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5章 准备下手
  “我明天陪你走一趟,这个太婆本事有,可也有点小肚鸡肠。你今天得罪了人家,没个人在当中转寰一下的话,恐怕她不会再搭理你!再惹急眼了,没准太婆会来你的梦里走一趟。”朋友在电话里语带戏谑的对刘总说道。

  p最o新s‘章97节Vg上;F!

  “滚你的蛋,还来我的梦里走一趟。现如今连美女都很难进入我的梦乡了,更何况是一个老么咔嚓眼的老太太。对了,你明天上午真要陪我走一趟?那我中午请你吃饭,咱俩也有日子没聚了吧。”也只有在好朋友面前,刘总才会如此嬉笑怒骂。在旁人面前,始终要戴一张面具。面具戴久了,也就彻底变成了面具那个样子。也得亏还有这么个值得相信的朋友在身边,刘总才没有彻底变成面具。

  “行啊,有日子没吃大户了。”朋友也不跟刘总客气。

  “李太婆,太婆?开开门啊!”次日上午9点来钟,朋友就来到了刘总的宅邸。跟他一起驱车前往棚户区后,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巷子的最深处。

  “谁啊大早上的,让不让人过早了!”过早,在江城是代表着吃早餐的意思。不过现如今,怕是全省境内都这么说了吧。或许也有那么一两处地方不这么说,那就不得而知了。门开,李太婆手里端着一碗排骨汤,正颤巍巍的在那里喝着。

  “太婆身体还好啊?还认得我吧?去年您还帮过我的。好久没来看望您的,这是一点小意思。”朋友将手里的营养品轻轻放到门内,然后在那里对太婆嘘寒问暖起来。至于刘总,则是默默站在一旁。

  “这么多人,可就你有良心。虽说给你办事是收了钱的,可你这人还是会做人。以后遇到难事了,太婆免费帮你一次。进来坐!”有人还惦记着自己,来看望自己,这让李太婆心里很高兴。她转身进屋,把碗放下后将手在身上的褂子上擦抹了两下再度迎出来道。

  “你来做什么?”放刘总的朋友进了屋,李太婆一伸手把正准备跟着进屋的刘总给挡了下来。对于这个昨天在自己面前装B的总,她可是记忆犹新。

  “那个,太婆,这是我朋友。昨天无意冒犯了您,今天这不是我带他给您赔情来了么?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他一马呗?”朋友见状,轻皱了皱眉头,然后满脸堆笑的走过去劝起李太婆来。说着话的同时,他轻扯了刘总一把,刘总趁机弯腰钻进了屋里。

  “就说你没这么好心专程来看望我,哼哼,看在你还算有礼貌的份上,昨天的事情就那么过去了。不过,刚才我答应给你免费帮一次忙的事情,也那么过去了!”李太婆冷笑了两声,然后坐到桌边,端起碗继续吃起她的早餐来。刘总的朋友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暗暗后悔,这特么亏大发了。能得太婆免费帮一次,没准自己能一夜之间暴富也不一定。不过转念一想,要是帮朋友办成了这事,他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

  “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了,事成之后,我把开发区的水沙生意交给你做。”有朋友在其中斡旋,李太婆总算是接下了刘总的这单生意。不过这单生意的价值可不菲,50万。只负责让周克琰昏睡五天。也就是一天十万的节奏。这算是近些年来李太婆接到的最大一单生意了。用她的话说就是,返回去几十年,她连十根小黄鱼一单的生意都接过。不是刘总心善,他是真不敢弄死周克琰。他只是想着,能把这单生意抢过来就好。至于人命官司,傻子才会去干。事情办妥,出了那条让人觉得压抑的巷子,刘总一把揽住自己朋友的肩膀承诺着。当然,这得是在事成之后。

  “克琰,你少熬点夜。你看你,这头发掉得可厉害。”周克琰躺在媳妇的大腿上,任由她用梳子替自己梳理着头发。甩了甩梳子,他媳妇从上边拈下来好几根头发对正闭眼假寐的丈夫说道。

  “嗯,把这段时间忙过去,我就不熬夜了。待会帮我掏掏耳朵,别人我不敢让他们弄,只有你弄我才放心。”周克琰缓缓移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侧靠在媳妇的大腿上,好方便她待会采耳。打了个哈欠,他环臂于胸道。

  “别人?哪儿的别人?”女人对于某种事情,总是敏感的。一听周克琰说别人,她立马联想到了某种暧昧的场所。伸手在丈夫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完了半真半假的在那里问道。女人敏感,却也聪明。半真半假,总能让她立于不败之地。问问,是提醒自己的男人,玩归玩,可别太过分。生意场上应酬总是免不了的,搂搂抱抱什么的那就跟见面握手一般寻常。至于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女人觉得没必要太过较真。一不带人回来,二不带病回来,第三把钱带回来,做到这三点就行了。

  “就是养身会馆里的那些人咯,我怕他们给我捅聋了...”周克琰觉得去去养身会馆这种事情无伤大雅,索性就对自己的女人直说了。

  “噗嗤!以后少去点,谁知道人家的毛巾消毒没有。”话题点到即止,女人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温柔的一笑,她侧身拿过专门的采耳工具,替丈夫掏起耳朵来。徐娘半老,她所剩下的,只有温柔。若连这都不能保证,她相信自己这个位置迟早会被人取而代之。

  “今晚不许熬夜了,早些休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也不是一顿吃成的。”伺候完丈夫,女人将他掉落的发丝还有耳朵里掏出来的那些个脏东西一并包了,随手扔到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待会把屋子收拾一下,你也早些休息吧。”挽着周克琰的胳膊,临进房之前女人对一直伺候在一旁的小保姆吩咐了一声。

  “好的太太!”小保姆应了一声。

  “老板,兄弟守了几天,可算是弄到了这些。”刘总正埋头看着文件,秘书带了一个面相老实的人进来。看了那人一眼,刘总挥手让秘书退了下去。那人等秘书走后,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收纳袋放到了桌上。收纳袋里,有几根头发,还有一些灰白相间的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