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38章 死去的自己
  “妈,家里又不是没有水。以后你别去井里提了,一个月要不了几个水费,您要摔着哪儿了,去趟医院估摸着够咱家用半辈子的水了。”邻居将四婶儿扶回了家,川子睡眼惺忪的从床上起来,上下打量了自己的老娘一番后说道。当母亲的节约了一辈子,可到头来依旧是住在这个破屋里。川子如今算是明白了,敢情这钱压根就不是节约出来的,而是拼了老命去挣出来的。正是因为活明白了,如今的川子才这么拼。

  “只是眼花,被吓了一下,没事的。儿子,你咋就起了呢?”四婶儿守寡多年,就为了拉扯川子。因为怕他不受后爹待见,这么些年四婶儿也没敢去找一个老伴儿。可是眼瞅着把儿子养大了,她又有了新的担心。儿子这一晃,都奔4的人了,连个媳妇都没有。再这么下去,难道打一辈子光棍儿不成?真要那样,四婶儿自己都觉得没脸去见死去的丈夫。

  “吓着了?”川子打了个哈欠,走到桌边拿起茶壶对着嘴就那么喝了几口道。

  “嗯,井里不知道被哪个熊孩子扔了个皮球,你妈估计是看花眼了...没事的,在家歇歇,安安神就没事了。”邻居这个时候才插话进来道。

  “没事没事,知道是皮球就没事了。儿子,你等等再接着睡,我先给你做点吃的。”见儿子都起来了,四婶儿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厨房走去。

  “妈,我去上班了啊。你没事别去提水,等我明天回来我去提。”睡了一上午,下午帮母亲把家里卫生搞了搞,川子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今天还好,可以在家睡半天。明天...川子心里头暗叹了一声,嘱咐了母亲两句后骑上了他的小电动就往单位驶去。明天,他白天要去本职工作的单位上班。下班之后,接着又是去兼职单位上班。所以明天,他注定要熬个24小时。

  M(更新:f最快上)Z酷¤?匠网

  “拿命拼吧!”川子打了个哈欠,将车驶上了马路道。

  “唉,这么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挣钱是挣钱,可别把身体搞坏了。”凌晨4点,川子回家了。距离去本职单位上班还有4个小时,他决定睡两个半小时。这是今天唯一可以休息的两个半小时了。四婶每天到这个时候,都会醒过来。因为她记挂着儿子,只有等儿子回来了,她心里才能踏实一些。等川子发出鼾声之后,她缓缓从床上起身道。

  “唉,把水打回来再喊他吧。”轻手轻脚把早餐给做好,又把桌椅板凳都擦抹干净,这时间就到了早上6点半。做母亲的,总是心疼着儿子。看看时间,四婶儿决定再让儿子多睡十分钟。6点40起床,洗漱吃完早餐,7点15出门也不迟!将门虚掩着,她提着桶,迈步朝着水井那边走了过去。

  “川子,川子?快醒醒...”川子的双眼就跟被胶水粘上了一般,尽管他知道有人在喊自己。好不容易睁开双眼,却是看见邻居在床边急得直跺脚。

  “怎么了?叔?”艰难地从床上翻身起来,川子问邻居大叔道。

  “你妈出事了,又摔了。这回比较严重,我刚打了电话,救护车马上就到。你赶紧把医疗卡什么的带上去外头照顾着,今儿的班就别上了。”邻居大叔急匆匆对川子说道。一听母亲又摔了,川子当时就没了睡意。他顾不得洗漱,起身跑向柜子。拉开抽屉拿出了母亲的医疗卡,又拿了一张银行卡,转身就朝门外跑去。

  “妈,妈?”不多会救护车就来了,配合医护人员将昏迷不醒的母亲抬上了车。到了医院,经过一番粗略的检查之后,医生安排四婶儿入院观察。在病床边上守了一上午,时近中午12点,四婶儿终于是醒转了过来。趴伏在病床边上打盹的川子感觉到动静,立马抬头起身轻喊着自己的母亲。

  “不是不让您去提水的么?”母亲醒了,川子心里也就踏实了。伸手替母亲把头上枯白的头发捋了捋,他又是心疼又是抱怨的在那说道。

  “儿子,妈,怕是不行了。”一见到儿子,四婶儿当时就哭了出来。

  “妈还没看见你结婚呢,还没帮你带孩子呢...”四婶儿拉着川子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您胡说什么呢?摔了一跤,您歇几天就没事了。以后不许去提水了啊!”川子将母亲身上的薄被掖了掖说道。他最不喜欢听的话,一个是妹子对他说你是个好人。二一个就是母亲说自己不行了。

  “不是,儿子啊。我从井里,看见了自己。昨天还以为是眼花,可是眼花的话,能接着两天都花么?我就那么漂在水里,就那么漂着...”说着说着,四婶儿又哭了起来。

  “您一准儿是最近老是起早床眼花了,没事的妈。”听母亲言之凿凿的,川子心里当时就有些慌。他曾经听不少人说过,老人要走之前,往往会看见自己。或者是去了哪儿回不来了,又或者是被什么人给带走了。难道...自己的母亲一天福都没享,真要这么走了?川子心里虽然慌乱,可是面上还得保持镇定,并且在那里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您躺着歇歇,我去给您买点饭,顺便打电话给单位请两天假。”川子决定岔开话题。因为有一些病人,本身是被自己给吓走的。很多得了重病的人,只要保持好心态。该吃吃该喝喝,配合治疗的话,还是有一部分可以存活下来的!

  “二姑啊,问你个事呗?”下了楼,川子首先想到了自己的二姑。她平常喜欢出去算个命,上个香什么的。发生在自己母亲身上的这种事情,问问她或许能有办法。就算让她来帮忙安慰安慰自己的母亲也是好的。

  “啥事啊川子?你妈还好吧?我说这两天过去看看她的。”二姑在电话里问起了川子的母亲。

  “我妈今天摔了,在医院呢...二姑,刚才我妈跟我说...”川子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声音对他二姑把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