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85章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
  “小凡,你这般行事是在破坏规矩。世间万事,都要讲究个规矩。只想着别人守规矩,自己不想受的人,长久不了。你不是最痛恨这种人么?怎么在这件事情上,你变得跟那些人一样了呢?”鬼差不敢跟我多说。对视一眼,躬身行礼之后遁身不见。片刻之后,父亲来到了我的身侧,背着手凝视着我道。

  “你走了,扔下你儿子我一个人在世上活着。我的朋友不多,父亲您知道么?我很珍惜每一份友情。我只想这几个朋友,能够长命百岁,陪着您儿子我一起活到老。”我的脸色已经很是苍白了,豆大的汗珠顺着两腮往下滴落着。微微侧过头来,我看着父亲心中说道。父亲等我说完,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将我脸上的汗珠给擦抹了个干净。

  “顺其自然,你让她先跟差役们走。真要救,也不是你这种救法。要救人,咱们父子就要堂堂正正的去救。要做到不落把柄,不让人诟病。诚如老子先前对你说的,不让你接受双王过高的赏赐,就是免得有人惦记上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多么?落井下石,煽风点火,且等着人家翻船的人最多。这种人,本身没个吊用,却偏偏见不得人家比他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人藏点拙,然后偷摸着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双王手下文武百官,哪个是吃干饭的。人家遇事不动,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在看戏。你一个人势单力薄,总会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的。到那个时候,就会有人出来带节奏了。成全你的事情他们不会干,毁你的事情人家可是会前赴后继。”附近对顾纤纤摆摆手,示意她收手别往我体内输送道力了。然后才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堂堂正正,不落把柄...父亲教我该怎么办?”听父亲这么一说,我连忙追问道。

  “少时我们父子亲自带着你这朋友下去,直接去问双王讨要个人情便是。这就是堂堂正正,不落把柄。你为他出力甚多,在钟馗之事没有彻底解决之前,他还有用到你的地方。这个人情,想必他会卖给你。不,咱们首先不去找他。咱们首先去找崔钰探探口风,这样一来,就算有什么不妥,咱们也还有转寰的余地。”父亲几息之间,就想好了接下来的对策。

  “老刘!”我缓缓松开了紧握在许海蓉腕子上的手,回身对满眼希冀地看着我的刘建军招呼了一声。

  “怎么样?能救么?”刘建军低声问道。

  、《C首h}发!0

  “我只有一半的把握能救回许姐姐!”我沉思了一下,对刘建军答道。

  “一半,那快救啊,需要什么你直接对我说,我让人安排!”刘建军闻言急忙道。

  “许姐姐的伤势太重,要想救她,只有置之于死地而后生。”我将刘建军带到一旁附耳说道。

  “什么意思?”刘建军有些疑惑的问我。

  “许姐姐眼下救不成,必须等她下了地府,我才能想办法让她还阳。这么说,你能明白吧?”我略微思考了一下对刘建军道。

  “你的意思是,眼下救不成?要等小许死了之后才能救?”刘建军明白了我的意思。

  “嗯,在我把她带回来之前。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我点点头对他说道。

  “什么任务?你说!只要能把小许救回来,不违反原则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办。”刘建军闻言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

  “在我把她带回来之前,你要做的就是,组织最好的医生,将许姐姐的伤势按照正常人那样去治疗。还有,因为在理论上来说她已经是死亡了。所以你还要保证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的身体不会出现意外。意外你懂吧?就是不能被火化了,还有腐烂掉。”我接着对刘建军嘱咐了起来。

  “这些我都能办到,只是,家属那边我该怎么去说呢?”刘建军觉得,如果自己阻止家属将许海蓉送去火化什么的,这种事情貌似有点难度。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问题。最好的医生现在都在中心医院,至于腐烂的问题,顶多弄一个水晶棺来保持低温延长这期间的时间。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事急从权,你可以跟人讲道理。道理讲不通,不妨用一用你手里的特权。拖延个几天,我兴许就把许姐姐给带回来了。”我轻叹一声对刘建军道。

  “你给个准信,到底要几天?”刘建军又问我。

  “三五七天吧?看事情顺不顺利。毕竟这是一条人命,不是买菜什么的走去给钱拿走就行。”我摸了摸鼻子道。说实话,到底需要几天,我心里现在是真的没谱。顺利的话,人家给面子,愿意卖这个人情,没准下去就回来了。要是不顺利,或许要多周折几天。

  “七天...我顶多只能拦人家七天,你可抓点紧。救回了小许,我在本市最高档的酒楼设宴感谢你。”刘建军使劲按了按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道。本市最高档的酒楼,一桌下来怕不得好几千。对于走公款或者是有人替他买单的人来说,这点钱根本就不是钱。可是刘建军不是那样的人,这几千块,他一准是私人掏腰包。

  “老公啊...陪你的时间真的好少。对不起...”我的道力一断,那边许海蓉马上就油尽灯枯了。她恋恋不舍的拉着自家男人的手,嘴里缓缓说完这句,随之闭上了眼睛。男人的眼泪就那么滴落在许海蓉的脸颊上,他没有嚎啕大哭,他觉得自己的心口堵得慌。片刻,噗一口血喷了出来。

  “先去安抚家属,我回去准备准备,这几天别来找我。”虽然知道稍后就能跟许姐姐见面,可是眼看着她咽下那口气,我心里莫名的一阵揪动。

  “父亲跟他们先走,儿子待会来追你们。”许姐姐一脸茫然地回头看了看躺在手术台上的自己,又看了看身侧的两个鬼差,埋头不语的跟着他们朝前走去。我拉住父亲的手,低声说罢,转身出了医院驾车就往家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