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4章 杀人如杀猪
  “怎么了?有案子?”警察出身的刘建军皱眉问道。都让法医随行了,那就是有人命案?重大案件每年都是有指标的,细数起来,小城今年在重大案件上已经完全超标。这在年底的各项会议上,是要被点名的。就跟厂矿企业里一样,每年的工伤和工亡都有指标。只要超标,就要罚款。并且原则上,会影响到一把手今后的升迁。所以“迫于无奈”,很多企业真要是出了事情,就会跟家属协商。钱照赔,事情就不上报了。反正家属们只要赔偿到位,至于你上不上报,跟他们无关。有很多事情,就这么被瞒了下来。

  “嗯,十三中学附近突发一起分尸案。具体的情况我还不清楚,我马上出现场。”许海蓉抬手搓了搓脸颊,然后对刘建军和自己丈夫说道。对刘建军是汇报工作,对自己的丈夫,则是满怀歉意。才回家没两天,这就又案件压身。两人出门的那些日子,是这么些年来难得的二人世界和清净的生活。两个人甚至还在沙滩上畅想着,将来退了休,每年都要出一次远门散散心。可那是将来的事情,两人距离退休还远得很。眼下的现实是,夫妻俩还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苦干。至于退休,说不定以后就取消了这么一说呢?想太远没啥用!

  ^q首发

  “辛苦了,案情有了进展,随时给我打电话。遇到了难点想不通,也随时给我打电话。”刘建军伸手跟许海蓉轻握了一下道。

  “你自己先回去吧,记得洗个澡再睡,身上一股子的烟酒味儿。”轻轻拂平了丈夫袖子上的皱褶,许海蓉柔声对他嘱咐着。

  “你自己注意安全,要是能回家睡几个小时,就回来。再晚也不要紧,我门不反锁。”丈夫有些心疼的对自己妻子说道。

  以往的学校,都是依照所在地来命名的。例如什么什么街小学,什么什么厂中学那个样子。后来改革了,就变成了第一小学,第几中学这样的名称。其实要是真论起来,这第几第几的,还真没有以前的某某街,某某厂那样的名称好记好找。十三中学,其实是以前的一个镇中学。位于距离一个挨着城区的镇子里。镇子后来改造,并入了新城区,在这里就读和购房的人才多了起来。买房,要么是为了结婚,要么是为了孩子读书。只要周边有学校,有一个超市,就不愁楼盘卖不出去。

  紧挨着中学一墙之隔,就是一个刚开盘没多久的小区。这个楼盘没有并没有跟人家那样取个什么花园,什么广场,什么苑之类的看起来高大上的名字。而是沿用了很早以前人们喜欢的那种名称,惠民,利民什么的。虽然听起来很土气,可是并不妨碍它成为周边最贵,最一房难求的小区。惠民小区的标志性之一,就是门口的保安穿得跟特警似的。除了身上没带枪,其他的乍一看还真会让人误以为是特警队员。包括,他们手里牵着的那条大狼狗。

  标志性之二,就是进小区当间儿竖了老大一块石头。石头上刻着几个大字:为人民服务!标志性之三,就是小区的物业除了保安之外,还聘请了一些赋闲在家的老头老太太。他们胳膊上戴着红袖箍,上头写着治安巡逻的字样。据说,这是人家老板为了帮大家留住那些逝去的记忆。曾几何时,咱们曾经住过的地方,也曾经有过这样一些老头老太太。不过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义务的。顶多,年节会由居委会发一点小礼物。

  可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治安优良到位的小区,就发生了这么一起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许海蓉到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找来了物业经理,勒令他将保安身上的特警制服给换掉。知道的人知道他们是保安,不知道的人,看着警车旁边站了那么些个“特警”,还以为这个小区发生了暴恐事件呢。

  “几楼?”辖区派出所的警员先许海蓉一步到达了现场,并且在案发那户人家的门口拉起了警戒线。许海蓉看着人满为患的电梯,决定爬楼梯上去。以往没这么多人挤电梯的,今天有热闹可看,不住这栋楼的人也一致选择了上去瞅瞅。

  “4楼许队长。”陪同的一个派出所警员摘掉头上的帽子,擦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答道。倒不是累的,而是警员才入职不久,对于这种血腥的场面还缺乏习惯性。想想待会又要面对屋子里的那些个东西,他的头上就不由得冒出了一层冷汗。一回想到案发现场,他就想到了肉案子上的那一块块剁好的排骨。

  “没什么可看的啊,都回去吧,堵在门口算怎么回事?”到了三楼,许海蓉每前进一步,都要对身前挤着的那些人说上这么一句。一桩分尸案,搞得这些人跟排队参观什么似的。真参观个啥,好像大家还没现在这么守规矩。

  “让让,让让。让人警察进去办案,都堵着道儿啦。”一个袖子上戴着红袖箍的大爷,面色难看的冲那些个前来一探究竟的人们喊道。他有些后悔刚才答应人警察上来协助维持秩序了,那一块块,一坨坨的,是从人身上剁下来的?想想晚饭才吃进肚子里的排骨汤,大爷张嘴干呕了几下。见大爷有呕吐的迹象,他身前的那些人才纷纷朝楼下撤着。这要继续堵在那里,万一他吐自己一头一脸咋整?

  “大爷,你也下去透透气吧。”有了大爷的帮忙,许海蓉一行总算是来到了4楼。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塞到面色发白,一头冷汗的大爷手里,许海蓉拍了拍他的后背心对他说道。年龄大了,这么刺激的场面最好还是不要见的好。

  目送着大爷跟着别人一起下了楼,许海蓉这才躬身从拉扯着的警戒线下钻进了屋。才一进去,一股子呛人的血腥味就传了过来。客厅的地板上,星星点点的溅满了血迹。许海蓉穿上鞋套,戴上口罩和手套,这才小心翼翼地避让着那些血点子朝血腥味最浓的卧室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