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37章 井中人
  “玩儿?喝茶?我家自备!”说这话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老板也是干这行的?”店长闻言瞅了艾义勇一眼问道。她心说这就有些不地道了,不知道同行是冤家么?您是大主顾不假,可您带个同行来店里是啥意思来着?

  “行了你别盯着人家问了,这是我哥。今天我带他来谈点事情,顺便体验体验性,那啥的生活!”艾义勇有些不耐的对人家说道。

  “老板是喜欢贴膜,还是不贴膜的?”少时人家把我们带进了包间,才坐下,一溜儿盘儿靓条儿顺的姑娘就鱼贯而入。各人贴着墙站好,完了对我们齐齐一躬身道了一声老板好。等姑娘们打过招呼,那店长面带暧昧的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

  “妈的你老拿行话问我哥干嘛?你直接问他是喜欢戴.套儿还是不喜欢戴不就完了?真特奶奶的,说个话咋就这么费劲呢?”艾义勇一拍沙发对店长发了火。闻言,我算是对华夏文化又增加了几分了解。

  “哥,那个胖妹,你给介绍介绍呗?”留下了俩姑娘,等其他人都退了出去之后,艾义勇让那俩姑娘自己在那儿开酒喝,自己则是凑到我身边低声说道。

  “介绍啥?给你做女朋友?你特么夜夜做新郎的,要不要女朋友有区别么?哦,有!没有女朋友就没人管你,有了女朋友就不一样了。”我瞥了身边那俩妹子身上的护士装一眼,完了对艾义勇说道。把胖妹介绍给他做女朋友,说实话这事我不能去干。万一以后人胖妹知道了这货的嗜好,那还不怪我一头包?

  “喜欢人家呢,就自己去追,多大个人了,还要人介绍?不过有一条,你追到手之后可不能再跟现在似的了。不然到时候顾翩翩知道了来削你人,我可不敢拦!”我端起桌上的酒杯,拿在手里晃荡了几下,假装很懂红酒的样子提醒着艾义勇。

  *永!久&免费-#看Q小》说‘

  “自己追...有道理,她是在学校上班吧?”艾义勇抬手摸着下巴琢磨着问我。

  “是啊,今天刚入职。不对,你特么之前不是有一个在茶庄上班的妹子么?”我忽然想起这货之前还撩过一个在茶庄上班的妹子。这货难道想脚踏两条船?那坚决不行,万一东窗事发,我如何能躲过顾翩翩的河东狮吼?

  “早分手了!”艾义勇挠挠头道。

  “哦,反正你俩也是各取所需。”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名胜古迹。就算没有,造也要造几个出来。就等同是假装有文化底蕴一样,不管怎么样,总得要有点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老城区里,有一处据说有个几百年历史的古井。古井至今还有水,几百年来也从未干涸过。挨着古井左近,是纵横成十字形的老街。老街还保留着一定的古色古香,住在那里的老街坊们,依旧是习惯大早上到水井旁边提水回去使用。尽管现在自来水什么的早就已经普及了,可是他们说,还是这口井里的水喝起来甘甜。

  “四婶儿,您这么大年龄了,让川子来提水呗?”大早上天才蒙蒙亮,家住老街的四婶儿就拎着一个塑料桶朝位于十字街正中的那口古井走去。她家邻居,蹲在门口刷着牙对她说道。

  “他忙,4点钟才回家。让他睡着,一桶水没多重。”四婶儿冲邻居摆摆手答道。如今在一般的城市,找份一般的工作,一份工资想要养家根本不可能。多少年来,小城这里依旧维持着原样基本上没动弹的,除了工资好像也没啥别的了。猪肉涨价了,米面涨价了,粮油涨价了。燃油涨价了,房子更不谈了,甚至于连喝的茶叶还有玩儿的茶叶都涨价了。只剩下工资被老板们选择性的遗忘掉了。四婶儿的儿子川子,只有打上两份工,才可以让家里的开支到了月底不至于捉襟见肘。川子心疼老娘,他老娘也同样心疼自己的儿子。

  “你家川子算难得了,不像我家那个败家的货...”邻居有些羡慕的对四婶儿说着,说完嚯咯咯咯昂脖漱起了口。

  “难得不难得的,都是被逼的不是?家里要是过得去,谁会这么辛苦去打两份工。”四婶儿摇摇头,提着桶朝前走去道。

  “哗啦!”走到井边,四婶儿将井沿儿上那个系着尼龙绳的小桶扔进了井里。提着绳子,她将水桶左右摆动了几下。将水面那些浮游着的东西荡到一边,这才打了一桶水朝上提着。

  “通!”接连打了几桶水,四婶儿提来的那个塑料桶勉强装了三分之二。寻思着还打一桶上来就回去,四婶儿将小桶又一次抛了下去。井下通地一声传来硬物碰撞的声音,四婶儿闻声探头朝下一看,然后一个趔趄差点儿就栽了下去。四婶儿从井里,看见了自己。不是倒影,而是实打实的自己。正双目紧闭地仰面漂在井水之中。刚才那个小桶,还在身边打着旋儿。

  “四婶儿,四婶儿你咋了?川子,你妈摔了!”邻居刚准备端着盆过来打水洗脸,就瞅见四婶儿脚下一软瘫在了井边上。见状他把手里的盆一放,回头冲房门半掩的四婶儿家大吼了起来。喊了几声,估摸着川子才睡没多会儿,压根就没应他。一跺脚,他抢步上前将四婶儿从地上扶了起来。这也就是邻居,换了旁人,他还真不敢去扶。

  “四婶儿?你摔着没?”邻居感觉四婶儿的身体在打着摆子,将她搀扶到一旁的马路沿儿上坐下连声问着。

  “井里,井里...”四婶儿牙关打着磕碰,抬手指着古井道。邻居闻言,松开搀扶着她的手,迈步朝水井走了过去。

  “妈.的,哪个熊孩子把破皮球扔里头了?四婶儿,您刚才看岔了吧?以为是...吓着了吧?没事的,您看啊,是个破皮球!”邻居用小桶将井里的那个漏了气的破皮球弄上来,用手捏吧着对四婶儿笑道。大早上的,乍一看,这玩儿还真像是一颗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