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3章 夜起分尸案
  首:W发N

  桂花儿和那个男人一起被带走了,而那些或者是被骗来的,或者是半自愿来的人们,在接受了警察的询问之后也各自收拾了行装准备回家。母亲被骗的钱是拿不回来了,因为已经被桂花她们给花了。让她家里赔?她家里哭闹上吊喝农药的本事比她带劲纯熟多了。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陪着她们家干耗下去。这种人,就是那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主。我总不能为了一万多块真跟她家纠缠下去。万一出个人命,一准有人说我为富不仁逼死人命。至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总会有人选择性的忽略掉的。就算人们都知道前因,也不见得会都站在我这边。因为还会有人说,你那么有钱,万把块钱就算了嘛。何必逼死人命呢,人命还比不上你那万把块钱?表子嘴太多,实在让人无可奈何,这就是现实。

  “下回任人说得天花乱坠,您也别信知道不?养老有我呢。”事情就算是这么完了,事后我又回了一趟家,专程嘱咐了母亲几遍,并且顺便在家里住了两天。因为这件事处理得让乡亲们满意,人家在今后的日子里,对我家的小超市也多有照拂。就算是一袋盐,他们也选择到我家店里去买。

  许海蓉跟她男人旅游回来了,还刻意给我和顾翩翩她们带了一些礼物。不外乎是各地的文化衫啊,纪念品那些个东西。让她破费的是带给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的香水。据说要100多欧一瓶。她回到工作岗位,最高兴的无疑是刘建军了。在她正式上班的那一天,老刘甚至还自掏腰包摆了几桌,专程为她接风洗尘。这种场合,当然少不了我。这一次,我把顾翩翩她们一起带过去了。大家看着我带着两个女人,心里都有数,没人去问那种谁是你女朋友的问题。大家只是乐呵呵的一起喝着酒,谈着天。被许海蓉一脚踹开,而避开了那一枪的刑警还刻意连敬了她三杯。刑警的眼睛是红的,救命之恩,多说无益。我知道他在今后的工作中,绝对会成为许海蓉的左膀右臂。

  这一顿酒水喝得不少,许海蓉自己就干掉了一瓶。到最后一算,几桌人一共干掉了20瓶白的,6箱啤的外加6支红酒。单是我买的,因为光酒水都不便宜了。就凭刘建军那几个工资,吃完这顿这个月他日子就没法过了。如果他是那种伸手的人,我绝对不会买单。甚至于这顿饭,我都不会来吃。等结完账,大家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几乎是都有些东倒西歪的节奏了。知道今天会喝不少酒,所以没人开车来。一时间酒店门口的的士成了抢手货。等帮所有人都拦下了的士,目送他们一一离开之后,我这才带着顾翩翩她们陪着有几分酒意的刘建军和许海蓉夫妇步行回家。

  “今晚喝了不少,走动走动醒醒酒。”或许是自己今晚又是烟又是酒的,许海蓉挽着自己男人的胳膊有些赧然道。平常在单位,烟酒不分家她男人没见着,自然就没什么。她有些担心,自己男人今天见着自己这个样子,心里会有些不舒服。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跟个爷们似得好像有些不好。

  “烟少抽点,抽好点。酒应酬的时候别多喝,你是个女人,不安全!”自打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许海蓉的男人把这些事情也看得淡了。男女平等,不是么。男人能抽烟喝酒,那么女人也没问题。不过前提是,适量。听自己男人这么一说,许海蓉眼神中流露出了一股子柔情,就那么轻轻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才一靠上,却又反应过来这不是二人世界,身边还跟着我们几个电灯泡呢。本已经红得厉害的脸,此刻愈发的红了。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我在路边买了几瓶水,一一分发下去后说道。一言既出,自然是引得一阵轻笑。许海蓉白了我一眼,然后紧紧搂住了自己男人的胳膊。

  “明天等队长来了,一准要她补请我们一次。”宴会不是每个刑警都去参加了的,轮到值班的人没有这个机会。欢乐归欢乐,工作还是要做的。不然都去喝酒了,谁去做事情呢?而且刑警的职责又比较重要,岗位上片刻都不敢离人。万一出了啥事,难道酒气熏天的去出现场不成。

  “那是必须的,不过喝酒我不行,今天这种场合不参加也罢。每次聚餐,我几乎都是醉倒回家的多数。先说好,明天不许劝我酒。再喝醉,老婆就不让我进门了。”一起值班的刑警闻言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说道。

  “哪次是我们劝你喝的,末了都是你自己去找酒喝好不好?”瞥了同事一眼,另外一个刑警在那里笑道。找酒喝,一般到了这个地步,就已经是醉了。喝高了的人,始终不会承认自己喝高了。那些个口口声声强调自己已经过量了的,才是真的清醒着。就如同精神病始终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道理都是一样的。

  “叮铃铃...”几个值班的刑警正在那里互相调侃着,忽然间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电话铃声让他们彻底没有了聊天的兴致。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等着接通电话后出警了。每当这部电话响起,就代表着又有一起恶性案件发生。

  “喂,刑警队!”电话铃声响到了第五声,坐在跟前的刑警一咬牙拿起了听筒。案子已经发生了,就算不接这个电话,也改变不了现实。

  “十三中学附近的惠民小区11栋1单元4楼发生一起分尸案,请你们马上出现场。”电话里传来了警务中心女警那严肃的声音。一听案情,刑警们的心彻底的变得沉重了起来。

  “跟队长打个招呼吧...”这种恶性案件,刑警们觉得只有许海蓉带着他们,他们的心里才有底。

  “什么?我马上过去。记得让法医随队。”我们还在街上走着,许海蓉就接到刑警队的电话。十几秒钟之后,就见她皱眉说道。一个电话接完,她的酒已经全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