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2章 神童
  韩文夏始终没想明白,那个女人到底还了自己什么人情。而且让他觉得奇怪的是,那个女人怎么下楼下得没影了。他不知道的,警察知道。因为当初报警之后,过了两年,那个扔钱求救的女人,被从里边出来的传销头目给害死了。虽然那个传销头目也是以枪毙而告终,可是那个女子的命也因此丢了。这个卷宗,被压在档案室里。至今没有人愿意再去回顾。真要论责任,似乎警察没有责任。可是没有防范好案犯的打击报复,没有及时对初出狱人员进行跟进,似乎某些部门又有些责任。

  以往几年,各地方神童啥的报道得特别多。例如谁谁几岁能背唐诗三百首,谁谁几岁能心算多少多少加减乘除法什么的。这几年反倒是少了,几乎没再看见类似的报道。不过,在顾翩翩学校里,倒是出了这么一个神童。这是新转学来的一个孩子,顾翩翩这几天几乎天天在我耳边提起他。8岁多,读三年级。可是他的任课老师,却有些感觉教不了这个孩子。并不是他调皮什么的让老师觉得厌恶,而是老师感觉这个孩子的知识量,似乎还远在自己之上。

  “就算打娘胎里开始学,也不至于学到连老师都教不了的程度吧?”这是孩子的老师们,一致的疑问。聪明?这是其一。可是再聪明的孩子,总得经过学习才能掌握那些知识。无师自通?那还要学校做什么。大家都去无师自通岂不是省钱省力?学习,他是怎么学的呢?他的父母,文化程度也就是大专,还是成教的那种。按惯例来说,教不出这样的孩子吧。

  “这孩子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没有之一。”顾翩翩说这话是有她的道理的。以前类似的报道虽然看过不少,可那毕竟是在电视里。电视嘛,可以后期制作加工,可以按照他人意思来修改的。而这个孩子就不同了,这是活生生出现在她学校里,出现在她工作中的。她也曾经出过题目考过这个孩子,可是无一例外,这个孩子很快就能解答出来。并且是当着她还有其他老师的面解答出来。包括每一题的步奏,解题思维,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有那么一瞬间,顾翩翩对这个孩子都产生了这就是一个导师的想法。

  “额...真有这么聪明的孩子?”我读书不咋地,所以对于一个学霸,我心里充满了“恶意”曾几何时我都曾经想过,看来学习这件事情,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每每想到这里,我又会用另外一句话来安慰自己。每个人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吃那一碗饭,不用羡慕他人。各人把属于自己的那碗饭端稳了就行!大意上是如此吧,谁说的我有些记不得了。

  “你是见不得人家比你成绩好,我懂!”顾翩翩将手里削好的苹果塞给我,然后白了我一眼道。

  “我决定周末去他家家访一次,你陪我去。路太远,我怕黑!”我拿着苹果还没开咬呢,就听见顾翩翩在我耳边接着说道。原来这妞今天这么懂事,是有原因的。家访?这词儿曾经是我最厌恶的词,也没有之一。因为一旦被家访,以我学渣的地位,老师走了之后轻则被父亲一通训斥,重则会挨他一通爆栗。反正学渣嘛,很难找得到被老师欣赏的优点的。充其量人家会照顾一下你和家人的面子对你家长说:你家这孩子在学校懂得团结同学,打扫卫生每次都抢着上。不等你从欣喜当中清醒过来,老师接下来一准就是苦口婆心,并且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在那里找你的“茬儿”!

  “家访?现在还流行这个?不都是开什么亲子课,把家长喊学校去碰面的么。”我对家访有一种怨念在心。闻言有些不情愿的想要推脱。

  “你去不去?”顾翩翩果然还是强势,不等我把话说完,她就柳眉倒竖了。瞅着眼前的她,我心里头回想着顾纤纤的温柔。咋她就把身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那份温柔给弄丢了呢?要是把强势弄丢了,我一准不会帮她去找。一念至此,顾纤纤在我脑海中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去!”见势,我连忙服了软。也是有些担心她的安全问题。现如今世道说太平也太平,说不太平也有它不太平的一方面。防范于未然总归是好的。

  “冬冬啊,你们老师来了!”孩子姓齐,取个名字叫做冬冬。我估摸着,他是不是在冬天出生的。7-8岁的孩子,长相倒是跟别的孩子没多大差别。都是粉嘟嘟肉团团的,让人见了就想去拧一把那个样子。可是他的眼神,却给人一种极其成熟和沧桑的感觉。这种眼神,出现在一个4-50岁的人身上不足为奇。可是出现在一个8岁孩子的身上,就让人有些困惑了。8岁而已,可以说还没有开始经历草蛋的人生呢。为何会沧桑呢?这是我对齐冬冬的第一印象。

  “老师好!”齐冬冬很有礼貌的对我们打着招呼。尽管他很努力地掩饰着,想让自己表现得更想一个8岁的孩子那样,可是他那微躬行礼的身板儿,还有举手投足的从容,都深深出卖了他。这是一个不善于伪装自己的人。亲眼见了他,我才知道顾翩翩说的都是真的。孩子?这个称呼似乎并不适合眼前的齐冬冬。我宁可把他看成一个同龄人,也不愿意用孩子来称呼他。

  d更A新un最1快、上

  “纤纤,查看一下!”落座之后,齐冬冬给我们端来了茶水。然后陪坐在一旁,等候着他的父母过来跟我们谈话。我心里对他始终有些疑问,于是在心里对顾纤纤道。没错,我是在猜测,是不是有一个知识量十足的学霸魂魄,附身在齐冬冬体内了。

  “没有什么问题,官人你太敏感了!”半晌之后,顾纤纤在我脑海当中回着我的话道。没有问题?难道真有这种天资聪慧,过目不忘什么的人存在?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然后将目光投向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