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19章 天上掉馅饼
  iz…p首NN发Xr

  白灵在逍遥扇里的遭遇我们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走了之后,顾纤纤的情绪有些低落。这让我有些一筹莫展,我决定要哄她开心起来。若要跟顾翩翩她们比起来,说实话我对顾纤纤似乎要更加上心一些。她欢喜我也欢喜,她不高兴,我也觉得不高兴。人就是这样,她能为我舍了性命,自然在我心里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位置。人对我好,我自然会对人好。投桃报李,就是这么个道理。没理由人家对我不好我还舔着脸去装孙子。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孙子和见风使舵的人。

  “要不,咱俩出去旅个游?万一要是碰上一只看到你不炸毛的猫呢?”我轻搂着顾纤纤在她耳边说道。

  “噗嗤...万一遇上一只。”顾纤纤被我这句万一给逗笑了。

  “是啊,没准呢。”我的手不自觉的在她腰上轻轻摩挲着道。顾纤纤依偎在我的怀里,抬手摸着我下巴上的胡渣子,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子迷离来。旅游不旅游的,她压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我对她的这份心意。我对她的爱意,已经让她迷失其中,完全忘记了白灵离去带给她的那种抑郁感。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甜蜜。

  “老头子,今儿他舅家的桂花儿给我说,去她那办张卡什么的,年底能分红好几万呢。”家里的小超市生意不错,因为左近修建机场和球场的原因,人流量变得大了数十倍。人多了,生意自然就好做。生意好了,以往不咋来往的亲戚也就走动得亲热了起来。穷的时候,人家怕你问他借钱。你有钱了,他们首先琢磨的是怎么能从你这里借一些。桂花儿是我舅家的闺女,按道理来说我还得喊她一句桂花姐。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姐姐,我是连面都没有见过的。

  “桂花儿?她不是说去外边打工了么?办卡?办什么卡?”父亲停下手里的活儿,擦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问母亲道。十月份的天,还有些燥热。小城这里就是这样,到了十一月就会冷起来,然后一直冷到次年三月份。到了六月份又开始热,一直热到十月份。小超市的生意好了,进货也就频繁起来。虽然人家都送货上门,可是父亲每每这个时候,都会过去搭把手帮忙往超市库房里搬。用他的话说,谁都人生父母养的,帮帮忙吃不了多大亏。也正是因为他这种为人处世的态度,所以每次人家送货的,在出库的时候都会多加留意一番。虽然损坏了可以退换,可那毕竟是个麻烦不是。少一点麻烦,大家的心里都舒坦。

  “我也不知道办什么卡,她让我谁也别说。只是说办张卡,往里边存上1-2000块,到了年底就能分红几万。过几年,利滚利的,没准车子和房子钱都有了。咱们仨儿挣钱也不易,我寻思着是不是在她那存点儿?咱们少给孩子添麻烦,自己把养老钱给挣了多好。”母亲从货架上拿了一瓶水递到父亲手里对他说道。父亲将水放回去,走到收银台跟前拿起那个掉了磁的茶缸大口喝起了茶水。

  “存2000,年底分几万?你醒醒吧,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有这好事,谁还上班。都存上几千,完了坐等分红不就好了?我说你别听桂花儿瞎叨叨,多少年没有走动的人,她会这么好心来拉扯咱们发财?”父亲放下茶缸对母亲说道。父亲的文化程度几近于零,但是他这辈子,见的事情多。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他从来不信。他有句话说得好:这世道上,人坑人的事情多。人帮人,少见!有钱挣,谁不是偷摸着自己去挣了?还没见过谁大张旗鼓带领别人发财的。一旦有这样的事情,那只有一个可能,人家等着你去帮他填坑。

  “我弟弟的闺女,不能骗我这个姑吧?”母亲始终还是相信亲戚的,尤其是自己的亲弟弟。她觉得彼此之间有着血缘关系,再怎么骗,也不能骗她。

  “就我那舅弟的揍性我还不知道,打年轻时候就是眼高手低的主。今年过年吹牛B说要挣几千,过完年就黄了。明年过年又吹牛B说要挣一万,过完年又黄了。当然,这说起来有好些年没走动了。我估计,现在他的牛B应该吹到百万那个档次了吧?爹妈啥样,孩子就啥样,这没跑儿。我跟你说啊,你别信那桂花儿说的。老实在家帮孩子照顾着店是正经。”父亲对于这个舅弟素来是看不上眼的。尽管他以前也是穷得叮当响。可这并不妨碍他鄙视我那个只会吹牛B的舅舅。用他的话说就是:哪怕你真打实干的亏本了,我也敬你是条汉子。一个大老爷们,整天跟娘么似的哔哔,胯下长根棍儿做摆设呢?话虽糙点儿,可是道理是明明白白。男人,实干远比靠张嘴更让人尊重。

  “我弟弟的闺女,不能骗我吧...”母亲嘴里嘀咕了一句,然后终究是没敢跟父亲唱反调。

  “桂花儿,白天你跟我说的那事儿靠谱不?”嘴上不说,可是母亲的心确实是动了。晚上趁着父亲去洗澡的空档,她拨通了桂花儿的电话。

  “姑啊,你是我亲姑,我骗你做什么?骗你两千块也富不了我不是?以后我还见不见姑你了。我这是看着大家是亲戚才跟你说的,俗话怎么说来着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如今这钱要说难挣也确实难,要说容易,也不费什么力气就给挣了。就看你怎么想了,姑!”桂花儿嘴里叼着烟卷儿,斜靠在床上慢条斯理的说着。她身边的男人一边听着她的电话,一边拿手在她身上游弋着。

  “那,去哪儿办卡啊?你给我说说,我看啥时候去城里让我家仨儿给帮忙办一张。”母亲这辈子没进过几次银行,用存折存取款都要人家帮忙,更别提用卡了。她寻思着,要不要进城让我给帮忙办一张卡。

  “卡呀,在我这里就能办。这么点小事你麻烦我弟做啥?姑啊,你要真想办,我明天过去一次?你把钱给我就行了,完了我给你张卡。年底你去取钱就是了。”桂花儿一抬手,把正往自己凶前摸的那只爪子给拍掉,完了对母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