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0章 时来运转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站门口看什么呢?”身后传来了媳妇疲劳的声音。闻声,韩文夏的心才算是落到了肚子里。他一脑袋汗的回头看着自己媳妇。

  “老婆,大半夜的,你咋走道儿也不出个声呢?人吓人会吓死的人的你知道不?吓死老子了。”这是韩文夏罕见的对媳妇爆粗。对的,平常他对媳妇说话都怕说重了。今天能从嘴里蹦出个老子来,已经算很难得的那种。

  “就你这老鼠胆!”媳妇摇摇头,伸手就把门给打开了。韩文夏的心随着媳妇把门打开,再度提了起来。他甚至已经在心里琢磨起,待会要是有坏人在门外,他是不是应该跑去厨房拿出菜刀来跟人干这种事情来。门开,走道里吹进一阵凉风,让韩文夏脑门上的汗当时就干了。门口什么都没有,除了那盏还亮着的感应灯之外。

  “睡吧,我可以在家休息三天。你明天陪我上街买东西去,我想回趟娘家。”媳妇冲韩文夏摇摇头,将门关上之后对他说道。

  “又回娘家啊?你打算买啥呀?”媳妇回娘家,总归是不能空手的。可是现在距离发工资,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韩文夏心里又开始盘算着,明天能花销多少,然后剩下的钱够不够撑到关饷的日子。他是个喜欢琢磨的人,什么事情,在做之前他都喜欢先想想后果。所以用他老婆的话说就是:指着你发财,那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啥都前怕狼,后怕虎的,你还是老实上班算了。

  “看你那抠搜的样儿,我回娘家你是不是特不高兴啊?”韩文夏他媳妇伸手在这个男人的耳朵上拧了一把道。

  “高兴,哪能不高兴呢?我就是问问,然后明天好带钱不是?”韩文夏怕老婆,这是了解他的人共知的一件事。不过他有他的说法,那就是爱她才怕她。不爱了,还怕个球球。

  “这还差不多,赶紧去睡,我上个厕所。”女人闻言,这才摸摸他的头道。

  a#首${发u{

  “还剩下不到1000,还有14天才发工资。”媳妇娘家在邻市,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一个对方。坐班车的话,约摸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韩文夏要上中班,所以就让媳妇一个人回去了。送走了媳妇回到了家,他拉开抽屉看着里边所剩不多的红票票,挠挠头有些犯愁。俗话说得好:好火费碳,好菜费饭,好女费汉!韩文夏的媳妇长得漂亮,费汉他没觉得,他就觉得有些费钱倒是真的。

  “老韩,今天上午陪媳妇逛街呢?”下午3点半,韩文夏准时来到了车间。4点钟的班,他要一直上到半夜12点。走近了更衣室,他刚准备换上工装,就听见自己同事在那里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韩文夏将外套脱了,穿上工装后问同事。

  “我看见你们两口子了。”同事随口答了一句。

  “嘶,这要是能中个500万,不是啥都有了?”今天班组的活儿不多,韩文夏将手头的工作做完。坐在角落里吸着烟,脑子里开始幻想起来。这是他的生活乐趣之一,反正没事就在那里幻想一下。想想又不犯法,想想自己有钱之后的美好生活,他心里就觉得高兴。人一高兴了,就看啥都顺眼了。这是他的自我心理疗法,反正发愁也是一天,高兴也是一天。房价他控制不了,加薪他决定不了。可是这幻想一下,总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

  “又在想啥美事呢?瞅你眉开眼笑的!”同事走过来,扔了一支烟给韩文夏问道。

  “没啥,没啥!”韩文夏拿起烟夹在耳朵上答道。

  “上街去买点菜,钱不够花是不够花,可是也不能苦了媳妇。”韩文夏跟他媳妇暂时还没打算要孩子,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与其把孩子生下来跟着一起受苦,还不如不生。所以呢,再苦不能苦孩子这句话在他这里,就变成了再苦不能苦媳妇。媳妇下午回,他决定去买点螃蟹。十月金秋,正是吃螃蟹的好季节。贵是贵点儿,可谁让媳妇喜欢呢?

  “要不,我也花上两块钱去买个希望?”买好了螃蟹,回家的途中途经一处彩票销售点。韩文夏从兜里摸出两枚硬币在手里抛了抛道。昨天上班刚幻想过,要不今天付诸于行动吧。他迈步朝彩票店里走去。机选了一注之后,他揣着彩票兴高采烈的往家走去。他是个很容易就满足的人,2块钱买份希望,买个盼头,他觉得值。

  “你特么瞎了?”韩文夏的好心情,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壮汉给破坏了。摩托车的前轮,从身后将他撞到在了地上。他有心跟人争执几句,可是看了看人家的块头,还有膀子上的纹身,又将心里那口气给咽了下去。

  “小伙子,你咋不拉他去找交警呢?”人家撞了他,还骂了他,继而还扬长而去。等韩文夏从地上起来,旁边才有人问他。他笑了笑,拍打了几下裤腿上的轮胎印。尝试着走了几步,没发现有啥不对劲之后,这才继续朝家走去。

  “前头撞死人了...”过马路的时候,韩文夏听人喊了这么一声。他走过了斑马线,再扭头看去,就看见前头围拢了一群人。一辆摩托车,跟一辆铲车来了个正面接触。韩文夏走过去踮脚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人,正是刚才骑车撞了他的那个。莫名的,韩文夏心里说了句:善恶有报!

  “本期彩票中奖号码是......”晚上,媳妇回来了。两人乐呵呵的吃着螃蟹,又喝了点红酒。媳妇的心情不错,于是韩文夏就进行了一次小别胜新婚的举动。事后,他靠在床头吸着烟。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彩票的中奖号码,下意识的,韩文夏起身从自己衣兜里拿出了那张彩票来。

  “媳妇...”随着一个个数字出现在屏幕上,韩文夏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了。他摇了摇蜷缩着身子的媳妇喊着她。自己真是要时来运转了么?中了,真的中了!韩文夏搂着不明所以的媳妇,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将手里的彩票送到她的眼前示意着。当晚,夫妻两人彻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