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0章 尴尬的身份
  舍利子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这东西又没有跟我之间产生个什么联系。地球这么大,我上哪儿找去?东西丢了,总要有人负责。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至于谁负责,谁挨板子,那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舍利子丢了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小气。我怕他心里会添堵,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让人觉得好过一些。家里的房子在翻修,杨回来了也没个好地方招待的。无奈之下,只有让她跟着我们一起住酒店。不过还好,她除了对茶叶挑剔一点之外,对于别的倒是没有苛求。

  :~看…正版章d节上_:

  “我的茶庄...”颜品茗倒是个有心人,见杨回想喝点好茶。心里寻思着现如今这块儿也安宁了下来,本来想回茶庄去给她弄点好茶到酒店来的。可是一到茶庄门口,瞅着茶庄那被弹片打得千疮百孔的墙壁和碎了一地的玻璃,她不由得跺脚哀叹起来。这要说起来,她这茶庄已经不止一次遭殃了。

  “反正也不赚钱,等些时候山庄那边弄好了,你喜欢弄这个我给你专门盖一处煮茶的地方。”手里提溜着几个茶叶罐子,颜品茗撇着嘴从外头进了屋。等她说完茶庄,我笑了笑安抚着她。她煮茶,完全是出于兴趣。真指着茶庄挣钱,那是不可能的。她的茶庄跟我的白事铺子其实情况差不多。大家都只是想有个精神的寄托而已。

  人有了精神寄托,这日子才能过得下去。不说过吧,混也要稍微还混一些。不管这个寄托是彩票,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有人喜欢用白日梦来形容别人的精神寄托,其实做做白日梦总比整天郁闷在家里仇恨这个,敌视那个要好得多。咱们又没黄袍加身那个命,何必每天想些让自己抑郁的事情呢。难得糊涂,糊涂一些,能比较愉快一点。

  “我想结婚了!”丁庸在电话里轻声说道。

  “可是...你别逼我好不好?”电话那头,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是丁庸的女朋友可儿。

  “每次你都这么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嫁给我呢?”丁庸抬手捻了捻眉心,然后拿打火机将叼在嘴角的香烟点燃了问道。跟女友认识两年了,随着两人彼此认识的加深,丁庸想跟这个女人结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可是他又知道,跟女友提结婚,目前的确是有些不现实。因为,可儿有老公!没错,丁庸应该是属于第三者的角色。

  “你别逼我,他又没犯错,我离开他,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这种话,可儿不止对丁庸说起过。她虽然不爱自己的丈夫,可是两人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没有爱情,亲情总是有的。跟丁庸在一起,或许有一时贪欢的因素,又或许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总之这种情愫很复杂,她很迷恋,却又不想对不起那个当年自己挑选的男人。

  “好吧,我妈问,你啥时候可以到家里来。”认识两年了,可儿一直没有去丁庸的家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她是有家室的人,跑去情人家里算是怎么回事?骗情人的母亲?她觉得自己做不出来那种事情。起码,要去的话,等自己跟家里那个男人分开之后再去吧。尽管可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跟自己的男人分开。

  “你又逼我!”可儿靠在沙发上,有些无奈的对丁庸说道。她知道这个男人很想娶自己,早在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她就对这个男人说自己是有家室的了。不过自己并不爱那个男人,当时跟他结婚,也是凑合。丁庸当时就表示,自己可以等她离婚,然后娶她。热恋之初,当然很多问题是可以忍耐和将就的。丁庸甚至回家将自己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母亲。那个时候他认为,可儿一定可以很快就离婚的。只是这么一等,丁庸就等了两年。很多时候,丁庸有些后悔自己当时那么冲动,把跟可儿交往的事情告诉家里的母亲。因为两个春节过去了,家里的母亲总是在问他,什么时候能带儿媳妇回家看看。

  “好,我不逼你!”丁庸回头看了看正在擦抹着家具的母亲,低声说完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妈,她一个月只有四天休息。从她家过来,转车什么的得一上午呢。我想,等她把这段时间忙完,再让她来家看您啊?”丁庸挂了电话,努力使自己的脸上堆满笑容的对母亲说道。是的,他必须要装得很高兴,跟可儿想谈甚欢的样子。只有这样,他的寡母才能心安一点。

  “哦哦,那你待会嘱咐她一声,上班注意安全。中午按时吃饭,这边的话,有时间再来吧。我是没事,主要是你舅舅他们。说是你们俩都交往了两年了,是成是不成,总该跟亲戚们见个面的。没事没事,她上班也忙,也辛苦!”母亲停下的手里的活儿,抬头看了看儿子的脸色,然后继续擦抹起家具来道。

  “嗯,我会嘱咐她的!”丁庸心里充满了愧疚的起身继续“哄骗”着母亲。事到如今他也无奈了,他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件事拖不了太久了。一年,可以说还在了解。两年,可以说还在加深了解。可是等到第三个年头,他又能扯什么谎呢?这不符合现实。现在别说两年了,交往两个月见家长的比比皆是。

  “你当初说过不会逼我的!”晚上,两人继续在扣扣上聊着。

  “我不知道你这一拖,就是两年。而且我压根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我也不想继续这么下去了,我不想做备胎,也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他,和我,你选一个吧!”丁庸说自己看不到希望,确实是如此。如果这辈子可儿都不离婚,自己难道就用这种尴尬的身份去等她一辈子?他心里并不喜欢情人这个身份,他很想有朝一日可以堂堂正正的对别人说:我是可儿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