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77章 大难不死
  “小丽呀...”隔壁床那位工友,也不知道做了啥梦。嘴里嘀咕着,那手就往自己的裤裆伸去。白色的影子伸手轻抚着工人的脸颊,然后将自己的嘴给凑了过去。半梦半醒,半真半假之间,工人只觉得自己是真的吻上了梦里的小丽。小丽的舌头,真凉啊!一股子冰凉直逼他的肚腹,打了个冷颤,工人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张惨白的脸,那对竖立着的瞳孔,正跟他的双眼对视着。工人一下子愣住了,跟那双眼睛对视了一会儿,他这才垂目瞅了瞅自己的嘴。他的嘴里塞着一条舌头,轻轻用牙咬咬,似乎还很有弹性的样子。

  “嘶溜!”或许是工人的牙让影子的舌头感觉到一丝的不适应,就见那影子起身一仰脖儿,将舌头从他的嘴里给抽了出来。随着舌头的抽离,一股子鲜血夹杂着酸臭味儿喷了个几米高。

  “救命...”舌头从嘴里抽离之后,那股子疼痛让工人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一张嘴,他用尖锐的嗓音喊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本来之前死过人,大家心里就存着事。工人这一嗓子出来,当时就把工友们给喊醒了。大家齐齐一个翻身,有人扯亮了屋子里的灯急声问道。

  “噗!”工人伸手指着自己的身前,张嘴喷出一口老血仰面而倒。众人四顾着,眼前却是毛都没有。只不过眼看着工友喷了一床的血,大家也没那个闲心去探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有人拿出手机,迅速的拨打了120。报上了所在的位置之后,人家紧接着又给工头打了个电话。

  “哥哥,你真厉害...”工头正在会所里当大爷呢,88号妹子骑着马的同时还不忘假意夸耀身下的工头一句。假意,本来么,人家靠这个吃饭的。啥鸟没见过?客人再不行,也得夸。夸高兴了,人家二回还来。

  “我窝滴老父亲...”正高兴着呢,放在床头的手机就那么不合时宜的响了。这曲儿一起,工头第五肢当时就趴了。伸手拿过电话接通,啊?什么?的那么来了几句,他的那点儿兴致顿时荡然无存。

  Y更8、新vx最快●%上,~V

  “老板好走!”连澡都没来得及洗,工头穿戴齐整之后就从包房里跑了出来。身后的妹子还在那里躬身打着招呼。不过此时工头已经没心思跟人腻歪了。腋下夹着包儿,快步就朝会所门外小跑着。跑了几步,他摸出手机给自己的大老板打了个电话。

  “老子干个工程,咋就这么费劲呢?昂?你先去医院盯着,我马上就来。”艾义勇最近很老实,会所什么的已经几乎不去了。按照他的话说,就是要修身养性,好好儿跟胖妹谈一场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恋爱。过惯了夜生活的人,陡然大半夜的在家里憋着,让他的心情很是有些不美丽。正烦着呢,又接到了手下工头的电话。嘴里骂骂咧咧的,翻身从床上起来,穿戴好了衣裳就奔门外而去。

  “人呢?死了?”急匆匆赶到了医院,看着在走廊里哭丧着脸的众人,艾义勇心里顿时有些不祥的预感。要是再死一个...不用说,等着他的就是整顿。虽然可以托关系摆平,但是传扬出去,以后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大家出门干活,求的是财,谁也不想跟着一个老是出事的老板。

  “没,没呢,在里边抢救...”工头赶紧迎了上来说道。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虽然工友胃穿孔啥穿孔的整了不少毛病,可毕竟人还活着不是?

  “那就好,那就好。那啥,谁是主治大夫?”艾义勇一听人还活着,当时就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来回走动了几步,他点了支烟在那里喧哗起来。一嗓子喊出去,当时就让护士站的小护士朝这边瞪了一眼。接着看见这货居然还在急救室外头吸烟,人家当时就火大了。

  “吸烟出去吸,完事了再进来,有点儿素质没有?”半夜正准备躲值班室睡一会儿,就被这个急救给吵吵起来了。本来小护士的心情就不怎么美丽,眼下看见类似于一土鳖的货在那里旁若无人,哪里还按捺得住内心的那股子洪荒之力呢。

  “这...妹儿啊,我问你啊,谁负责抢救我手下的工人的?跟他说,使出所有的手段把人救活,少不了他的好处。”艾义勇对于漂亮妹子素来是很温柔的,这一点跟我脾气相投。见人妹子恼火了,当即把烟给摁了走过去道。

  当着众人的面塞红包的事情,估摸着也就这个货干得出来了。被人家妹子几个白眼瞪了回来,他才讪讪的把手里拿沓钞票揣回了包里。不过呢,接下来人家妹子对他的态度,就要好上许多了。两人甚至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打听出艾义勇是干嘛的之后,妹子拿出手机就要加他的威信!

  “老板...有鬼...”狠着心拒绝了妹子的勾搭,过了半小时后工人戴着呼吸器被人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办好了入院手续,艾义勇走进病房刚准备安抚这个工人两句,顺带着再给几百块汤水钱什么的,就被工人的这句话给说愣在了当场。

  “哥啊,就是这么个情况...”大早上的,才一开门呢,我就瞅见艾义勇在我那还没重建好的院子里来回溜达呢。房子重建得不错,比起之前来说,格局更为合理了。对于这一点,我跟顾翩翩她们都是比较满意的。一见我出门,这货二话不说就拉着我走到了一边连声说道了起来。一口气把事情说完,他才咽了口唾沫瞅着我。

  “我估计,不是那啥鞋子的问题。恐怕是你挖土石方,挖到什么了吧!”就算摆双鞋子招来了什么,可是摆鞋子的那人已经死了。没理由还不依不饶的继续祸害其他无关的人。琢磨了一下,我对艾义勇说道。

  “我哪里懂这个啊?这不是等着哥你去救命的么?再来一次,我那工程一准要歇菜。好几个亿呢哥哥...”艾义勇连连对我合十道,末了,他又觉得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