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58章 失与得
  “噗!”天照一捂胸,瘫坐在石凳上脸上一片煞白。她想忍,终究没忍住将口中的那团淤血给吐了出来。一缕分神被对方重创,对她的本体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天照...”一旁的月读和须佐之男双双抢步过来搀扶了天照一把。天照抬手对二人示意自己无事,然后手扶着身边的石桌站了起来。朝前走了两步,她缓缓闭上了双眼。月读跟须佐之男就那么左右护在天照身侧。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见镜像外头飘回一缕天照的分神。分神缺失了半边身体,剩下的那只胳膊手里还提溜着一个人。细一看,那个人却是久保龙彦的残魂。

  “嘶...好险!”残缺的分神入得镜像,抛下了手里的久保龙彦之后钻入了闭目的天照体内。身体打了个激灵,天照睁开双眼倒吸一口凉气道。刚才那一记拍掉分神半边身子的掌印,里头蕴含的威能只让她觉得一阵心有余悸。幸亏见机得早一路逃遁,若是途中再做半分的停留,恐怕分神跟久保都回不来了。

  “上神...”久保龙彦被抛在地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挣扎着起身,然后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己哪里还有身体?伸手一摸,他的手却是从自己的胸膛穿了过去。又惧又悲之下,久保趴伏在地上对眼前三个上神叩头不已道。

  “特使呢?”天照首先问久保龙彦道。虽然她明知道那两个小鬼的下场,不过还是决定借此教训久保龙彦一顿。久保龙彦还准备祈求上神帮他弄具肉身来着,一听天照问起了那俩小鬼,当时就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W}首发T

  “当时小人以一敌众,实在是无暇顾及两位特使,还望上神恕罪...”久保龙彦连忙跪在那里告起了罪。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一些愤慨:两个鬼物而已,倒是让上神牵挂在心里。贫僧出生入死,却只落了个肉身被灭,无人问津的下场。可是他忘记了,眼前这三个是什么来头?他心里的那阵哔哔,全都落入了那三位的眼帘之中。没等心里头哔哔完呢,就见脾气最为暴躁的须佐之男一脚过来,就把久保龙彦踢得滚出去好远。

  “住手,你别把他给打死了。”天照一抬手,拦住了须佐之男道。久保龙彦的实力虽然她不看在眼里,可是一个活着的久保,价值要远远大于一个彻底死掉的久保。目前他们还暂时离不开这方铜镜。很多事情,还需要借助久保的手去办,去斡旋!就例如之前的那些童男童女,要不是久保龙彦从中斡旋调度。就算天照他们是上神,也脱离不了神山把这件事给办了。想要从神山离开,起码要等他们的实力恢复了之后才有可能。

  “想要恢复肉身,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本尊让你去办的事情,你办成了几件呐?”一招手,将残魂差点灰飞烟灭的久保龙彦招至身前。天照一抬手,帮他稳住了残魂上的伤说道。想要奖赏,就必须要有功劳。想起功劳来,久保龙彦心头一动,伸手就要朝身上摸去。玄奘舍利,就算日月精没有拿到,他还有玄奘舍利。这个宝贝所蕴含的能量,想必跟日月精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吧?可是伸手一摸,他才想起来,东西在自己的僧袍里放着。眼下他只是一道残魂,身上哪里还有僧袍?

  “你在找什么?”天照心头一阵翻涌,分神受创,她必须要静修一段时间才能康复了。可是当着久保龙彦的面,她绝对不能流露出任何一丝的不妥。敬畏,必须要让别人敬畏才行。将涌上喉头的鲜血生生咽了回去,她斜靠在石桌上轻声问久保道。

  “回上神,小人...在找玄奘舍利。只不过,那件宝物被遗留在小人的肉身上没有来得及带回来。还望上神恕罪,小人的确是尽力了。”久保龙彦趴伏在地连连叩首道。本来想借助舍利子之功,向上神换取一具新肉身的。可是现在看来...久保龙彦心头不由一阵忐忑。

  “玄奘舍利,也多亏有了它,你才不算一败涂地。起身吧,在这里静修一段时间。过些时日,本尊自然会为你寻一具适合你的肉身。只要尽心竭力为本尊办事,本尊是不会亏待你的。”天照反掌之间,将一枚鸽子蛋大小的舍利子拈在指尖。轻轻摩挲了几下,她垂目对趴伏在地上的久保龙彦说道。分神带走久保残魂的时候,便感受到了他僧袍里蕴藏着这股子力量。救了久保的同时,顺手将这枚舍利子也带了回来。

  “这,多谢上神恩典。”久保龙彦抬头看见了天照指间的舍利子,不由得大喜过望道。

  “仔细找,看看舍利子在不在他身上。还有,他们藏身的安全屋找到了没有?去那里也找找。”上官牧身上背负的其中一个任务,就是要找回失窃的舍利子。捂着鼻子用棍儿挑拨着久保龙彦的尸体,他瓮声对身后的同事们吩咐着。他忙着他的工作,而我则是搂着饱受惊吓的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不停地安抚着她们。两人受了点小伤,额头和胳膊肘等处被擦出了数道血痕。不过伤口不深,在家休养几天估摸着也就能恢复如初了。

  “现在酒店住段日子吧,家里房子且还得一段时间翻修呢。”这一次久保龙彦的到来,着实让我损失巨大。不,除了我之外,小城这个城市也遭受到了损失。将顾翩翩她们带回了酒店,等两女齐齐跑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对她们说道。在安全屋待了几天,最让她们觉得不舒服的就是没地方洗澡。眼下看见那个带浴缸花洒的卫生间,哪里还按捺得住清洗身体的念头?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水滴声,我咽了口口水缓缓起了身。看看,总归是可以的吧?我心里头如此想道。

  “砰!”

  “啊!”

  “帮我们把衣服拿......啊呀你个凑流氓!”

  砰是顾翩翩开门撞到我的头的声音。啊是我发出的一声痛呼,因为撞到鼻梁了。最后那句话,则是顾翩翩裹着浴巾喊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