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2章 忍痛割爱
  救护车一路疾驰着奔往医院,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丁庸推进了急救室。或许是点滴起了些作用,进了急救室后,丁庸居然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医生一边给他做着检查,一边问他疼不疼,有没有感觉。医生每在他身上按动一处,都会这么问上一句。丁庸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缓缓地摇着头。医生皱着眉,双手在他的腹部轻压了一下。还没等医生开口,丁庸猛地在床上抽搐了起来。他的腹部当时就往外渗出一股子血液来。医生见状连忙按住丁庸的四肢,不让他乱动妨碍到检查。接着赶紧招呼同事们解开了丁庸的上衣朝他腹部看去。一道豁口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丁庸的腹部,豁口就跟什么锐器捅开的一般。此时正随着丁庸的呼吸一开一合的蠕动着。每动一下,都会有一股子血液从伤口里喷出来。

  “快,止血!”医生急忙冲身边的护士喊了起来。

  “这是5000,你拿着!”江城,一个身穿着夹克的男子正在巷子里,往一个衣衫褴褛的婆婆手里数着钞票。

  “下回再有事情要办,记得来找我啊,我给你打折。唉,人老了,也不中用了。这要是搁几十年前......”收了男人的钱,婆婆也不清点,就那么把钞票揣进了兜里。没啥可数的,多一张少一张的,没那么重要。婆婆弯腰蹒跚着朝巷子深处走去。她的家就住在那里,住了好几十年了。年轻时候,凭着这一手“巫术”,她也曾经红极一时。只不过后来吧,赶上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她也就跟着一起被扫了。

  “婆婆,那个人不会死吧?”男人摸了摸已经瘪掉的钱包追问了婆婆一句。

  Af看R正版s;章M节上cz

  “死?你这人嘿嘿嘿,男儿有两大不能忍。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都这样了,还担心别人的死活?按我说,死了也是他罪有应得。这事儿,搁过去可是要浸猪笼沉塘的。哼哼,回吧后生,有事儿再来找我!”婆婆佝偻着腰身缓缓回头,用手指沾了点口水润了润干燥的眼角说道。

  “可儿,这个礼拜我能双休,回来看你好不好?”目送着婆婆走进幽暗的巷子里,男人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媳妇打了个电话。

  “你要回就回呀,你回自己的家还跟我打招呼?说得我虐待你似的。”可儿正在单位上着班,接到了丈夫的电话后对他说道。

  “那好,这个周末我回来!”男人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挂断了电话。这边的事情办完了,他要继续去送货了。他不打算回去质问自己的媳妇,事情已经发生了,质问起来只会让自己的脸面无光。而且,能够娶到可儿这样的女人,男人自觉自己是赚到了。算了,只要她以后跟那个丁庸一刀两断,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男人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室里轻叹一声。

  “自己在他梦里的那一刀,没要了他的命吧?”将车启动缓缓朝前开去,男人心里又纠结起这件事来。他很想教训一下那个丁庸,可是心里却是没想着弄死他。

  “妈,儿子做了一件错事。您能跟儿子小时候那样,原谅儿子一次么?”丁庸的血止住了,只不过他的身体经过这事之后,变得非常虚弱。躺在床上,他看了看挂在一旁的血浆轻声对守候在身边的母亲道。

  “你这孩子,你是娘的儿。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还有啥事是娘不能原谅的?”看着儿子苍白的脸,还有已经有了皱纹的额头,她怜惜的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

  “等儿子出院,一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我要好好儿上班......”说到这里,丁庸在心里又找补了一句:再找一个能够跟自己结婚的女人,成个家!

  “可儿,是我!”休养治疗了几天,丁庸的身体康复了一些。他犹豫了很久,这才拨通了可儿的电话。其实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很久了,对于一个不能嫁给自己的女人,他还有必要继续等下去吗?虽然站在那个男人的角度来看,自己就是个混蛋。可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自己何尝又愿意去当这个混蛋?长痛不如短痛吧,与其这样拖着,不如快刀斩乱麻。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扣扣也不上!”可儿刚送走自己的丈夫,就接到了丁庸的电话。

  “扣扣,你把我删了吧。我不想再做第三者了!你好好过日子!”丁庸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喉头一阵发紧,两滴眼泪夺眶而出。他舍不得可儿,可是他的心告诉他,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谁说你是第三者了?”可儿急忙在电话里问道。

  “我不是,难道他是么!你好好儿的,跟他过日子吧。”丁庸咬着牙说出这一句,然后闭着眼睛挂掉了电话。哆嗦着手,抽开床头的抽屉,他从里边摸出一盒烟来。拆开包装点了一支,靠在床头狠狠吸了一口。好几天没抽烟了,一口下去,直接就把给呛得咳嗽不止。咳了几声,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你这是才好就不听话了是吧?”听见咳嗽声,一个护士打门外走了进来。一眼瞅见了丁庸手上的香烟,快步过去夺下来怒道。丁庸抬头看着护士,一边咳嗽着一边笑着。眼泪顺着他的眼眶滴落下来。就这样结束吧,对她,对他,对我,都好!丁庸心里如此想道。

  “请问,李太婆住哪儿?”一条脏水横流的窄巷子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正拉着一个疯跑的孩子问着路。孩子警惕的看着他,只是不说话。

  “告诉我李太婆住在哪里,这些都是你的。”西装男蹲下身子,从怀里摸出一把巧克力糖对孩子说道。孩子将糖果抢到手中,然后冲着巷子深处挑了挑下巴。西装男起身,缓缓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巷子里到处都是垃圾,一股子酸臭的味道弥漫其中。甚至于在路边的下水沟里,还有早上住家们冲刷马桶留下的秽物在里边飘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