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5章 大风起兮
  “很遗憾,我又要转学了。”伺候隔三差五的,齐冬冬都会来跟我探讨一下人生。有一天晚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轻叹一声道。

  “在学校不开心?”我问他。

  “不是,我要去中科院报道了。人太优秀,总归不是个好事情。其实我应该藏拙的,可是每天面对着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东西,我实在做不到假装不懂的样子。”齐冬冬在电话里有些忧郁的说道。

  “中科院?你是要去做研究了?研究什么科目?”中科院这种跟封建迷信对立的单位,说实话我很感兴趣。我总想找个机会去看看,人家每天都在研究些什么。

  “不是,不是去做研究,而是被人研究。”齐冬冬的这句话,让我知道了他忧郁的根源。恐怕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要去担当“小白鼠”的身份了。

  “臣无能,没有替王上夺回逍遥扇。”喜蛛在营里沉寂了好几天,终于是鼓起了勇气主动来到钟馗的大帐里“负荆请罪”了。而钟馗也早就知道此事的结果,也知道喜蛛是何时回营的。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去宣喜蛛,就是想让这个属下自己想明白了,然后主动来跟自己禀报。这是钟馗在给喜蛛面子,喜蛛自己来说,总比他这个做领导的去问要好得多。

  “扇子只是器,虽是利器,可本王也不是非它不可。爱卿不要往心里去,来日方长。况且此等利器,本王料那程小凡也驾驭不了。”钟馗起身将跪在阶下的喜蛛虚扶了起来,然后引他入座道。

  “臣本占尽优势,只是那厮不知道为何,仿佛一下子开窍了一般又多出数种手段来。最后居然还引得第五殿包使君出手相助,臣不敌,终究是功亏一篑。”才一坐下,喜蛛又抱拳对面前的钟馗说道。事情是没办好,但是其中的原因,总得说给上司知道才行。这不是在找理由,而是在提醒钟馗,下二回再想对付我,得把这些原因都考虑进去。人说吃一堑长一智,总不能老堑而不智吧。

  “嗯,本王知晓。彼方势大,非战之罪,与卿无关。”钟馗背着手走回王座,示意喜蛛饮茶道。

  “臣以为,若想夺回王上的宝扇,我们还得从长计较。下回要么不动,要动就要做好全盘的准备。虽说王上不借重宝扇之威也能傲然天下,可是在臣看来,宝扇就等于王上的颜面。天下人皆知王上手中四季皆握有逍遥扇一柄,此时丢了,恐怕会为人所耻笑。所谓主辱臣死,臣等,必要替王上拿回宝扇。不然,王上要臣等何用?”说话的是含烟,如今他在钟馗面前,已经不再打扇了。他决定,何时拿回逍遥扇,他何时才会再用自己那柄鹅毛扇。这是一种态度,与领导荣辱与共的态度。

  “哈哈哈,卿家言重了。不过卿家有心,此事便交由卿家去办吧。”钟馗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手下有如此忠心之臣,假以时日他何愁大事不成?若想天下人的福祉多一些,那么只有牺牲一小部分的人的利益才可以办到。若是照顾那一小部分的利益,天下人又谈何福祉?钟馗觉得,双王墨守成规是错误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对,可是事情总得做了,才能知道结果。什么都不做,那便要永远错下去。纵然自己也错了又如何?相信总会有人站出来,为大家寻找到一条正确的路。

  “只是这一次,怕是要连累望乡台台守了。”钟馗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盏轻道。

  “王上仁慈,臣早已经派遣细作入城打探了。那台守,只是被包使君软禁在府衙以内,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惩罚。所以王上大可放心,纵然此次事情败露,那台守也无性命之忧。”含烟闻言拱手躬身道。听他如此一说,钟馗才连连称善。

  “含烟军师打算如何对付那程小凡?”出了钟馗大帐,喜蛛轻声对含烟问起计来。

  “喜蛛将军何必如此心急?且让他得意一段时间,我算好完全之策,自会如实相告。届时,恐怕还要劳动喜蛛将军全力相助才是。”怎么对付我,含烟心里只是有了个大概的雏形。但是想是一回事,真要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方才他在大帐内夸下了海口,自己吹出去的牛B,就算跪着也要把它给吹圆了。这事是对含烟的一次考验,他觉得自己不能失败。王上已经连战连败了,再败下去,军心也就散了。没人喜欢跟着一个逢战必输的人身后作战的,大家拼命,图的无非是用命博取个前程。命丢了,前程没有,傻子才会继续跟着你。

  i:●|

  “我们太需要一次胜利了!”超前走了几步,含烟抬头看着大营前的那面大纛说道。

  “是啊,我们太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了。”对此,喜蛛表示赞同。

  “且容我仔细琢磨,此事急不得。要么不动,动了就要让他无路可走。”含烟下意识的想要摇晃两下鹅毛扇,手腕动了两下,这才发觉手中并无扇子。握了握拳头,他一拂袖道。

  “程大人,恕我直言,此番那钟馗既然可以知晓令郎的动态,从而派人尾随而至。恐怕我们这边,远不止那台守一人跟他有牵扯。”这话,是崔使君对父亲说的。

  “我当然晓得,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许是太平的日子过久了,总有人不甘寂寞想要翻一翻浪。”父亲端起酒杯,对崔使君和秦广王分别至意了一下道。

  “明日,我在府中设宴,届时请那老包过来一叙。此番令郎给足了他面子,就算投桃报李,他也该有所表示。”秦广王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轻声说道。

  “你当心有人说我们拉帮结派。”父亲轻笑着道。

  “管他们干甚?许他们拉,就得许我们拉。不抱成团,迟早会被这些孙子吃得连渣都不剩。”秦广王有些微醺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