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36章 去瓢?
  “这种老板不跟也罢,就冲这,他那公司也迟早是倒闭关门的结果。算了,别想那么多了。此处不留娘,自有留娘处。处处不留娘,娘去教奥数!就留我这儿吧,回头我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顾翩翩的一席话,听得我目瞪口呆。敢情,这妞嘴里的小词儿也是一套一套的。问题是,特么平常为啥不在我面前说说,来哄我开心开心呢?整天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弄得贫道以为她是走高冷的路线。

  “就知道你对我好!”胖妹将双脚盘在沙发上,抱着顾翩翩来回摇动了几下道。这待遇贫道都很难享受到。我放下碗筷,拿起纸巾擦抹着嘴唇暗道。

  “今晚在我家住,明天跟我去学校报到,然后给你安排学校的宿舍。”顾翩翩摸摸胖妹的头对她说道。

  “啊?就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啊?明天去住宿舍?宿舍人多么?我不习惯跟人挤了现在。”合着,胖妹还打算在我家长住来着。我冲顾翩翩挑了挑眉毛,示意她此事万万不可。

  “不方便不是,还有他呢!我给你安排个单间可以吧?就你一个人住,没人会打扰你。”顾翩翩冲我回了一个眼神,示意自己有数,然后轻搂着胖妹道。

  “也是啊,你说我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的。万一你家男人半夜把持不住,假装走错了房怎么办?不从吧,我如今是个落难的人。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从了吧......”心情大好的胖妹,居然在那里调侃起我来。

  “嗤,虽然你如今是瘦下来了,可是你以往的光辉形象可一直保留在我的心里。面对着你,我就如同面对着某红版的充气.娃娃一样。”挑了挑眉,我对胖妹展开了反击。不竖立起家长的威信,今后这几个女人若是勾搭到一起,那还不得反了天?

  “你看看,你们家男人都到啥地步了?连那款的充气.娃娃他都下了得手。不行,我还是住学校比较安全。毕竟我出落得如此娇艳可人,万一他兽性大发...”胖妹缩在沙发上,双手紧抓住自己的领口说道。

  “放心,我就算上了车,也不会补票的!”我咬牙切齿的对这个妞道。一句话出口,我就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坑里。除了胖妹之外,顾翩翩跟颜品茗两人闻言齐刷刷用那带着杀气的眼神盯了过来。就连体内的顾纤纤,也悄没声儿的在我身上掐了一把。

  “这位是?”第二天,顾翩翩就带着胖妹去学校办理入职手续去了。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教教小学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是不是师范毕业的,对于希望学校来说这压根就不是一个问题。第一天上班,顾翩翩没有安排胖妹去带课。而是让她先去旁听了一天,找找当老师的节奏和感觉。到了下午下班,为了庆祝胖妹入职,顾翩翩还刻意订了几桌酒席。一来是庆祝,二来是把学校里的老师们叫在一起热闹热闹,彼此交流一下感情。才到酒楼门口,我就遇上艾义勇了!瞅了瞅顾翩翩身边的胖妹,他低声跟我打听起来。

  “翩翩的同学,怎么?有意思了?”我低声问他。

  “盘儿一般,条儿还不错,那胸脯子...”艾义勇盯着胖妹胸前说道。

  “你特么咋跟坐过几年牢出来的一样?你说你啥女人没见过?至于么?”我用胳膊肘顶了艾义勇一下说道。

  “今天聚餐?要不,我请算了?”缘份这种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阅女无数的艾义勇,还真的像是看上了胖妹一样。

  “你请?”我看了艾义勇一眼追问了一句。

  “我请啊,待会你把我安排到那个妹子身边坐就行了。”艾义勇冲我挑挑眉毛道。

  “那谁,服务员,我们换换菜行么?”没有搭理艾义勇,我招手对一个服务员妹子问道。他请?那我可就要只点贵的,不点对的了!

  “嫂子,我安排车送你们回去?我找我哥有点事情,谈完了他就回。”一顿饭吃下来,艾义勇就跟苍蝇见了牛粪那般的躁动。饭后,他拉着我不让我离开,张嘴在那里替我向顾翩翩请起假来。

  “去吧,不用安排车了,没多远!喂,我警告你啊小艾,不许带他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溜达。”顾翩翩带着一群女人朝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头警告了艾义勇一句。

  “我是老实人,我哥比我更老实...嫂子看你这话说的。”艾义勇一听顾翩翩这话,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在那里双手合十的辩解起来。好不容易看上一妹子,要是被这句话给搅和黄了,他上哪儿说理去?

  “进去坐坐,别说做兄弟的不疼哥哥你。你这每天老干憋着,迟早会出毛病的。男人嘛,十个男人九个瓢,还有一个是基佬。走吧哥哥,做弟弟的不会害你的。”送走了顾翩翩她们,艾义勇喊了一个小弟开车来载着我径直就奔郊区而去。现如今的郊区也不比从前了,简直是可以用繁荣昌盛来形容。来到一处金碧辉煌的会所跟前,艾义勇死拉硬拽的把我给拉扯了进去。

  “艾总好!”一进去,哎嘛一群莺莺燕燕的对着俺们就是一鞠躬。那小声儿,啧啧,简直能勾到人的骨子里去。听那群小姐称呼艾义勇为艾总,我就知道这小子怕是没少来。

  “有新茶叶么?”松开拽着我的手,艾义勇没有理会那些妹子,一抬胳膊搭在风韵犹存的妈咪肩上问道。

  “茶叶?尼玛你带老子来这里喝茶?”闻言我不禁开口问道。话一出口,当时身边的那些个妹子们就掩嘴发出一阵窃笑。见状,我觉得自己似乎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转眼间把自己从土豪给整成了土鳖!

  “这位老板一看就是正经人,不常来玩儿吧?不跟我们艾总似的,万花丛中过,嫩芽儿也要沾沾身!”店长,好吧,我还是习惯这么称呼人家。店长冲我温婉一笑,然后微微躬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