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44章 久保来华
  “嘶!”帝都博物院对街墙根下,一个蹲靠在那里的和尚就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抽搐起来。好半天,他才扶着墙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体内的骨骼一阵噼啪作响之后,他左右看了看,这才迈步钻入了一条胡同朝远处走去。就在他离开后几分钟,几辆警车先后停在了帝都博物院的门前。拉好了警戒线,一群特警鱼贯抢进了博物院里。

  “啥,啥事?”里头守在一层的安保正在那里摸不准头脑,还在琢磨这是该下去看看是啥情况呢?还是继续守在这里防止有人从下头闯出来。冷不防就听见门一声炸响,一群全副武装的特勤从外头闯了进来。瞅着人家手里的枪械,安保们咽了口口水道。

  “哪一层响警报?去看了情况没有?”一个脸上抹着油彩,看起来似乎是队长一般的特勤走上前来问值班的安保。闻言,几个安保面面相觑着,继而在那里摇起了头。一直以来都很太平,虽然以前也经历过几次应急演习什么的。可那毕竟是演习,真的有事发生,大家还是有些麻了爪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地下三层...”正当特勤队长皱眉准备追问的时候,一个安保在一旁答了一句。闻言,队长示意安保打开应急电梯,带着几个特勤迈步进去就朝地下三层赶去。

  “值班安保死了!”来到地下三层,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就是那两个安保的尸体。一个特勤走过去,蹲身摸了摸安保们的颈动脉,然后回头对队长说道。队长皱了皱眉,提着枪迈步朝前走去。一切都是正常,什么地方都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

  “发出警报具体的位置是哪里?”回头看了看乘坐电梯跟下来的安保,队长抬手摸了摸下巴问道。

  “应该是这个保险库!”一个资深的安保很快就来到了存放舍利子的那间保险库前。

  “门锁完好,打开看看!”队长走过去,看着完好无损的电子门锁,沉思了一下回头对身后的安保说道。安保闻言当即摸出通行证朝门锁感应器上刷了一下,滴一声门开,众人这才发现里边破碎掉的防弹玻璃柜。

  “舍利子不见了...”安保咽了口口水低声道。几滴汗水从他的两鬓滴落下来,这绝对是重大的责任事故。这碗饭,怕是吃到头了,搞不好还得坐牢。他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向上级汇报!”特勤队长当机立断。这可是上级再三嘱咐要重点盯防的单位,眼下出了事故,还丢了那么宝贵的东西,谁也担不了责任。当然,主要责任绝对是值班安保们的。

  “全城搜捕,地铁,火车站,机场等运输单位要全力配合。谁敢找茬儿,就地免职。”情况汇报了上去,上级当时就做出了决定。于是很多还在外边浪的人忽然间发现,路上多了很多警察和武警,还有很多的大狼狗。一时间很多的暧昧场合风声鹤唳起来,本来想消费的人也决定回家碎觉算了。

  “这个和尚很有风度啊!”在涉外宾馆里度过了一宿,次日一早久保龙彦退房准备离开这里。前台的妹子有些花痴的看着久保的背影低声说了一句。

  “你去日本的寺庙里看看,那里英俊的和尚可多了!”一个时常出国溜达的妹子撇撇嘴角说道。

  “听说他们会勾搭信徒是不是?”另外一个妹子插话进来问道。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反正人家是可以结婚的,还能生孩子。当和尚是人家的职业,还有很多是家族继承性的。”那个时常出国溜达的妹子趁机跟人说道起来。

  “啧啧,这样啊,你下次去日本带上我呗?”人家妹子显然对有风度的和尚产生了兴趣。

  “嘻嘻嘻!”久保龙彦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嬉笑声。两个小鬼栖息在他的体内,正在来回闹腾着。他很厌恶这种感觉,很想把这个两个小东西一把给捏死。可是他又不敢,这可是上神派来协助他的“特使”。接下来,就该去找日月精了。唉,这可是上神看中的东西。不过似乎用这个宝贝来替天皇争取一下赏赐也不错。看着街边神情严肃的武警们,久保龙彦面露微笑的从人家身前缓缓走过。

  “老沈,从良叔,你又咋了?我这才从帝都回来。”大中午的,我正准备躺床上睡个午睡什么的,就被沈从良的一通电话把瞌睡给赶走了。接通了电话,我揉了揉眼对他说道。

  “舍利子丢了!”沈从良在电话里急声对我说道。

  酷…j匠`{网“L永久$4免)费N看-小T%说@

  “啥丢了?”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玄奘舍利丢了,就在昨天晚上,还死了两个安保。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存放舍利子的保险库也没用被打开过的痕迹。从现场来看,应该是有人从保险库的内部动的手。可是保险库除了那道门之外,连通风口都没有铺设。这件事情很诡异,我们已经出动了人手配合有关单位进行调查了。给你打这个电话,是让你做好准备,随时听候调度。”沈从良在电话里接着对我说道。

  “玄奘舍利丢了?”我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这东西都能丢?千万不能让小气知道了,为了保护这东西,他当初可是差点连命都丢了。这好不容易做通了工作让他上交了,没隔多久呢就给丢了。这让他知道了,后果绝对要比夏语帘那档子事情要严重得多。

  “嗯,你做好准备吧,我先去开会。有什么动向,我会及时跟你联络的,就这样!”沈从良那边闹哄哄的,看来为了舍利子丢失的事情,很多人都着急上火了。说完这几句,他啪嗒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又怎么了?”顾翩翩见我神情有些严肃,走过来挨着我坐下问道。

  “丢了一件很宝贵的东西,上头让我随时待命。”我抬手搓了搓脸颊对她说道。正郁闷着,我忽然一下子警醒了起来。舍利子,这东西好像之前是日本人想要的吧?莫非...是他们动的手?我的日月精,看来要随身带着才行。一念至此,我连忙起身来到衣柜跟前。打开保险箱从里边拿出了装着日月精的玉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