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40章 宝贝镜子
  终究是谁也没干成,顾翩翩来亲戚了。眼看着这次距离我得逞最近的机会擦肩而过,我只有含泪朝天竖起了中指。噼啪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我的中指不得已又给收了回来。

  次日凌晨,我被张道玄的电话给吵醒了。起床换了一条干净的裤衩,套上衣裳后我悄没声的出了门。天还没亮,就有老头儿老太太相约上山礼佛了。瞅着人家那悠闲的样子,我心里头莫名的涌上来一股子羡慕。

  “应该就是这里了,师兄,我先过去看看?”跟张道玄会了面后,他带我找到了位于十字老街上的那口古井。瞅着被岁月侵蚀得不成样的井口,他咽了口口水问我道。

  “好,你去吧,我在这里替你掠阵。”我瞥了他一眼,然后摸出一支烟来点上道。

  “师兄,那我真去了啊?”张道玄觉得,自己面对着这口古井居然有一些心虚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他才迈出去一步道。

  “去吧,等谁呢?”我暗自给自己上了一道护身咒,又给双眼加持上开眼咒后对张道玄说道。开眼咒过处,井口那边幽幽腾起一股子若有如无的黑雾来。我吸了一口烟,念完驱雷咒将其扣在掌心蓄势待发。

  “师兄...”张道玄走到井口边上朝下边看了一眼,然后回头朝我喊了一声。他的面色有些发白,下巴上的胡须在微微颤抖着。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井里看见了什么。我将烟蒂屈指弹出去,迈步朝水井旁走了过去。

  “怎么了?”我一拍张道玄的肩膀,低声问他。这一拍,我顺势送了一些道力进他的身体。少时,就见他整个人都镇定了许多。

  “我在井里看见了自己!”张道玄深吸一口气后对我说道。闻言,我示意他后退,自己则是探头朝井里看了下去。

  “还不错,原来我长得还可以啊!”水井里头上脚下的漂着一个人。我正闭着双眼,就那么漂在井水里,随着微波在上下的浮动着。凝神看过去,井水没有丝毫异样,更没有什么人漂在里边。我心中冷笑一声,然后看着水井点头道。

  “师兄...”张道玄听我这么一说,就想探头再看。

  “你这是有了孩子,就把功课都丢下了。”我拉住他,摇摇头道。张道玄闻言,这才醒悟过来。先给自己上了开眼咒,接着又开了护身咒后,这才凑到井口再度看了下去。

  “这口井,会幻像?”凝神望去,张道玄也看破了井下的幻像。哪里有什么死人,井水依旧无波如同一面镜子一般。所能看见的,不过是井边所立之人的那张脸而已。

  “我猜,井下肯定有宝贝。要不,道玄你下去看看?找到的宝贝都归你怎么样?”我挑了挑眉毛对张道玄说道。

  “师兄,我又不是八戒...”这番话让张道玄觉得很熟悉的样子,细细一想,他抬手捻了捻须对我说道。

  “好吧,那我下去。待会的宝贝可没你的份!”我作势脱去衣裳,穿着条裤衩就准备往井里跳。见我这般,张道玄一把拉住了我。三两下把衣裳脱了,噗通一下抢在我的前头跳了下去。在井里上下浮沉了几次,他一抹脸上的水朝井口看去。就见我已经穿好了衣裳,一只脚踏在井口正猫腰看着他呢!

  “师兄,终究还是被你算计了!”张道玄无奈的摇摇头,一抹脸上的水丢下这句话,一个猛子就朝井下扎了下去。

  :更Q6新U0最快!上0^

  井下漆黑一片,张道玄努力地瞪大了双眼,并且运足了开眼咒,才勉强看见一丝光亮。一只乌龟从他身边划过,彼此擦肩之时,乌龟还扭头冲他吐了几个泡泡。井不深,6米左右吧。除掉水面上的深度,水下深度大约3米左右。张道玄没两下就到达了井底。井底的淤泥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清理了,他探手一摸,整个巴掌当时就陷了进去。咕噜噜冒了几个泡,他伸出双手在淤泥里摸索了起来。

  别看只是一口井,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下头倒是什么都有。断了的匕首,半拉钗子,铜钱,破了的布鞋,还有一面镜子。镜子是铜镜,被淤泥包裹在里头,居然还没有生锈。扔掉了手里的那些破烂,张道玄拿着镜子就朝水面上浮。不是他有眼力劲儿能够看出手里这面镜子的端倪,而是他憋的那口气快没了。再不浮上来换气,没准得憋死在井下。

  “找到宝贝没有?”见井水污浊一片,随后几个气泡冒出来,再然后张道玄浮了上来,我赶紧问他道。

  “一面镜子,师兄你看?”张道玄亮了亮手里的铜镜对我喊道。张道玄手里的铜镜在我开眼咒的凝视下,泛起了一道反光。这就有点意思了,难道还是一个宝贝不成?我收回了开眼咒,心里头琢磨着道。

  “上来吧,把镜子拿好!”我对张道玄喊了一声,然后四下里开始寻找起可以把他从井里拉上来的东西来。在人家门口的墙壁上,我找到了一条挂在那里的麻绳。看了看长度,足有9米开外。我拿着麻绳走到了井边,一抖手就将一头给扔了下去。几分钟之后,张道玄终于是被我从井里给拉了上来。

  “这镜子,怕是有些年头吧师兄?”张道玄感觉不到镜子有什么异样,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只是一个古董而已。现如今小城这边铜镜都烂大街了,估摸着卖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来。略微的有些个失望,他用手掌擦抹着镜面问我。几千块是可以卖到的,儿子的尿不湿和奶粉钱多少可以补贴一点。他想把镜子给卖了。

  “有没有年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个东西运用好了,将来会是你的一大助力。”我看着微起波澜的镜面对张道玄说道。

  “你对着自己的眼睛!”挑了挑眉毛,我对有些不解其意的张道玄说道。闻言,他调转了镜面朝着自己的脸照了照。镜子里他的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就在他准备放下镜子的那一刻,镜子里的张道玄忽然一掐指就对镜子外头的他打出了一道驱雷咒。我一抖手,将早就蓄势的雷弧打了出去,替张道玄挡下了这一击。

  “这...”张道玄被吓了一跳,赶紧将镜面翻了过去。

  “以后要是遇到你对付不了的人,你就拿镜子照他。我估摸着,这是一面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镜子。当然了,你年岁也不小了,自己的身体还得多多注意。或许,这面镜子还有预言结局的能力也不一定。”我拿起张道玄的外套,将镜子包裹了起来道。

  “那我回去找个盒子把它装起来!”张道玄这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找到了一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