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84章 宁损功德
  一路上连闯了两个红灯,终于在5分钟之后我赶到了中心医院。没有交警尾随过来贴罚单什么的,人生强权无处不在,今天我也算是利用了一把手里的权力。赶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刘建军面朝墙壁靠在上边,周围围满了人。中间有刑警,也有市府陪着刘建军前来的人。医院的院长跟科室主任则是面露紧张的站在一旁低声说着些什么。听见脚步声,人们齐齐回头看了过来。刘建军的嘴唇动了动,然后过来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半晌无语。

  “许大姐呢?还在里边?”还是我开口打破了走廊里的沉寂。

  “嗯!”刘建军鼻子里嗯了一声,然后抬手使劲挠了挠头,哆嗦着摸向上衣口袋准备掏烟出来。平常很轻易就解开了的扣子,今天却是怎么也解不开。一怒之下,刘建军将上衣口袋生生扯了开来。扣子被崩飞老远,掉在地上弹跳滚动着不见了踪影。走廊里的人们见状,只是无言看着刘建军。他们想上来宽慰刘建军两句,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许海蓉是深受刘建军器重的部下。同时许海蓉也称得上是刘建军的得力干将。左膀右臂出了事,任哪个老板心里都会觉得不好受。

  “叮!”说话间,急救室的门被打开了。住持抢救工作的外科教授闻到走廊里的烟味,皱了皱眉毛想骂人。抬头一看叼着烟的刘建军,又将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给咽了回去。别看他是个教授,在官面前屁都不值。

  “怎么样?”刘建军将才吸了两口的烟摁灭了急声问道。

  “很抱歉刘市长,我们尽力了...”这是刘建军最不希望听到的一句回答,可是偏偏从这个外科权威的嘴里说了出来。尽力了?那就是没救了?刘建军将烟扔到脚下,拨开了众人快步跑进了急救室。我握了握拳头,也紧随其后跑了进去。急救室里消毒水和血液的味道交织在一起,护士们正在埋头整理着器械准备撤离。许海蓉面色苍白地躺在手术台上,胸口还有一些微微的起伏。我连忙跑过去,捏住了她的腕子将道力往她体内输送过去。

  “小凡...”几秒钟后,许海蓉缓缓睁开了双眼。片刻后看清了我的脸,她扯动嘴唇对我露出了一丝微笑。

  “姐...”我加大了道力输送的力度,咬着牙极力让自己的眼泪不掉下来。许海蓉体内的生机已经很微弱了,我知道只要我的道力一停,她这口气就得咽下去。

  “刘局...”侧过头去,看了看一旁的刘建军,许海蓉轻声喊了他一声。她没有喊刘建军市长,而是用之前刘建军还在市局就职时候的称呼。这也是刘建军多次对手下的老部下们强调过的。

  “没事,这里治不了,咱们去省城。省城治不了,咱们去帝都。帝都那里专家多,一定可以把你治好。”刘建军上前紧紧握住了许海蓉说道。

  “别麻烦了,我是干嘛的呀刘局,自己身上的伤自己明白。我家男人呢?我想见见他。”许海蓉缓缓闭上眼睛,好半晌才睁眼对刘建军说道。我感受到她体内生机的波动,连忙又加大了几分道力。

  F(正☆版RB首发R,

  “我在这,我在这!”许海蓉的丈夫擦干了眼泪,深呼吸了几口之后走到妻子连声应道。

  “对不住啊,你一直想要个孩子...”许海蓉眼角滴落下两滴眼泪。

  “没啥,没啥,现在养个孩子多麻烦。你知道我很怕麻烦的,养得好还好,要是养成了脑残,你说我是不是亏大了。你别想那么多,安心治疗,我等着你出院,然后带你出去旅游。咱们不是说好了,啥时候跟单位请假,啥也不管,出去旅游的么?”许海蓉的丈夫刚刚擦抹干净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他伸手轻抚着许海蓉的额头对她说道。

  “旅游啊...我想去巴厘岛啊。小凡他媳妇都去过了,据说很漂亮的地方呢。”许海蓉的眼神有些涣散了,她嘴里轻轻呢喃着,眼皮子开始合了起来。

  “不许睡!”我一跺脚,大声喊道。随之,我一把打落刘建军握在许海蓉胳膊上的手掌,双手各把住一只手腕,全力以赴朝许海蓉体内输送起道力来。

  “小凡,别忙活了。”许海蓉的眼中总算是焕发了一丝神采。她看了看我,摇摇头道。

  “没有我发话,谁都不能带你走。”我眼中闪过一丝倔强。鬼差已经到了门口,闻言,对视一眼连忙后撤几步。

  “等你痊愈了,我亲自去市局帮你请假。你们夫妻,好好出去散散心。”刘建军紧握了一下拳头,然后沉声道。

  “现在我就准了许海蓉同志的假期,半个月够吧?等你出院了,什么时候想休息,随时给我打电话就行。”时任市局局长抬手捏了捏眉心然后说道。他的手很重,捏得自己的眉心通红一片。疼,只有眉心的疼,才能阻止住已经到了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们流出来。

  “我救人无数,以前讲究个一切随缘,可是这一次我要任性一回。就算阎王来了,也带不走你。姐跟姐夫旅游的费用,我出。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坚信自己能够活下来,相信我能让你活下来。”我的额头上布满了薄汗,全力以赴输送了这么久的道力,我觉得自己体内的道力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官人,我来帮你!”顾纤纤一个闪身出现在我身后,双掌拍在我的后背,一道冰凉的道力透体而入。这是顾纤纤修行的鬼道之力,端地是阴冷无比。

  “大人,地府有地府的规矩。您这强行与天争命,会有损自己功德的。”如此又过了片刻,鬼差才无奈的走到我的身前躬身道。

  “本官行走阴阳两界,救过多少人的性命?若论功德,本官早该功德圆满。扣掉一些,又有何妨?”我催动着道力,想要利用它们将许海蓉的伤口暂时封住。或许这样,可以为医生治疗赢取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