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39章 差点鸡废蛋打
  “你守着你妈,哪儿也别去。要是见着你妈不对劲,咬破自己的手指,完了把血抹她额头上。现在是白天,问题应该不大,我马上就来啊!”川子的二姑听完,当即就在电话里叮嘱起自己这个侄儿来。这些个事情,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可是奈何她整天都跟神神叨叨的那些人打交道。没吃过猪肉,天天看见猪跑。好多事情,听都听熟了。

  “哦哦,我知道了二姑。”川子听着姑妈那煞有其事般的嘱咐,心里也是有些慌。嘴里答应着,跑出医院买了点吃的后一溜烟返回了病房。

  F更新最快上Jz50

  “吃点儿吧嫂子,你说这才多大点事儿啊?人说老眼昏花可还真没错,人老了啊,看岔点儿事情,认错个把人那是经常的事情。”半个小时之后,川子他二姑提着几个苹果还有一挂香蕉就来到了医院。一看摆放在床头柜上的那碗半点都没动的白粥,她放下水果拿起碗就劝了起来。

  “妹子啊,我这可不是老眼昏花...”接连两天都从水井里头看见自己死去的样子,这让川子妈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自己是老眼昏花了。她坚信水井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你先吃,吃完了再说。我跟川子陪着你呢,你怕个什么?”二姑性子泼辣,闻言止住了川子妈继续说下去,将调羹里的白粥送到她的嘴边说道。川子妈还想说点什么,一张嘴,川子他二姑一调羹白粥就给塞了进去。无奈之下,她只有躺在那里咀嚼起来。

  “玄哥!”张道玄正在家里给孩子换着尿不湿,就听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手忙脚乱的将儿子的尿不湿给换上,他直起腰走到桌边接通了电话。

  “谁啊?”张道玄压根对这个声音没什么映象。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上头只显示了一串了数字,压根就没有姓名。

  “我啊玄哥,去年咱还见过的。”电话里的那个女人接着说道。

  “去年?对不住啊,我实在没映象。这年纪大了,别说去年了,就是前儿的事情我都能忘!”张道玄实在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回头看了看正在床上咿咿呀呀的儿子,有些不耐的对着电话说道。说着话,他就打算把电话给挂了。现如今这些莫名其妙的电话也逐渐多了起来,有卖房子的,有卖保险的,还有提醒他有包裹在邮政没拿的。张道玄就寻思着,今儿这个女的会不会也是准备找他卖点啥。

  “上次,去年,白贩镇,您不是还替那谁家驱过邪么?当时我也在啊,您不记得了,我还问你要了电话,说是以后要时常向您请教的?”女人在电话里接连提醒起张道玄来。经过人家的提醒,张道玄倒是隐约想起来好像当时还真有这么个女人问自己要过电话。

  “哦,是你啊,你找我有事?”张道玄觉得一个一年没有联系过的人忽然打电话来,绝对不会是来他聊天叙旧那么简单的事情。

  “是有事儿想要麻烦您,我家的嫂子吧这两天有些不太对劲...”女人在电话里对张道玄描述起她家嫂子所遇到的事情来。

  “有这事?”张道玄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在水井里看见自己死后的模样的,等那个女人说完他连忙追问道。这倒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只听过有人死前会听见各种的响声,或者是做梦梦到自己去了很远的地方。这在水井里,看见自己死后样子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他心里琢磨着,也就对这件事产生了一些兴趣。

  “师兄,有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我才从店里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换上拖鞋,张道玄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啥事?”我对着电话低声问道。我现在很有些没有吃到羊肉反倒惹了一身骚的感觉。这一切全都拜艾义勇所赐,带我特么去会所品茶。结果是茶没品上,茶叶在我肩头留下了一根头发。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那根头发还被顾翩翩给发现了。于是...一念至此,我觉得自己的蛋有点疼。那是被顾翩翩给踢的,幸亏贫道反应得及时避让了一下。不然...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鸡废蛋打的下场了。

  “那个...”张道玄完全没有觉察出我的异样,紧接着就在电话里对我说道了起来。

  “有这事?”我的反应,跟张道玄是如出一辙。左右看了看,顾翩翩在厨房炒菜没搭理我。我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到沙发跟前坐下,继续跟张道玄聊了起来。

  “我寻思着,这事儿应该跟师兄你说一声。要不,明天咱俩一起去看看?”张道玄对我发出了邀请。

  “又准备去品茶?”见我贼眉鼠眼的在客厅里不知道跟谁在嘀咕着什么,顾翩翩眼含煞气地打厨房里走了出来,将两枚煮熟了的鸡蛋拍在我的面前怒道。

  “两颗蛋,翩翩啊,你知不知道这是骂人的?”瞅着茶几上碎了壳的那两颗蛋,我咽了口口水对她说道。

  “师兄,什么两颗蛋?跟家里吵架了?那啥你先吵着,我明天早上再给你打电话啊!”张道玄听见我跟顾翩翩的说话声,一寻思,这事儿他可不能掺和进来。当机立断的,这就把电话给挂了。

  “骂人?哼哼!吃,吃啥补啥。补好了,接着粗去品茶。”顾翩翩显然是余怒未尽,双臂环胸那么抱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笑了两声道。

  “我真没干啥,就是跟艾义勇一起聊了几句。他叫了两个妹子...”我的气势有些发虚的对顾翩翩解释着。

  “妹子?”顾翩翩一听我说人家是妹子,就更不乐意了。

  “好吧是茶叶!”我揉揉鼻子低头道。

  “茶叶?你倒真是一个文人骚客,都没边儿了啊?”顾翩翩就连茶叶,也不许我说。

  “那你说怎么地吧?大丈夫顶天立地,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我一拍茶几站起身来道。

  “那你倒是干呀?”顾翩翩一把拧住了我的耳朵更大声道。

  “我,我特么干谁去...”我一把抱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