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8章 梦见周克琰
  “你有没有办法叫醒他?你不是擅长玩梦的么?”跟老周聊了几句后,我起身来到阳台吸了口烟后问顾纤纤。要论起入梦整人这种事情,我身边可还跟着一个专家呢。如果想要把周克琰从梦里叫醒,我觉得非顾纤纤莫属。

  “我试试,毕竟盗梦跟带人入梦还是有点区别的。”顾纤纤闻言在我耳边说道。闻言我点点头,转身走进屋内找老周去了。

  “关于周大哥这件事,我只能说试试看。而且在我开门之前,任何人不能进去打扰我。”进了屋,我对坐在沙发上一筹莫展的周老爷子说道。顾纤纤不敢打包票能把事情给圆满的解决掉,我决定陪她一起进入周克琰的梦境当中。万一遇到点事情,我也好帮帮忙。

  lj`首发O

  “这,有危险么?”周老爷子闻言起身问道。他最担心的就是周克琰会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

  “说不好,我会尽力的...”此言一出,当时就引来了周老爷子的一通白眼。

  “你是不是最近常去医院?怎么说话的调调跟那些白大褂一个德行?啥就叫你会尽力的,特么是不是你还打算对老子说你已经尽力了?”周老爷子走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衣领子恶狠狠道。事关他儿子的性命安危,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额,您这么激动干嘛。我办事,您还不放心么?”我轻轻拿掉他抓在我衣领子上的手,完了问他道。听我这么一说,周老爷子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你准备怎么办?”再三嘱咐过周老爷子还有周太太一定不要进来打扰之后,我才迈步进了周克琰的卧室。他依然发出着阵阵的鼾声,看起来就跟一个劳累狠了的人正在酣然入睡一般。只不过他的脸色有着一抹不正常的潮红,伸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有些微微的发烫。我收回手掌低声问了顾纤纤一句。

  “闯进他的梦里就是了,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顾纤纤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道。

  “这就是周克琰的梦?”跟着顾纤纤一起进入了周克琰的梦境,我看着四周那些低矮的平房说道。平房的外墙上还用白石灰刷着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字样。过来过往的人们大多都穿着绿军装,或者是深蓝色的确良面料的褂子。人们神情严肃的在路上走着,偶尔有人骑着一辆28载重打身边经过,都能引起路人艳慕的眼神。路上鲜有汽车驶过,房子也很少有超过五层高的。一个油条摊跟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人们拿着粮票和现金,神情木讷的在那里排着队。

  “这怕是好几十年前的情形吧?这家伙,这么有钱还做这种梦?”我揉了揉鼻子,跟顾纤纤并肩站在马路边上自言自语道。

  “越是白手起家的财阀,心里应该越是怀念童年那段纯真的岁月吧?白手起家四个字好说,可是难做啊。”顾纤纤伸手挽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头说道。

  “呸,流氓!”一大妈手里用竹签串着两根油条,手里的大缸子里装着些豆浆打我们身边走过。一眼瞅见我跟顾纤纤那亲昵的样子,忍不住啐了一口道。我跟顾纤纤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才不得已将牵在一起的手分开。这个年代是这样的,谈个恋爱,男女还不敢并肩走。非得一个走前,一个走后,假装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才行。远处,一个身穿着蓝色警服的警察瞥了我们一眼,看见我们分开了之后,这才打消了过来纠察的念头。

  “这,牵个手就成了流氓。这要是把大妈带到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我有些无奈的嘀咕了一句。

  “那就是满城尽是凑流氓!”顾纤纤忍俊不禁的找补了一句。

  “我们上哪儿找周克琰去?”想要把人从梦里带出来,就必须先找到这个人在哪儿才行。梦境,是一个人的思想形成的。不是有句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在梦境这个特殊的空间里,必定是有一个独立存在的你我的。

  “逛逛呗,看看当年的人们是怎么样生活的。”顾纤纤反而是不急,下意识的伸手过来想挽着我,可是一扭头瞅见了那个警察,又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找事的,更不是来给周克琰的梦添加一些意外的因素的。虽然我们没有牵手,也没有做出什么在当时来说出格的举动。可是街上的人们,眼神还是隔三差五的瞟到了我们的身上。因为衣着,我的衣着,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那么的新潮。好吧,那么的标榜着资本主义。

  “克琰,不好好儿排队你野什么呢?”我跟顾纤纤只好尽量避让着人们的眼神,贴着墙根溜达着。朝前走了一条街的距离,一个卖馒头的摊点跟前,一个头发稀疏,牙齿几乎都要掉光了的老妪在那里训斥着一个正跟着小伙伴们疯跑的半大小子。克琰?听见这个名字,我跟顾纤纤对视了一眼快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奶奶,我就玩一会儿。”眼前出现的,俨然是一个年轻版的周克琰。或者说是少年版的周克琰更为合适一些?因为他看起来,只有8-9岁那么大小。要不是面相跟几十年后还有些相似之处,我们还真不敢肯定这个半大小子就是如后执掌周氏集团的周克琰。谁能想到,几十年前还拿着毛票排队买馒头的孩子,几十年后会成为江城鼎鼎有名的大资本家呢。

  “玩,玩,就知道玩。买好了馒头快些回来知道么?”老妪咳嗽了几声,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训斥着周克琰。训斥了几句后,她才转身朝着身后那条幽暗而又肮脏的巷子里走去。走了几步,老妪停下脚步,有意无意地朝我和顾纤纤看了一眼。

  “那个老妪,说不定就是盗梦的人。”顾纤纤眼神一冷,嘴里对我轻声说道。

  “先别急,待会跟着周克琰过去看看再说。”我轻扯了扯顾纤纤,让她先别忙着动手。这个老妪刚才的那一眼,显然是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既然她不慌,那么就一定有着什么倚仗。在没有弄清楚缘由之前,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周克琰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