道。

  “是!”两名铁卫转身而去,不多时,外间边传来一阵马蹄哒哒声。听起来,二人应该是打马调兵去了。

  二人走后,我又跟包阎罗闲聊了几句人间见闻。一阵长吁短叹后,他强拉住我不让我离去。无奈,只有在他府上吃了一顿晚宴。次日,我正准备跟顾纤纤告辞。就见丫鬟来请,说是昨日之事有了结果,使君请我前去说话。闻言,我洗漱一番,整理好仪表这才欣然前往议事厅。

  “昨日贤弟得见的,可是这个东西?”等我入厅,包阎罗拿出一卷画册摊开在我面前问道。画册上一团粘稠的黑色涟漪,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一眼看去,我当时就点头确认了。

  “望乡台,唉...”闻言,包阎罗将画册一合,然后背手轻叹了一声。

  “望乡台?可是使君让新来之鬼,最后看一眼故乡之地?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我接过公孙先生递来的茶水,捧在手中连声问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许多年来接受的思乡之情太多,以至于它逐渐通了人性。数百年来,这望乡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随机出现在一处,放出一些孤魂去往阳世。本君有心责罚它,可是念在多年来它劳苦功高,却又想法外开恩。”饶是以铁面无私著称的包使君,对于望乡台,也起了一丝维护之心。这也是人之常情,若他真的是铁石心肠,不懂变通。麾下四大高手加上公孙智囊,又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追随他呢。

  “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贤弟能行个方便。”顿了顿,包使君回身对我拱手道。见状,我连忙后撤一步还了一礼。

  “贤弟若是为此事而来,便都交给某来处置如何?若真上报给陛下,某担心望乡台...无人可以体会孤零零一立数千载的那种孤寂。此事之后,某必定严加看管,不让它再为所欲为。”包使君所言,跟我心中所猜相差仿佛。闻言,我双手拢在胸前,在厅内来回度起了步子。这事儿不告诉双王的话,日后他知道了。会不会说我隐瞒不报,结党营私?可是我又想跟包使君把关系处好,谁知道今后会不会求到他的头上来呢。

  “此事我就犯个忌讳,到此为止了!”沉思良久,我抬头应下了他的请求。他体恤望乡台,肯定不仅仅只是为了它劳苦功高什么的。这里边,一定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对于人家不愿意说的秘密,我没有心思去打听。我在想,此事回到阳间,我还是应该跟父亲说一声。姜是老的辣,人情我要卖,可是双王那边,最好还是要做到无话可说才行。

  “多谢!”包使君一躬身,对我施了一礼。我赶紧侧了侧身让过这一礼。要是我生受了这一礼,那么刚才的人情,可就等于白卖了。

  “此去后,贤弟无事多来第五殿坐坐。你我二人可以促膝长谈,交换一下世事看法的心得也是一件乐事。”亲自将我送到了望乡台跟前,包使君跟我把臂相谈道。

  “得了空闲,一定回来叨扰。”我对他一拱手应道。若不是为了我能顺利找到自己的肉身,包使君早就勒令望乡台滚回原处了。能够容留它继续呆在白山黑水之中,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方便。

  “日后若有为难,不论何事,记得告诉某一声。”临走前,包使君扔下了这句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