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2章 一顿耳光
  桂花儿到底骗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妈肯定不是第一个,而且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什么,以为如今跟桂花儿这样的人太多太多。少了一个桂花儿,还有槐花,菊花,金银花。而且人家的套路也是越来越深,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防不胜防!

  艾义勇的势力大,找人自然也就不慢。仅仅用了两天,他就找到了桂花儿她们位于小城的落脚点。这是一处老式的居民小区。小区里大多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差不多都已经搬出这个地方。租金不贵,一套70平的屋子,一个月也就500来块钱。艾义勇打算把桂花给我带过来,我没有答应。这种事情,用不着大张旗鼓。咱找上门去,揍她个落花流水也就是了。

  桂花儿她们住顶楼,70个平方的屋子里,挤了不下10几20人在里头。桂花儿和那个男人当然是独霸一间房,其他的人,则是架着竹竿挂着床单的,在屋子里隔出了10来个小隔间。一进门,瞅着这满屋子花花绿绿的床单,我还以为到了染坊。

  屋子里的人分为两个极端,一部分眼神中闪露着狂热。他们是新人,刚来不久,还笃信在这里可以成为百万乃至千万富翁。还有一部分则是面无表情,神情麻木地或坐或卧。要不是偶尔眼皮眨那么一下,还真能让人误解为这是一堆尸体。这是老人,他们其实心里明白自己是被骗了。不过路走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接着走下去。家里能骗的人,几乎都已经骗到了。回去?不敢,也不甘!

  “桂花儿呢?桂花儿?”艾义勇跟着我朝里边走着,屋子太窄,他带来的人压根没地方下脚。回头让身后的马仔们退出去,他扯掉了两床碍眼的床单高声喊道。床单被扯掉,就把里头遮挡的事物给展露了出来。两对男女齐声惊呼着,拿起旁边的衣裳往身上套了起来。麻木了,在这里待久了都麻木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放在心上。哪怕现在两人在一起,待会身边换了人也没啥。出来钱没捞着,旁的事情还不许干干么?

  “谁啊?大呼小叫的...”听见有人喊她,桂花儿打开房门从里边走了出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黑背心的男人。男人的脚步有些发虚,也不知是操劳过度了,还是缺乏锻炼的缘故。

  最L新=章;j节P上T9

  “桂花儿?”艾义勇摸了摸下巴问着眼前这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是我...”桂花儿将衣领子整理了一下答道。

  “找的就是你...”艾义勇嘿嘿一乐,一耳光抽到桂花儿的脸上对她说道。桂花儿被这一嘴巴给抽懵B了,原地打了个旋儿,一屁股坐到地上居然没哭没闹没反抗。

  “你们特么...”还是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反应了过来,一抬膀子就要来推搡艾义勇。

  “哎哟,哟,哥你放手,放手!”艾义勇一把捏住了他的腕子,顺势那么一扭。就见那汉子嘴里呼着痛,半跪在我们面前告起了饶。

  “前几天,你去忽悠我妈了?”男人的膀子被扭伤了,我一脚将他踢到一边,然后走到桂花儿的面前蹲下身子问她。

  “哎呀个天杀的,你敢打老娘?来人呐,救命呐,流氓强X妇女啦!”桂花儿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于是使出了祖传的必杀技在那里嚎啕起来。一边嚎啕,她还一边把刚扣好的扣子又解开了几颗。

  “啪...”我一个嘴巴子抽她脸上,丝毫不吊她的哭喊。

  “老子问你呢,前几天是你去忽悠我妈了?”在她脸上添了一个巴掌印后,我接着又问道。

  “哎呀...打死人了...”桂花儿的嗓门更大了。

  “啪啪啪...”我又是几个嘴巴子抽了过去。

  “哎呀...没王法了...”她伸手拉扯着我继续哭喊着。

  “啪啪啪,啪!”我捉住她拉扯着我的手,一使劲将她推开。接着又是几个嘴巴子抽了过去。

  “哎哟...别打了,你是谁啊大哥?”这回桂花儿老实了,她捂着已经面目全非的脸蛋儿抽泣着问我。

  “你不认识我?”门外有人上楼想要看个究竟,却是被楼梯道里站着的那些个凶神恶煞们给吓了回去。我回头看了看门外艾义勇带来的那些个马仔们,随手扔了一盒烟过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特供跟艾义勇两人点上了问桂花道。

  “哥啊,你是谁啊?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桂花儿见门外都是我们的人,心里愈发是有些慌了。这是得罪谁了?没有啊!这样儿的人,总不至于被我给骗过吧?桂花儿的眼珠子一阵滴溜溜乱转着。不过接下来我表明了身份之后,她心里就有了数了。

  “是我表弟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她放下捂着脸的手,一个媚眼儿抛过来就想往我身边凑。

  “啪..”我一个耳光让她清醒了过来,明白现在不是套近乎的时候。

  “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带人。”几个耳光当然不足以让我心平气和,对于这种坑人利己的货,他们最好的归宿就是号子。他们进去几年,外边就能少几个人上当。虽然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可总比标本都不治要好得多。

  艾义勇拿出手机,很快拨通了辖区派出所的电话。听说我们发现了一个传销窝点,人家满口答应马上出警。挂电话之前,人家还详细问了问人数。

  “你不能这样啊表弟,咱们是亲戚,你这不是害我么?”见艾义勇喊了警察,桂花儿这才是真慌了。也不管我打不打她了,上前一把拉扯着我哀求道。

  “嘿?现在你知道咱们是亲戚了?前几天坑我老娘的时候,你咋不想想咱们是亲戚?”我一把拂落了桂花的手掌冷笑一声道。你没我这个亲戚,我自然就没有你这个亲戚。有时候所谓的亲戚,还真不如一个朋友来得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