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98章 再战喜蛛
  那些蜘蛛的身上绿油油的,看起来体内似乎蕴含了不少的剧毒。一些蜘蛛率先从敞开的窗户那里爬了起来。才一进屋,就啪啪啪接二连三的自爆起来。屋子里当时就弥漫起一股子类似于硫酸泼地的那种气味来。

  “桃花瘴起!”顾纤纤闪身而出的同时,抬手在屋子里放了一道桃花瘴。桃花瘴将那些毒雾挡在了圈外,我们暂时不用担心毒气的侵蚀。

  “哼哼哼,程小凡,我看你们能够撑几天。你又还有几天可撑。到了时间你还不回去,就留在这里享受一下民国的生活吧哈哈哈。还有,过来的只是你的魂。你享受不成这里的生活,顶多能做一只民国的鬼罢了。”

  “鬼?”许探长闻言侧过身来看了我一眼,眼中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又有点惧怕的神情。鬼?特么我居然也享受了一把做鬼的待遇?这两天,我压根都没有觉得只是自己的魂过来了。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感觉到。经喜蛛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我的身体还留在家里。望乡台有古怪,我过来之后,居然潜意识里忘了自己的身体。我顿时就明白过来,到底是谁在出卖我了。

  QWw

  “谢谢你的提醒。”想起了自己的身体在何处,我整个人...不,是整个魂都觉得轻灵了起来。我对窗外露着獠牙,对我虎视眈眈的喜蛛由衷的道了声谢。没有了身体的束缚,起码我的灵活度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就算喜蛛再玩隐匿的把戏,我想我也能够跟得上他的速度了吧?

  “心中无尘,坐忘无我。对敌之时,要善用自己的长出去针对敌人的短处。剑乃百兵之君,灵动,飘逸,让人无迹可寻才能够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来。赐你心剑,是想让你以心御剑。剑是器,而魂是你。心在哪里,剑就在哪里。这才是真正的心剑。”天帝盘膝坐在瑶池边上,手中拖了几粒树籽,一只鸟儿站立在他的掌心,啄一粒就看他一眼。天帝手一抖,将鸟儿放飞之后,缓缓开口说道。话语声绵绵不绝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一时间让我顿起茅塞顿开之感。尝试着动了动念头,屋内顿起纵横交错之剑气。剑气翻飞之后,那些涌入屋内的蜘蛛已经被我绞杀了个干净。地上流淌着一滩滩绿色的毒液,我念头再起,一阵罡风拂过,就连那些毒液也都尽皆被我吹散了出去。此时,我就是剑,剑就是我。我的心在哪里,剑就到了哪里。它无形,无迹,无华,让人捉摸不透它下一步会身在何方。

  “你要是能潜心修炼,他日必成大器...可惜,你的心太杂。可惜!”天帝赞许而又惋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心太杂,是的,我终究不是那种可以抛开一切全心修道的人。对于我来说,我更喜欢这个滚滚红尘,大千世界。

  “握在手中的,可以是心剑。一闪而逝的,也可以是心剑。它可以无形,也可以有形。它是什么,关键在于你的心,不要刻意去追求什么。放轻松,你觉得它会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小子,走出那个圈子,挡在你的女人身前,击退强敌吧。不要让你的心,你的剑蒙羞。要知道,羞剑,再难出鞘!”天帝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口对我说道。他嘴里的圈子,就是顾纤纤的那道桃花瘴。

  “多谢天帝指教。纤纤,我去会会喜蛛,你保护好他们便是。”天帝的一席话,直说得我体内的道力翻腾不已。它们战意高昂,在我的体内左突右冲着,似乎想要找个突破口宣泄出去。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瓶颈。只有破了这道瓶颈,我才能得到进一步的提高。遇强,就算不敌,也要勇于拔剑。不然就不配用剑。

  “好,官人去教训教训他也好。这里你放心就是,妾身就算只有微末之技,挡下喜蛛还是不成问题的。”顾纤纤感受到了我体内那股子澎湃的战意,对我福了一福道。这个女子,懂事得让人心疼。教训教训喜蛛也好,仅凭这句话,纵然我实力不如喜蛛,心中也已经无所畏惧。

  “嗯?臭小子你是想交出逍遥扇求爷爷放你一马么?哈哈哈,识时务者...”喜蛛见我走出了桃花瘴,眼神狐疑地看了看我,然后呲啦啦前腭一阵咬动后说道。

  “喜欢琢磨事情的人,总是喜欢瞎琢磨。人呐,脑子里少装些东西,能够活得长久一些。逍遥扇?想要的话拿东西来换。或者,让钟馗自己来拿。如果他不怕被西王母一巴掌给拍成齑粉的话。”我双手摊开,目光直视窗外体型硕大的喜蛛说道。

  “你这臭小子,嘴上的功夫远强于你手上的功夫。待会,可别被爷爷又揍得要一个女人来保护你才好。”喜蛛闻言脸色变了一变,然后脚下后撤了几米对我说道。

  “别说爷爷堵门欺负你,你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凭那张嘴能不能把爷爷赶跑。”喜蛛站定脚步,然后面露狰狞的对我说道。见他如此托大,我一个前扑从窗户钻了出去,空中两个翻滚落到了地上。双脚一落地,脚下就传来了两声脆响。低头一看,原来是两只拳头大的蜘蛛来不及躲闪,被我踩得汁水四溅横死当场。见状,我抬头对喜蛛耸耸肩表达了一下歉意。

  “这不赖我,下回让你的蛛子蛛孙们躲远点。”接着我横移几步对喜蛛说道。方才我的身后是墙,面对着身前体型硕大的喜蛛,我得为自己寻找一个利于腾转挪移的空间出来。

  “最后问你一句,小子,逍遥扇你给还是不给?”喜蛛呲啦啦摆动了几下前腭,然后嘴里滴落着涎水问我。

  “答案刚才已经告诉你了,让钟馗自己来拿!或者,拿东西来换!”我背手站在那里昂首看着喜蛛道。

  “那就别怪我无情,死去!”喜蛛果然奸诈,心知我不会轻易把逍遥扇给他。故意找了个话题想要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的话音未落,他那两条长满了倒刺的前肢挥舞着就朝我横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