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4章 没喝孟婆汤
  “嗤,我从不吹牛B...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抽完了进去吧,我妈莲子羹估计快好了。”狠狠抽动了几下鼻子,将我吐出的一团烟雾吸了大半,齐冬冬才揉揉鼻子对我说道。如果仅仅只是看他的眼神而忽略他的年龄,我会觉得这个货比我还成熟。难道顾纤纤刚才看错了?我心里纳闷着,始终有一丝疑问盘桓在心头。我找不出理由来证明齐冬冬为何会成长得这么优秀。起码在知识量上,他堪称优秀。

  “你觉得怎么样?”从齐冬冬家离开之后,走在路上我问身边的顾翩翩。

  “什么怎么样?莲子羹还是齐冬冬?”顾翩翩一撩头发问我。尼玛,此时此刻我觉得她撩的不是头发,而是在撩我。

  “齐冬冬,我怎么觉得这个货比我还隐藏得深的样子。”我伸手拦下了一辆的士对顾翩翩说道。

  “比你还隐藏得深,嗯,好,回去咱俩好好说道说道,你都隐藏啥了!”一句话,让这妞的疑心病又犯了。

  “我是说,我总觉得他不像是个孩子。他给我的感觉,应该是一个40多50来岁年龄的样子。”回到家中,我靠坐在沙发上对顾翩翩说道。茶几对面,是正在为我沏着茶的颜品茗。好久没沏茶了,她现在是逮着我就要为我沏茶。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过过沏茶的瘾而已。我在寻思着,是不是应该让她的茶庄重新开业。毕竟她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老呆家里,会憋出毛病的。

  “什么4-50岁的孩子?”穿着旗袍,为我展示着她的茶艺还有妖娆的曲线的颜品茗抬头问了一句。

  “土豪的世界你不懂,神童的世界你更不懂。操这心做什么?来,尝尝我的茶。”颜品茗等我们将齐冬冬的事情说完,浅笑了一下说道。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能让人变轻松的生活态度。闻言,我接过茶盅一口饮了,含在嘴里让味蕾充分体会了那股子茶香后才将其咽了下去。

  U看正:4版~z章I节v上D1;

  “冬冬,有件事老师想跟你商量一下。”现在学校的老师们,跟齐冬冬说话都是这个腔调。

  “啥事老师你说吧。”齐冬冬龙飞凤舞的将作业几下写完,然后抬头对一旁的班主任说道。看着他这一手字,他的班主任都有些自愧不如。这手字,没有十几二十年的练习写不出来。

  “过两天学校要组织学生去参加奥数比赛,老师想让你...”班主任蹲下身子对齐冬冬说道。还行,能有B!齐冬冬不露声色的瞥了老师的V字领一眼心道。

  “学校想夺冠?”齐东东将眼神移开后问道。

  “那,我比赛完学校能准我几天假吗?毕竟老师你知道,课本上的知识,对于我完全没有压力。”齐冬冬接着跟老师谈起了条件。

  “你要请假?是有事情么?”老师闻言问道。以齐冬冬如今的成绩,请假也不是不行。只是于情于理,为什么请假,总得给老师一个理由吧?

  “是想出去散散心。”齐冬冬没有跟别的孩子那样找些奇葩的借口,他选择了实话实说。就是不乐意呆在课堂了,想出去散散心。

  “可是你有把握得第一?”老师也跟他谈起了条件,拿了第一,班级有面子,学校也有面子。这都是业绩啊,在教育局那边,以后学校也好,老师个人也罢,在名声上都会有一定的提高。

  第一,毫无悬念的被齐冬冬给拿回来了。之后,学校也按照约定,准了他几天假期。只是让学校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请假,压根就没有跟家里人说过。以至于请假后的第二天,家长带着警察找到了学校。

  “得把他找回来,要不然人家指不定会说我们学校学习负担重,逼得孩子离家出走了呢。”顾翩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因为如今且有一部分人指着这些个新闻去领爆料费呢。至于事情的真假,跟他们无关。事关我们学校,警方的力度不自觉的加大了许多。这没办法,当你身处在某个位置。有些事情你就算不说,也自然会有人下力气去帮你做。齐冬冬的下落很快被找到了,当我们一行赶到邻省的某个城市。他正在一户人家里吃着饭,聊着天。

  “这是你家亲戚?”找到了孩子,他的家长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见状,我问他父母道。

  “我们家亲戚都在小城,这户人家我们压根不认得。”他的父亲低声回着我。对于自己孩子为什么会跑到邻省,并且来到这么一户人家,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别发脾气,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还有,我拿了家里1000块钱做了路费。”抬头看见自己的父母还有学校的老师,齐冬冬放下碗筷抢先一步说道。此话一说,生生把他父亲的斥责给憋了回去。他决定回去之后,再好生教育教育这个小子。万一被人拐去大山里卖了怎么办?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他父亲咬着牙,强忍着满肚子的怒火暗道。

  “这个孩子,好像对咱们家的情况很熟悉啊?”等齐冬冬跟着我们离开之后,那家的主人目送着这个不速之客轻声说道。他觉得这个孩子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就跟是在看自己儿子那般。

  “你怎么不回家?”齐冬冬回到小城之后,死活要赖在我家两天。

  “现在回去少不了一顿揍,我在你这里躲两天,等他们心里的气消了再说。”齐冬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看来他也知道自己这次的举动已经让他爹的拳头饥渴难耐了。

  “那个,看你也是个喜欢玄学的人,有个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放下茶杯,齐冬冬忽而对我说道。在家住了一天,我卧室里的三清像和床头的符文剑让他很有兴趣。

  “你这话,我能理解为在夸奖我么?正好,我也有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来者是客,你先说!”我耸耸肩对他说道。

  “你相信,有人会记得上辈子的事情么?”齐冬冬此话一说,我心里当时就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表现得跟同龄人不太一样了。原因原来在这里,这个问题,他算是问对人了。

  “所以,你脑子里其实还保留着上辈子的记忆对么?包括你之前的家庭,还有曾经学过的那些知识。”我端起茶杯问他。

  “看来你是相信的,这样就好,起码有人相信我不是怪胎。我只是,还记得而已。”齐冬冬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道。

  “得找机会叮嘱一下孟婆,别再让人没喝汤就投胎了。”我挠挠头,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