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9章 以梦破梦
  “克琰,再玩会儿呗?”几个孩子挽留着手里捧着馒头的周克琰。那年月,也没个电玩,网吧什么的。孩子们的娱乐,大多以疯跑和捉迷藏这种游戏为主。逢年过节的,买上二毛钱的炮仗就能乐呵好几天了。现如今则不同,乐意疯跑的孩子不多了,孩子们的时间都被各种补习班或者是网络游戏给占了去。逢年过节想放炮仗?要么回农村,要么准备好罚款外加一周的拘留才行!

  “不行啊,奶奶发脾气了。要是再不回去,又要被她唠叨了!”周克琰留恋的看了看小伙伴们,然后黯然摇头道。没有孩子是不想玩的,只是他不敢而已。我跟顾纤纤对视了一眼,悄悄跟在了小周克琰的身后朝着巷子里走去。到底他在梦里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惧怕那个所谓的奶奶呢?我往身上加持了一道护身咒,然后酝酿起一道驱雷咒心道。

  “奶奶,馒头买回来了!”一直走到了巷子的尽头,来到了一处用油毡子搭盖着屋顶,四壁用各色不一的转头垒砌而成的破败屋子跟前,小周克琰才停下了脚步喊着门。门开,方才那老妪出来接过了馒头。一个身穿着西装,看起来跟我同样不应该属于这个年代的人紧随在后对小周克琰招了招手。

  “叔叔!”小周克琰走进去打了声招呼。

  “长大以后,不许跟叔叔作对哦。不然你奶奶又会打你,听见没有?”西装男拧住了小周克琰的脸蛋笑着说道。小周克琰被他拧疼了,一边点着头,一边朝一旁闪躲着。

  “这是在梦里对周克琰进行心理暗示?”我握了握拳头,快步走了过去道。

  “看来,这个西装男就是周克琰的对头了。”顾纤纤紧随其后朝着那间破败的屋子走了过去。

  “夺梦!”没等我们来到门前,那老妪兀地从屋里闪身出来对着我们一招手道。一道气流对着我跟顾纤纤就席卷了过来。不等我做出反应,顾纤纤早已经是嘴角含着一丝冷笑迎了上去。玩梦,除了那些个大拿们之外,她称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

  “入梦!”一片桃花瓣洒落,顾纤纤一手掐住了老妪的脖子,两人齐齐进入了顾纤纤构筑而成了梦中之梦里去了。而那个西装男,则是面露慌乱的想要找个地方藏身。我见状冲他挑了挑眉毛,狞笑了两声一道雷弧就朝着他霹了过去。

  “刘总,刘总?”刘总在床上猛地抽搐了一下,整个人弹跳起几十公分然后又摔落回了床上。饶是这样,他也没用从梦里醒过来。正在轻手轻脚打扫着屋子的保姆见状,连忙放下手里的抹布走了过来轻声喊起了他。刘总这两天忽然多了个睡午睡的习惯,而且一睡就是一下午。这让她觉得有些奇怪,而让她觉得更奇怪的是,每次刘总午睡的时候,嘴里都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长大之后不许跟叔叔作对啦,什么太婆果然好手段啦。

  喊了几声未果,保姆见刘总平静了下来,便又转身继续擦抹起地板来。刘总是个爱干净的人,要是在他醒过来之前地板没有擦拭干净,没准又要挨他的训了。保姆觉得能找到给一个总服务,总比给那些抠抠搜搜的人服务要来得畅快。起码人家虽然言语苛刻了些,给起钱来还是不含糊的。

  “你,你是谁?放我回去!”我伸手将西装男拉扯到身前,抬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记。西装男颜面呼了两声痛,然后有些惊惧的对我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在梦里也有人能够打他。梦,不都特么是假的么?他觉得自己的脑瓜有些发懵。假的,可这特么疼是真的啊!他瞅了瞅旁边正瞪大了双眼狐疑地看着他的小周克琰,心里有些个发虚。

  “桀桀桀,既然来了,这么快回去多没意思?”我一把将他扯到面前,冲他不住地挑着眉毛笑道。还想在梦里对周克琰做心理暗示,让他醒了之后打心里对自己惧怕三分?一念至此,我又按捺不住心头想揍人的欲望,抬手在他脑门上接连敲打了几记。还好,他没想着要了周克琰的命,不然此时我都能让他睡死在梦里。反正如今是法制社会,就算他们家有人报警,睡死过去了总是无迹可寻的吧?一股子恶念打我心头油然而生。对付恶人,就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行。跟混蛋讲道理,远没有动粗来得有效果。

  ){P首h发96

  “小凡!”就在我琢磨着,要不要让这货提前变成老年痴呆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周克琰的声音。不是稚嫩的少年声音,而是语气中带着极度的自信的成年声音。我一回头,就看见已然变成跟现实中一样的周克琰正站在我的身边。

  “咦?你变大了?变大了就没趣了,还是小时候招人疼。”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说道。听我如此说,周克琰有些无奈的搓了搓脸颊。

  “刘总,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还能见面。”周克琰背手看着被我掐住了脖子的刘总,很有风度的朝他打了声招呼。不过这厮眼角闪过的一丝狠厉,让我知道这事儿还没完。

  “是,是啊周总,真是巧得很,巧得很!”刘总咽了口口水道。

  “你公司最近风生水起的,势头不错!”周克琰冲刘总笑笑,没头没脑的夸奖起人家来。

  “哪里,哪里...都是朋友们赏口饭吃...”刘总心头涌上了一股子不祥的预兆来。

  “哎哟,仙姑饶命...”正说话间,就见老妪凭空从半空掉落了下来。嘴里仅有的几颗牙也没了,头上不多的头发被人扎成了几根小辫儿。小辫儿上还插了几朵桃花儿,此时正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而摆动着。

  “哼哼哼,还没人敢在我面前玩弄梦境的。”顾纤纤一个踏步闪现出来,拍拍手居高临下看着老妪冷笑道。

  “说吧老周,你打算怎么玩?”我问周克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