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09章 夜半敲门心慌慌
  “我一身的本事,全来自于这本书。藏经啊,你要是看到这本书,就代表老子死了。虽然平日不跟你多说,可是现在我想我可以说一说了。小伙子,为了一段失意的感情放弃了你的所有,你认为值得么?比较生活中,不仅仅只有感情。老子从来就没把你当成一个和尚,当然老子自己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和尚。人生的路很长,要走好它不容易。人生的路也很短,现在不珍惜,等你想走的时候,才会发现你前边已经无路可走了。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你亏不亏?”翻看了几页,一张纸片从书页里边飘落了下来。书页上有被人拆封过的痕迹,藏经知道这肯定是那些警察拆开看过了。细细看完上边的话,他缓缓合上册子紧握了握拳头。半晌之后,他低头再度翻开了手里的册子。

  “藏经师弟又去跑山啊?”从此,山上就多了一个每天光着膀子跑山的和尚。灵泉寺里的僧众每每看到浑身是汗的藏经,都会这么招呼上一句。

  “不要?那就别去招惹他了。反正这件事,已经被压住了。只要没人往上边捅,过段时间也就没人记得这件事了。这些钱,就当是国庆节的礼物,拿去让家族的人分了吧。”刘建军没有收人家的东西,可是他在这件事情上,也是独臂难支。用句不恰当的话来说,就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他不想对我诉苦,因为那样会显得他很失意。

  更新/1最&q快@上OY

  从一个不得势的小警察,到后来的刑警队长,到市局局长,再到现在的位置。几乎他踏出的每一步,里边都有我的影子。他觉得自己承我的情已经足够多了,如果工作上的“斗争”还要依赖我,会不会显得自己很没用?随着地位的上升,刘建军的自尊心,也逐渐变得强烈了起来。人跟人,说白了这辈子都在互相比较当中过活。他不想永远这么依赖我。

  “砰砰砰!”人们常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可是这话也不是绝对的。拿如今来说,就算没做亏心事,大晚上的被人这么捶门,心里还得寻思一下是不是黑社会寻仇走错了门呢。韩文夏被这一阵敲门声,就生生惊出了一身冷汗。媳妇出差去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双方的父母又都住得远,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谁啊?”韩文夏试探着问了一句。

  “开门,我!”门口传来他媳妇不耐烦的声音。闻言,韩文夏心里才松了口气。

  “不是说明天才回么?饿不饿?累不累?”把门给打开,韩文夏帮媳妇把旅行箱什么的一一拿到了屋里。等媳妇坐到沙发上,他又连忙端来茶水递到媳妇手上连声问着。

  “别提了,家里有吃的么?”媳妇看来这趟差事办得不顺利,靠坐在沙发上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了个干净后冲自己男人摆摆手道。

  “有面!”媳妇出差了,作为一个大老爷们,韩文夏决定自己就吃点面啊馒头包子什么的凑合凑合。家里也没准备个菜,听媳妇说饿,他挠挠头答道。

  “那你下面给我吃!”这句话要是搁在往常媳妇心情好的时候,没准韩文夏会坏笑着将她拖进卧室,然后解开自己的皮带......可是今天,他决定还是老老实实的去给媳妇煮面条。女人的心情不好,这个时候可不是整那些个里格楞的时候。虽然是小别胜新婚,可是也要看看对方的心情如何。

  韩文夏胆子小,真要是媳妇心情不好,他还真不敢去撩拨她。在外边也是如此,遇到事情,他能躲就躲,能让就让。有句话总是挂在他的嘴边:退一步,海阔天空。不管是自己海阔天空,还是别人海阔天空。总而言之,平安是福。斗嘴,他觉得嘴皮子利索的人到处都是。斗狠,还是算了吧,如今心有猛虎的人多。万一人一刀把自己给捅了......反正他是那种遇事喜欢思前想后的人。这种人有个弱点,就是容易挨欺负。但是也有个优点,不会惹出大纰漏。小日子会过得相对安稳一些。当然,也不是天天挨欺负。要真那样,泥人儿还有三分土性呢。

  吃完了面,韩文夏的媳妇连洗都没有洗就躺床上睡了。他将屋子收拾了一下,然后期期艾艾的贴着媳妇的身子躺了下去。中途试探性的摸了摸媳妇,被媳妇一巴掌把手给打开了。他咽了口口水,也就打消了那啥的心思老实。

  “砰砰砰!”好不容易控制着自己内心的念头睡着了,韩文夏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媳妇已经回家了,这又是谁?他拧亮了床头灯,看了看手机,凌晨两点半。他回头看看发出细微鼾声的媳妇,掀开身上的毯子下了床。他没打算吱声,决定先透过猫眼瞅瞅再说。

  “谁呀?”猫眼所及之处,并无半个人影。韩文夏估摸着,是不是楼上或者楼下的邻居喝高了,刚才敲错了门。就在他打算回房继续睡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这一次他随口问了一声,然后再度将眼睛凑到猫眼上往外看。一眼看去,韩文夏被吓了一身冷汗。以为猫眼外头,俨然有一只眼睛正凑在那试图往里看。

  两人的眼珠子,就这么隔着一层玻璃相望着。韩文夏看到那颗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至于门外那个人,韩文夏觉得他看不到自己。那颗眼珠子在那里滴溜溜转动了几下,这才朝后移开了。等韩文夏看清楚对方的体态身形之后,这才发现原来门外的那个人是她,而不是他。门外的是个女人,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女人。女人低着头,长发将她的脸给遮挡着,让韩文夏看不清她的长相。

  “嚯...”冷不丁,韩文夏的肩膀搭上了一只手。韩文夏的心脏当时就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接着,汗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