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88章 白费唇舌
  “时间紧迫,我俩一殿殿去拜访,怕是来不及。我们能等,她却不能。这样,你我父子分头行动。明日此时,我们家中相见。实在不行,我俩再去面见双王,求他法外开恩!”走了几步,父亲看了看许海蓉,然后对我说道。父亲此言有理,若是我们一殿殿的去跑,除掉途中耽误的时间不说,就是见面之后的寒暄说服,都要花去不少的功夫。我们能等得,许海蓉是真的不能等。她的肉身如果坏了,就算最后十大殿主全都首肯,她也是还不了阳。就跟铁拐李似的,一不小心自己的肉身被烧没了,最后只能屈就在一个瘸腿的乞丐身上。换了具身体,许海蓉还是许海蓉么?

  “也好,儿子跟第五殿包使君相熟。先易后难,儿子决定先去拜访他。”我想起了包使君来,上回他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这回我有事求他,于情于理,他这一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要是他能站在我这边,只要再说服四个殿主,许海蓉这件事就算是妥了。嗯,秦广王似乎跟父亲的关系也不错,他那殿也应该问题不大。如此一想,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小凡,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跟父亲分开之后,我雇了辆马车直奔第五殿而去。车上,许海蓉紧紧握了握我的手面露感激道。我为了她的事情,是怎么求人的,她都看在了眼里。朋友是什么?就是在关键时刻,能够顶在你前头,替你分担事情的那个人。至于酒桌上是朋友,酒醒了是路人的那种人不交也罢。难道我们吃饭还需要人陪么?真的寂寞了,花几个钱找个妹子陪吃陪喝陪睡,不比一帮大老爷们在哪里赛着吹牛B来得痛快?

  “说这些做什么。”我对许海蓉笑了笑道。

  “这里的风光,你可以看一看。过两天回去了,再想看可就要等几十年后了。”我将马车的车帘掀开一角,示意许海蓉看看外边的风景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到的,几乎能看这里风景的人,都已经成为了死人。

  “这里就跟中国古代一样。”许海蓉靠坐在车厢里,微微侧身透过车帘的一角朝外看着。一路上的风土人情,居然让她心生了一丝向往。简单,起码从表面上看来,这里的生活比阳间的要简单。小贩们很有秩序的沿街贩卖着商品,也没见有人来驱赶什么的。大家的脸上,笑容要比在阳世时真诚得多。

  “看看就行了,你终归是还没到下来的时候。”我轻轻拍了拍许海蓉的胳膊对她笑道。

  “劳烦尊驾通禀一声...”两个时辰之后,马车终于是停了下来。下了车,我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腰身。这才带着许海蓉走到包使君的府邸门口对门子说道。

  “程大人?您快请进。我家老爷早就吩咐过,但凡是程大人来访,不须通禀直接进去就是了。”门子闻声细看了我一眼,随后他便认出我来了。吱嘎嘎一阵门响,他伙同他人一起把中门打开后,躬身站在门边对我说道。

  “多谢!”我对几个包府下人一抱拳,道了声谢后迈步就走了进去。方才那门子抢前两步,半侧着身一路将我引领到了包使君所在的书房门前。示意我稍候,人家走到门口低声通禀了一声。

  “吱嘎...”门开,包使君穿着一身黑色的便装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哈哈哈,小友来访,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如果今日某家不在,岂不是让你白跑一趟?快快偏厅落座,我前些时得了一些好茶,正好今日与小友同享。”书房距离正厅尚有一段距离,正厅在前院,书房则属于后宅了。包使君引我们去偏厅,并没有轻视的意思,而是纯属于图方便。

  “来,饮茶!”进了偏厅,各自落座之后,侍女很快就端上了茶水。包使君端起茶盏对我跟许海蓉各示意了一下后道。

  ;看i正版_t章节上|J

  “小友此番前来,是有事找我老包?”放下茶盏,包使君瞥了许海蓉一眼问我道。都是千年的老鬼,什么事情看在眼里就能猜出个一二来。虽然不知道我所来为何,但是他已经肯定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包使君容禀...”见他问起,我连忙拱手将方才在崔钰家说过的那番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于情你这么做是对的,假若张龙赵虎王朝马汉遭遇到这等事,老包我也断不会坐视不管。衙门当差不易,某以茶代酒,敬你一盏。”包使君久在衙门,加上自身又懂得体恤下属。听得许海蓉是因公殉职,面色一正,端起茶盏来对她遥遥致意道。许海蓉闻言,慌忙端起茶盏来喝了一口。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她跟在我身边就已经见到了两个大拿。这不由得让她心里有些激动。

  “包某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只是其他的殿主,恐怕就没有包某这么好说话了。不过包某可以替你前去游说一番,跟这些个殿主们打久了交道,或许他们能够卖我两分薄面也不一定。”我没想到包使君居然这么痛快的就把事情给答应了下来,并且还愿意替我去游说其他各殿的殿主们。他们的身份地位相当,想必他出面的话,人家应该不会拒绝吧?我心里一阵窃喜,慌忙起身对包使君躬身为礼。

  只不过,理想总是美好的。有些时候,我们会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当夜在包使君府上歇息了一宿。次日上午,包使君脸色有些阴郁的将我叫到书房对我说事情难办。他连夜游说了几个往日还算有点交情的殿主,得到的结果却是只有秦广王一人愿意助力。而且秦广王那边,还是卖了父亲的老面子。至于其他各殿,则是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为由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不急,还有时间。少时,你我前去双王那里。想必有包某跟秦广王出面,加上你们父子往日的功勋,已经足以令王上特批此事了。”见我面露失望之色,包使君轻叹一声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