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95章 上善
  “怎么?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么?”几剑刺出去,无一例外全都刺空了。我的身后传来了喜蛛的嘲笑声。顾纤纤此时刚刚赶到许探长的身前,见状想要回救已然是来不及。避无可避之下,我拼着两败俱伤反手就是两剑扫了出去。

  “噗噗!”我跟喜蛛同时命中了对方。他身上的外套被我的剑削出两道口子,两道黑雾从伤患处涌了出来。而我则是口吐一口老血,身体倒飞出去十几米,然后砰一声摔在地上。喜蛛伸手摸了摸胸前的伤口,抬头对我狞笑了一声然后身形左右疾行着冲我突袭了过来。我体外的护身咒被他一击打得粉碎,此时面对他的突袭,我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倚仗。

  “一剑化三清,北斗转太虚。天雷地火,震山水泽。”我一个挺身从地上翻起,一咬牙将自己所会的所有招数运足了道力,对着奔袭而来的喜蛛招呼了过去。狭路相逢勇者胜,现如今我心里头也就剩下这股子信念在支撑着自己了。

  “嘡嘡嘡!”漫天剑影跟喜蛛的刀芒相撞,当时就发出一连串的碰撞声。金铁之声刺得我的耳膜一阵生疼。招式用老,再看喜蛛,几个后空翻翻出去老远横刀在身微微喘息绕着我开始游走起来。而我,则是趁机平息着喉头的那股子作呕感,将已经涌进嘴里的鲜血给咽了回去。

  “官人!”顾纤纤想要来帮。脚下才动,喜蛛的身形兀地不见。

  “回去,守着她!”我双手持剑对顾纤纤厉声道。

  “左手一剑化三清打左侧!”就在我全神戒备着喜蛛,猜测着他的方位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了杨回的声音。闻声我不作丝毫犹豫,左手持剑一个一剑化三清就打了出去。叮当当,我的胳膊被震得一阵发麻。而喜蛛的身形也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招给逼了出来。

  “我看你能蒙对几次!”他双刀横于身前,脚下疾点身子朝后撤去。说话的同时再度将身形隐匿了起来。他认为这一次是我瞎猫碰上死耗子。

  “向前跑!”杨回的声音再度传来。闻言我迈步朝前玩儿命的跑去。

  “回头,刺!”嘡一声,我的手已经有些握不住剑柄了。喜蛛的功力怎么提升了这么多?心头纳闷的同时,喜蛛的身形再度被我给逼了出来。他的脸色有些阴郁地看着,这回没有再说什么,一个腾身而起后身形消失在空中不知去向。

  “滚!”杨回的声音三度传来。这回是一个很简单明了的字,滚!我知道这不是在骂人,而是真的要我在地上滚。我一个侧滚出去几米,两道刀芒斩在我方才立足之处,又将水泥地面给砍出了两道十来公分深的刀痕来。如果我刚才婆婆妈妈的多问一句为什么,那么这两刀就不是砍在地上,而是我的身上了。

  “唉,看你打得很吃力啊。空有一身的力气使不出来对不对?早让你勤加修炼,多加揣摩,你平日里都干什么去了?”天帝的声音紧接着传来。闻言,我面露愧色。

  “注意了,人家又来了。不要慌,何为道?自然为道。道有千千万,是无迹可寻的。举剑,揉身,缠住他!”天帝替代了西王母,在我脑海里提点起我来。闻言,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双手各持一剑,我似乎想到了当初独闯楚家大院的场景来。当时我面对着楚连生的师父的时候,不也曾经生出一种无力感么。他的拳,当时对于我来说就跟现在喜蛛的刀一样。微眯着双眼,我尽量使自己的大脑变得空灵起来。沉腰,举剑,揉身,嘡!喜蛛的刀被我的剑给挡了下来,一股子大力从他的刀锋上传来。我脚下的水泥路被震裂了一块,噗一口血喷了出来。缠?怎么缠?

  “笨蛋!道家有云,上善若水。水是什么?水能载物,亦能覆物。任由你来势汹汹,我想裹住你就裹住你,想让你沉了便让你沉了。你阳刚有余,阴柔不足。须知阴阳相济方为道。此为,上善!”天帝有些不悦的呵斥了我一番。闻言,我反倒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上善!”我索性舍弃了双剑,双手一摆,双臂不再与喜蛛比力,而是放松了胳膊上的肌肉探手缠住了喜蛛的手腕。他想进,我则退。他想抽身而走,我则进步紧逼。一时间,他被我缠得无暇遁形。

  “水能柔,亦能刚。柔如明镜无波,刚能惊涛拍岸。”天帝的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想必是我能领悟到他的话,让他觉得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吧?

  最_L新章'f节s,上+

  “砰!”我扭腰摆臂,运足了全身的道力猛地往外一推。一声轰响,喜蛛被我全力一击打退了数米踉跄着跌坐在地上。

  “不错,今次是个好机会。待你与他过手,将上善彻底掌握了,本君再来与你说话。”天帝似乎很忙的样子,指点了我一招后便不再言语。

  “再来!”我对喜蛛勾勾手,就那么站在原地道。

  “居然藏了后手?”喜蛛一个鲤鱼打挺打地上翻起来,张嘴吐了口唾沫提刀而来。

  “我看你这次怎么躲!”前行了几步,喜蛛一个疾冲过来。这一次,他没有急于隐匿而是想用自己的实力碾压我。想必刚才一记上善将他击退,把他的心头火给打了出来吧。

  “来得好!”我站在原地,不退也不进,抬手护住了胸腹。等他刀来,我才进逼一步与他贴身而站。我这一进,刚好用肩头顶住了喜蛛的胳膊肘。胳膊落不下来,他的刀自然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他见势想回撤,我顺势抬手缠住了他的胳膊。

  “上善!”于是我们又重复起了刚才的动作,他退我进,他进我退。

  “砰!”我的双掌印上了他的胸膛,抖臂之间一道磅礴的道力透过我的掌心打了出去。喜蛛再度被我打飞几米摔在了地上。

  “官人!”顾纤纤很欣慰的喊了我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