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59章 舍利
  “你鼻子怎么了?”被我安排在隔壁房的杨回见我掩面而来,一把拨拉掉我挡在鼻梁上的手问我道。没有办法,那边一致认定我是偷看了,并且偷看到了什么。不依不饶的一通厮打,我随手也不知道摸了谁的啥之后,在一阵尖叫声中总算是夺门而逃。出门之后我一琢磨,这也没地方可去啊。索性就到了杨回的房间,打算暂避一时之锋芒。

  “这个...姐啊,还没谢谢你出手相救。”我摸了摸红肿的鼻头,有心想把话题给扯开。

  “哼哼哼,如今你这胆子也变大了不少。不但敢行那登徒子之事,还敢跟我打马虎眼了!”杨回伸手在我的鼻头上弹了一记,然后将我拉进屋里反手锁了门道。见状,我双手紧拉着领口缩到沙发的一角,用那种惊惧的眼神看着她。

  “少在本宫面前玩这套,起来!”杨回瞥了我一眼,然后一伸手将我从沙发上提溜起来道。

  “姐,你想干嘛...”我见她的眼神总是在我的鼻头上来回扫动着,连忙伸手捂住鼻子问道。疼,酸疼。尤其是她刚才弹了一指之后,我觉得我的眼泪都要疼出来了。

  “手放开!”杨回提溜着我的衣领子恶狠狠道。

  “不!”闻言我捂得更严实了!

  “想不想实力有长进?想就放开!”杨回冲我挑了一下眉角问道。终于,我紧闭双眼,视死如归的松开了捂在鼻子上的手。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蹂躏我吧...一个念头还没落下,我就感觉到鼻头一痛。睁眼一看,杨回屈指又弹了一下。

  “你这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嗔怒的问了我一句,不等我开口,她的指尖又点上了我的鼻头。一股子沁凉导入鼻子里,不多会儿,鼻子上的红肿全都消退了。用手摸了摸,那股子酸痛感也消失无踪。

  “谢谢姐!”我放下手,连忙嬉皮笑脸的对她道起了谢。

  “对了姐,刚才那个被你一掌拍死的是谁啊?”烧了一壶水,将茶壶内胆洗涮过一次。又把茶杯什么的都烫过,我拿起房间里那不算好的茶叶为杨回沏了一杯茶后问道。

  “她没有死,只不过被我打伤了而已。”杨回接过茶杯嗅了嗅,然后有些嫌弃的放下说道。这不赖我,酒店里就这个条件。要是换了我家,我一准拿出最好的茶叶来招待她。

  看s{正版&章?节J=上酷匠}网

  “这么厉害?挨了你一掌还能不死?她谁啊?”闻言我惊奇道。在我印象里,这天下能扛住杨回一掌的,应该就只剩下天帝了吧?

  “扶桑上神天照!”杨回弹了弹指甲,然后从包里拿出指甲油来涂抹着道。

  “天照...姐你真牛B。”一巴掌把人家世代供奉着的大神给拍了,这不是牛B是什么?我由衷的恭维了杨回了一句。说完,我还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的分身!”杨回抬起纤纤玉手朝指甲上吹了口气,然后左右端详着不以为意道。

  “额...”敢情没打着人家的真身,我有些遗憾的收回了手指。

  “额什么额,就算是她的分身,一巴掌拍死你也有多的。去,把你媳妇儿叫来,让她帮我做做美甲。”杨回冲我白了一眼,然后打包里掏出一大堆家伙什来说道。

  “现在?姐姐,要不咱休息片刻再做指甲吧?”刚从那边逃了出来,又要我自投罗网?我心里有些发慌!

  “笃笃笃!”正跟杨回讨价还价呢,就听得房门被敲响。我眼神一冷,起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难道还有地方余孽未清不成?将脸凑到猫眼上往外瞅了一眼,然后我满脸赔笑的打开了房门。来者是顾翩翩还有颜品茗。耽误了这么会儿,她俩已经把自己给捯饬好了。骄傲得跟两只天鹅似的,两女昂着脖子先后打我身前经过。走到杨回跟前,这才换了副表情一左一右拉扯着人家在那里嘘寒问暖起来。

  “那个...”我轻咳了一声。

  “把门关上!”顾翩翩回头冲我一瞪眼。

  “哎!”我赶紧把房门给关上了。

  “姐,你这肤色白,弄这款不好看。试试这个吧?”论起化妆啥的,颜品茗才是个中高手。听说杨回要做美甲,赶紧帮她参考了起来。等她的指甲做好,这也就到了吃饭的时间。摸了摸有些咕咕叫的肚子,我决定打电话到餐厅让人家送餐上来。

  “舍利子没找到!”餐厅送餐很快,才把饭菜摆放在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呢。就看见上官牧阴沉着脸在门口对我招手示意。我示意顾翩翩她们陪杨回先吃,自己则是转身走了出去。

  “他们藏身的地方呢?找了没?”我反手将房门带上,然后将上官牧带回我自己的房间,点了一支烟后我问他。舍利子应该不会丢,久保龙彦都死在这里了,除非它自己长了翅膀给飞了。又或者,当时他得手之后已经把东西送回去了?我跟上官牧两人埋头坐在那里猜测着。

  “都找了,所有他们出现过的地方都找了!”上官牧狠吸了一口烟后对我说道。舍利子要是真丢了,他可以想象得到但凡涉及此事的各单位,都会被一一问责。到时候,说句不好听的,或许昨天还人五人六的,隔天就分流再就业了。

  “舍利子...”安慰了上官牧几句,我将他送出了酒店。久保龙彦死了,他跟黄苹还有阿瑞斯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对我进行保护什么的。他们现在的任务,已经变成了寻找舍利子。回到酒店,还没等我进屋,沈从良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不出预料,他也是为这事来的。

  “国安的人都找遍了也没有。”我靠在走廊上低声说道。

  “你有没有办法帮忙找找看?”沈从良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我上哪儿找去,早知今日,当初还不如给我揣着呢。不是说万无一失么,当初你们怎么答应人家小气和尚的。”想想一些虚于应付,完全不把事情当事干的人。我心里倒是真巴不得他们被问责,然后分流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