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55章 冤家路窄
  “放心吧,有那么多人护送没问题的。”黄苹打开电脑,将网络连接到沿途的探头上,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对我说道。一切都没有异样,人们的神态很安逸。街边的小贩趁着城管还没上班,在抓紧贩卖着各自的商品。我坐回椅子上,抬手揉了揉眉心点了点头。上官牧见状,冲黄苹示意了一下,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召集人手,过去侦查一遍。要是有发现,捏碎这个!”特工赶回了安全屋,跟阿瑞斯比起来,他这张东方脸是不足以引起旁人怀疑的。将刚才打听到的消息对久保龙彦说了一遍,久保龙彦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了几步,然后塞了一颗念珠到特工的手里说道。特工将念珠揣进兜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嘿,上官你怎么来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节目,阿瑞斯忽然听见一声门响。整个人以极快的反应起身回头,看见进来的是上官牧后,他才松了口气道。

  “小凡想要把她们接到酒店去。”上官牧摘下帽子,对扭头看过来的顾翩翩和颜品茗分别致意了一下道。一听我要接她们走,两女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不是说,他会亲自来接的么?”将东西草草收拾了一下,顾翩翩忽而停下手里的动作问道。

  “他有些不方便出门,放心,他没有受伤,只是不方便露面而已。怎么?你们还信不过我么?”上官牧见状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道。很快电话里就传出了我的声音,顾翩翩急忙接过电话。等确认了确实是我让上官牧来接她们之后,这才歉意地对他点点头,然后转身继续收拾了起来!

  “各单位注意,鲜花准备出来晒太阳,做好防雨的准备。”等顾翩翩她们整理完东西,上官牧这才拿起对讲机说道。话音落地,对讲机里先后传来一阵明白声。上官牧抬手把枪从腋下拔出来,然后走到门口侧耳倾听了片刻,这才轻声把门给打开。已经是上午9点多钟,太阳照射在人脸上,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的感觉。等顾翩翩他们稍微适应了一些,上官牧这才带着她们出了门。

  “十二点钟位置无异常,鲜花可以继续晒太阳!”

  “九点钟位置无异常...”

  一路行来,上官牧的对讲机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汇报一声。这种严谨的工作态度和严肃的氛围,让顾翩翩她们不禁有些紧张。上官牧将手里的枪缩在袖口里,打头朝前走去。阿瑞斯则是双手轻握着跟在几人的后边,眼神好像是在观光,其实是在审视着周围的环境和人群。走出这条窄巷,就能上车了。上了车,不出意外的话,10分钟之后顾翩翩她们就能抵达酒店。

  “发现目标人物的亲属,要不要通知久保阁下?”街口几个看似游手好闲,四下溜达着的特工在错身而过时极快地交流着。

  “久保阁下说过,不管是发现目标还是他的亲属,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兜里揣着那颗念珠的特工伸手将念珠掏了出来,用力捏碎后抖手抛向了天空道。

  “咻!”一道青烟直冲半空,就如同是过去人们玩过的穿天猴那般发出了一声尖叫。

  “加快速度冲出去,各单位向我靠拢!要下雨了,准备防雨!”尖叫声引起了上官牧的注意力,他神色微变的回头嘱咐了顾翩翩她们一声。紧接着拿起对讲机招呼了起来。

  U最B新章节L$上I酷|匠网

  “拖住他们,等久保阁下过来!”见上官牧他们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几个日本特工反手拔出枪就对着他们展开了射击。子弹打在地面,墙壁还有电线杆子上带起了一道道的水泥碎屑。街边的人们愣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这才转身朝着巷子的深处跑去。

  “啪!”增援的人赶到了,见几个陌生的人正对着上官牧他们开火,当下就辨明了敌我。拔出枪来,对着相隔不远的日本特工就扣动了扳机。一阵弹雨之后,只有一个日本特工躲过一劫滚到了墙角。其他的几人,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为天皇陛下尽了忠。

  “你要过去么?”巷口发生的一切全都通过黄苹的电脑传入了我的眼中。我眼神中闪过一丝煞气,腾地一下起身朝外走去。黄苹没有拦我,她也知道拦不住我。一伸手将我的剑抛了过来,她只是轻声问了一句。我抬手接住符文剑,冲她点了点头。

  “砰砰砰!”就在众人准备将那最后一个鬼子特工围剿掉的时候,忽然就觉得身后传来一阵大力侵袭。无数的念珠凭空打来,当时就把特工们打倒了几个。

  “结阵!”一直在旁压阵的天组同仁见势慌忙接替了国安特工们的工作,仓促间组成了一道天罡北斗七星阵挡下了接踵而至的念珠,为国安特工抢救战友赢得了时间。

  “火天印!”一道黑色的涟漪泛起,紧接着一个中年和尚兀地出现在北斗阵的阵眼处。就见他双臂一震,一圈火环透体而出。火环过处,功力不及他深厚的天组同仁们纷纷被震得四散飞了出去。来人正是久保龙彦,相距甚远他这么快就能到,看来是使用了缩地成寸的秘法了。

  “啪啪啪!”上官牧掩护着顾翩翩她们贴墙而走,眼看天组阵法被迫,一抬手对着久保龙彦就是几枪。子弹分由上中下三路直射了过去,上官牧心说,就连程小凡见了枪都要躲,难道你还能硬扛不成?只要能阻挡住一会儿,等出了巷子上了车就好办了。

  “哼哼!”见得上官牧抬手,久保龙彦就知道他要开枪了。嘴里冷笑几声,一道黑雾涌起挟裹着他的身形当时就失去了踪迹。就在消失的那一刻,子弹也从他立足之处打了过去在墙上地上留下了三个弹孔。

  “你带着她们走,我来会会这个秃子!”阿瑞斯抬手一摸自己那头金灿灿而又浓密的头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