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1章 梦中挨刀
  “我如果跟他离婚,会对不起很多人你知道吗?当初是我选他要跟他结婚的。”可儿实在是受不了丁庸的这种态度了。为什么要逼自己呢?大家就这样开开心心的下去不好么?为什么要说这么现实的问题?结婚?一张纸的事情。合得来的话,就这么继续走下去不好么?可儿拿起桌上的香烟,点了一支后在扣扣对丁庸说道。

  “你跟他离婚会对不起很多人,所以你选择对不起我,因为那样的话只会对不起我一个人。”丁庸快速地敲击着键盘,很快就打出了以上的那些话来。这么说来,她完全没有打算离婚。那自己算是什么?小三?丁庸自嘲的笑了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要给我时间...”可儿抬手轻拍了一下额头,然后很是无奈的在键盘上敲打起来。

  “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你说出来,我一定等!”丁庸有些负气的敲打出这句话来。发送出去之后,他才摇了摇头。自己有什么资格去生气?从两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再也没有资格去要求什么了。因为可儿并没有隐瞒自己什么,是自己飞蛾扑火一样的要跟她交往的。傻吊,丁庸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吊。

  “你自己不愉快了,非要把大家都弄得不愉快对不对?”可儿最不喜欢听的,就是结婚这种事情。她皱皱眉,发了这条消息后,将扣扣给退了。

  “怎么了?跟可儿吵架了?”儿子情绪上的变化,让母亲很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直以来,她都在怀疑。既然谈了女朋友,为什么就不带回家让自己看看。不过她没有去催促儿子,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安静的等着儿子最后的决定。

  活了半辈子,她只是文化低一点,什么事情没见过呢?不过饶是她见的事情多,她也没猜到可儿是一个有夫之妇。她其实一直在怀疑,儿子说谈恋爱是在安慰自己。真实的情况,应该是没有谈吧?她决定不拆穿儿子,这也是个促进力不是?自己吹出来的牛,那话儿怎么说来着?跪着也得吹圆了。唉,老大不小了,抓紧找个女人成个家吧。母亲心里在盘算着道。

  “哦,没有!”丁庸觉得,造成如今这种场面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这一点不用去埋怨任何人。谁让自己当时就没把持住呢?谁让自己当时就那么坚信人家会很快离婚呢?他脸上堆出一丝笑意,起身搓了搓脸颊对母亲说道。事到如今他不觉得自己有对不起可儿的地方,唯一对不起的,应该就是自己的老娘吧?毕竟自己这个做儿子的,欺骗了她。或许,还有一个人是他对不起的。他对不起另外一个男人......强笑着将母亲带到沙发上坐着,然后将电视机打开,找到母亲最喜欢看的节目后。丁庸挨着母亲坐下,缓缓地剥起了橘子。

  “早点睡吧儿子,明天还得上班呢!”母亲没有过多的去盘问儿子,母子俩就那么坐在一起,很安静的看着电视剧。晚上10来点钟,母亲起身摸了摸儿子的头,然后催促了他一声。

  “你说,这件衣服怎么样?”今晚丁庸的心情很不好,以至于他辗转反侧到夜里两点多才入睡。丁庸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去到了可儿所在的那个城市。跟往常那样,带着她到了肖太太家去试衣服。肖太太家,是一家成衣店的名字。这里的衣服,款式都很不错,价格吗,约莫着500块上下的那个档次。可儿很喜欢来这里逛,也喜欢在这里买上几件衣服。

  “还好啊,你慢慢试,觉得可以的话我把单给买了。”对于女人的衣服,丁庸自认为并没有什么鉴赏的眼光。对于自己的女人,他素来不小气。自己的女人?忽然间丁庸觉得这么称呼可儿有些不合适。他抬头看了看正在对着镜子比试着衣服的可儿。可儿似乎变得陌生了许多,她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男人。丁庸觉得那个男人有些面熟,仔细想了半天,他才想起来,那个男人才是可儿的正牌老公。男人的照片,可儿给他看过。当然,她从来都不带他去家里过夜的。两人见面,都是在外边开房。

  “喜欢就买了吧!”男人轻轻搂着可儿,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看着坐在一旁的丁庸说道。没错,这句话,丁庸觉得他是说给自己听的。挑衅么?丁庸心头涌上了一股子莫名的邪火。可是转念一想,人家挑衅又如何?难道自己这个三儿,还能去跟人打一架不成?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丁庸起身朝外走着。他觉得,自己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了。

  “等等!”跟可儿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男人忽然开口了。丁庸下意识的侧过头去看了他一眼,男人手里拿了把匕首。匕首齐柄刺入了丁庸的腹部,他接着就觉得肚子一痛。

  “啊...大半夜的,怎么要拉肚子的节奏?”丁庸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就觉得自己的肚子果真是一阵绞疼。掀开被子趿上拖鞋,他匆匆拿起一支烟点上后快步朝厕所跑了过去。

  “噗!”才一蹲下,丁庸就觉得菊花一松,一股子秽物喷射到大便器里。

  “呼!”他捏着鼻子,吸了口烟。臭,是真臭。今天也没吃啥不好消化的东西啊?丁庸下意识的低头朝便池里看了看。一摊子血红...他便血了!

  “噗!”又是一道血箭喷射出来。丁庸就觉得自己的双腿一阵发软,然后眼前一阵发黑。他哆嗦着,伸手扶着墙壁,用草纸草草擦抹了一番后想要站起身来。可是才一起身,腹部又传来一阵疼痛。

  》永久N免|费看小'说

  “叭叭叭...”3点来钟,小区里被一阵警笛声给惊扰了。一辆救护车,停在了丁庸的楼下。他的寡母,正擦抹着眼泪在楼下引领着医护人员上楼。

  “您最好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因为病人病情比较严重,您把银行卡带上......”医护人员将氧气罩罩到已经昏迷过去的丁庸脸上,然后对他母亲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