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1章 报答
  人身处在不同的阶段,对同样一件事所作出的反应也就会截然不同。拿以前来说,韩文夏如果被人怼了,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会选择忍气吞声。可是中了奖之后,人就有了变化。当然不是说变得无理取闹,而是如今再有人跟他无理取闹,他会选择回呛过去。人是英雄财是胆,这话总归是没错的。尤其是男人,兜里没钱说话都不硬气。走街上看见一漂亮妹子,顶多就拿眼偷瞄几眼。换了有钱的男人,估摸着直接上去搭讪,然后要联系方式请吃饭什么的了。至于吃饭之后干点啥,那就是属于双方友好协商的范畴以里了。

  韩文夏觉得自己最近运气都很好,这让他想起了以前乡下老人们常说的那句话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三十年对于韩文夏来说,那日子简直就是跟混没啥差别。每个月都得计算着过,稍微多出一点事情来,这个月就混不过去。要么得问爹娘张嘴,要么就得去动用银行那本不多的存款。信用卡?对于他来说,首先想到的不是便利。而是这个月我花了,下个月拿啥还。这是一个本分人,本分到挨欺负的那种。只是如今不同了,本分人有了钱,也不会再怕事。

  男人有了钱,女人自然也跟着沾光。妻凭夫贵嘛!韩文夏的老婆,最近就整天喜笑颜开的。单位的效益不咋地,还要经常出差什么的。以前是没办法,不想干每个月连这点工资都没有了。可是现在她也开始琢磨着,要不要开个小店什么的。不图挣大钱,一来混个时间,二一个能把自己的开销挣出来也就够了。虽然有了几百万在手,可是坐吃山空的道理夫妻俩还是懂的。

  ◇最新P/章:节?上mHt/

  韩文夏的媳妇又回娘家了,不是回去炫富。而是回去找他的舅弟,看看是不是能合伙开个餐馆什么的。舅弟是学厨子出身的,也是厌倦了给人打工。以前手里没钱,只能在嘴里劝劝他,先干着什么的。如今有了条件,拿出个2-30万开间馆子的能力还是有的。馆子不图大,大了是非多。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混混,还有辖区穿制服的那些个,会隔三差五来跟你联络感情。感情联络得不好,人家转个身就有法子坑你。一般般的小馆子就好,不会让人惦记和眼红。再怎么地,挣得也能比上班多。韩文夏一个人在家看着电视,眼看已经是夜里11点多。他决定上床睡觉,明天依然要去上班。媳妇不想上班就随她,自己这份工,还是要做的。

  “老公啊,你在干嘛呀?”刚洗漱完毕准备上床,韩文夏就接到了媳妇打回来的查岗电话。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她媳妇现在有些担心,自己不在家,这个男人会不会到会所里去装大爷。比较家花没有野花香,男人有钱了,还不得琢磨着换换口味和花样什么的?

  “我能干嘛,刚看完电视,准备睡呢。跟你弟弟谈得怎么样了?他有那个意思跟咱一起合伙么?”韩文夏打了个哈欠问道。

  “他倒是愿意,只是手里拿不出合伙的资金。”媳妇说这话的意思,韩文夏听明白了。他只是本分,并不是傻。媳妇话里的弦外之音,他还是能感觉得到的。

  “资金你出呗,他来掌勺就行了。以后做起来了,再找两个帮厨。”韩文夏随手摸了支烟点上说道。

  “我哪儿有钱啊!”媳妇在电话里撒着娇道。

  “傻,我的不就是你的么?”俩人在那里你侬我侬起来。这话韩文夏的媳妇爱听,闻言在电话里又撒了会儿娇,这才挂了电话。

  “砰砰砰!”挂了电话,将手里的烟蒂掐了准备上床。一阵敲门声就响了起来。韩文夏起身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朝外看去。门外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女人的头发有些散乱,将她的脸面遮挡着看不清楚。

  “你找谁...”见门外是个女人,韩文夏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将门打开,他站在门里看着面前这个女人问道。

  “我来看看你...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吧?”女人清脆的嗓音传来,韩文夏觉得很好听。只不过话里的这意思,却是容易让人误会。不知情的人听见了,一准会认为这是韩文夏发了财,前任找上门想再续前缘来了。

  “看我?我们...认识么?”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韩文夏脑子里没有半点的印象。闻言他有些奇怪的反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三年前,你不是帮我报过警么?”女人的这句话,让韩文夏想起了一件事。当年他曾经是帮忙报过一次警,只是,至今他都不知道他帮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三年前,他在小区里捡到了一张十块钱的钞票。钞票上用血写着救命,帮忙报警的字样。韩文夏看着上边还没有干透的血迹,下意识认为这不是人家在跟他开玩笑。报警之后,警察在他捡到钞票的位置展开调查。很快就查获了一个传销组织。很多传销组织,如今都喜欢在居民区里租房子掩人耳目。而这一次,韩文夏的一个报警电话则是让这个传销组织直接被一锅端了。

  “那十块钱,是你丢的啊?请进请进!”想到这里,韩文夏连忙招呼着人家进屋说话。

  “不了,我就是来看看你。谢谢你当初的帮忙。我是来还你这个人情的,现在人情还完了,我也该走了。”女人低着头对韩文夏说道。还人情?韩文夏心里并不觉得帮忙报个警算是个什么人情。况且,还人情?这也没见你还个什么呀?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韩文夏的嘴里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并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

  “你要好好的啊,好人都是有好报的。我走了,祝你幸福啊!”女人低头说完,转身朝楼下走去。她的脚步很轻,轻到纵然是夜深人静,韩文夏也没有听到她发出任何的脚步声。

  “嘶...奇怪,怎么走这么快?”目送着女人离去,韩文夏走到阳台上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可是等了10几分钟,也没见到人家的身影走出门洞。他挠挠头,纳闷着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