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96章 跗骨之蛛
  “程小凡,今日到此为止。我看你能防我几日?哈哈哈!”接连失手,喜蛛的锐气已失。他纵身而起,一个隐匿之后抛下这句话再无动静。我站在原地等了他半天,确认他真的离去了之后,这才回身朝着满面惊惶的许探长走去。喜蛛离去后,我这一步踏出,街边才又重新恢复了喧闹声。人们打我身边擦肩而过,仿佛刚才的一切他们都不曾看到一般。这一定是喜蛛用了障眼法,让人们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我在心里揣测着。

  “耶,老爷打赢咯喂!”脑海中,白灵在那里雀跃着。我头一次觉得她不像以前那么吵了。

  “你...”或许是刚才的那番打斗吓住许探长了,她咽了口口水从街边的电线杆后头走出来看着我道。

  “没事了,现在你应该彻底相信我了吧?我是来帮你的,你也看见了,也有人想要来害你。要不是我,刚才你可危险了。所以一定要抓紧时间,把那幢房屋里的男女背景给查出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给你一天的时间够不够?为了防止刚才那人再来害你,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跟你寸步不离。”有时候撒撒善意的小谎,有助于我们解决眼前的麻烦。我没有告诉许探长,那个喜蛛只是为了我而来。而是言语中,将她也扯了进来。归根结底,我的想法是好的。我是想尽快将这件事给处理掉,然后快一点回到阳世让许海蓉复活。

  “寸步不离?你想住我家?”许探长闻言反问我道。她虽是个探长,可毕竟是个姑娘家。那时候的姑娘家,可不会随便带男人回去同住的。

  “你住卧室,我睡客厅。不然刚才那人再来,你应付得了么?”我吓唬着她道。

  “那,我不喊你,你不许进卧室。要用厕所的话,你得招呼一声。”许探长迟疑了半晌,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等到了她的家,我才明白她为什么要我上厕所之前跟她招呼一声。因为她家的厕所只有一道门帘子,要是不知道的情况下,很容易掀开帘子看见点啥不该看的。房子是她租的,每个月1个大洋的租金。虽然条件很一般,可是在租界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经算是很便宜的了。

  “这是给你盖的!”许探长家没有沙发,她用两条长凳架了一块木板垫上褥子后做成了一张简易的单人床。给我拿了一床散发着清香的薄被放在上边,她红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吧嗒,随后我听到了门锁反锁的声音。

  “臭小子,想不到还藏了这么厉害的后手。看来想要从他身上抢回王上的逍遥扇,我还得从长计较才行。”喜蛛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伸手揉了揉有些憋闷的胸口在那里低声道。刚才接连挨了我两记上善,虽然因为功力的原因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蕴含着的那股子暗劲,却也让他胸口隐隐有些作痛的感觉。要是换做我俩功力旗鼓相当的时候,这两记上善恐怕能将他打得吐血重伤。

  “悟性不错,若能安心在我昆仑修行,将来或许能有一番作为。”天帝又跟西王母重开了一局棋。这一次他藏了几分拙,故意让西王母占了上风。这一招是他游历人间的时候,跟别人学来的。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是女人,就都喜欢男人让着她。天帝有些想不起来这话他是听谁说的了,可是他觉得非常有道理。自打学了这一招之后,西王母对他温柔多了。

  “他呀,静不下那心来的。况且他修道有成又能怎么样?就连你我,都捱不住这天长日久的寂寞,何况他本就是个凡人呢?总算是跟我们相识结缘了一场,你呀,趁着这次机会好生的教教他吧。想想也怪可怜的,啥事都得他一个人去扛。学点东西吧,还全靠自己去琢磨。东家抠一点,西家仿一点的那么一点点儿去弄。”西王母落下一子,然后抬头对天帝道。

  “你早些年的脾气,要是跟如今这般,也就不会生出那么多的事端来了。我输了...”天帝抬手在西王母的头上轻摸了一下,然后推子认负道。

  “我早些年怎么了?”话音未落,天帝就觉得自己似乎是说错了。果然,刚才还温柔似水的西王母,一时间变得如同惊涛拍岸了起来。此时此刻,天帝内心在暗自使用着上善。假装听不懂西王母在说什么的样子,背着手朝大殿内走去。在他身后,西王母紧赶几步,上前又掐又拧了一番。

  “这是我让人查出来的。那对男女,男的混青帮的。奇怪的是那个女的,巡捕房居然查不出她的背景和身份。只是知道她是一个全职主妇。你不觉得奇怪么?一个全职主妇,背景居然隐藏得这么深,以至于巡捕房都查不出来?”巡捕房里也不都是吃干饭的,要查一个人,自然很快就查出来了。次日下午,我陪着许探长从巡捕房里离开。走在街上,她低声在我耳边说道。说完,还把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我。

  最新章a节hS上?!v6

  “男的先不管,看看能不能查到那个女的。实在查不到就算了,我们的时间不多。反正你就记住一点,这几天24小时派人监视那幢宅子。一有异常,马上过去处理。注意,别开枪。那对男女不死,就天下太平。”回到许探长的家,我将档案袋里的资料看了看,然后自顾倒了杯水对她嘱咐道。这个女人有点一根筋,要是不这么嘱咐,我怕到时候又出现什么别的意外。比如,错手把那个女的给杀了什么的。

  “哼哼哼,原来你们是在找这对男女。好得很,我就在这里等着。到时候,要么交出逍遥扇。要么,我将这对男女都杀了。然后再逼你交出逍遥扇!”一天一夜,天下都太平得很。不过不是喜蛛没动,而是他远远地吊在了我的身后,我跟顾纤纤都察觉到而已。一只在窗台外的树杈上织网的小蜘蛛吐了根丝,等落到了地面之后,才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盏茶时间之后,喜蛛手托着那只小蜘蛛阴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