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6章 奇怪的一家人
  “死了就死了,畜生早就该死了。”赵伟国的老家,并没有像刑警们猜想的那般小别墅,小花园,家里还养着拉布拉多什么的。他父母居住的,依旧是好多年前的那幢红砖平房。家里最贵重的电器,应该是那台液晶电视了。只不过没有安装机顶盒,播放的效果跟老式彩电没多大差别。雪花点,噪音该有的都有,唯独没有的是高清!

  最2{新G@章$节W2上

  “您这话...毕竟是您的儿子...”负责此事的刑警递了一支烟过去劝道。劝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这也是在套老人的话。毕竟直接问,似乎有些不好。这么说的话,想必人家会把原因告诉自己吧?刑警将老人嘴里的烟点上,然后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白开水,茶叶什么的没有。老人自己还在喝着白开水呢。而且桌上的剩菜,只有一个咸菜外加几片白菜叶子。赵伟国的父母生活得很艰苦,跟赵伟国的身家收入实在是不想称。

  “权当没有这个儿子,小畜生...”老人提起自己儿子来,那是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

  “赵伟国,平常不回家帮忙的么?”见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刑警们赶紧把话题扯到了庄稼和菜园子上头去。好半天,等老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他们才接着问道。

  “打前年跟那个小狐狸精好上了之后,就没回来过了。以前吧,每个月还会托人给我和他爸带千把块的费用。可是那之后,两年了,半个子儿没看见过他的。老头子去找他,他带老头子去饭馆,点了俩菜,扔了二百转身就走了。老头子回来就病了,说儿子把自己当叫花子。”一旁的婆婆接过话茬儿对刑警们说道。老太太心里有事,总没有老爷子那么能忍得住。本来早就想找人说道说道了,可是又怕说出去让人家笑话。现在正好警察问起来这事,她索性就把心里憋着的话一股脑全给说了出来。

  “小狐狸精?”听到这个称呼,刑警们的脑海中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康妮来。

  “叫什么我们不记得了,只记得姓康。前年春节来过家一次,完了嫌弃家里饭不好吃,当天就拉扯着伟国回城里了...”老太太抹了把泪接着说道。毕竟是自己儿子,再不好也是,现如今人死了,说是去看一看,老头子也不让。老太太一方面气恼儿子对二老不管不顾,一方面又伤心自己的儿子死在了自己的前头。

  “我是为钱的事情恼火么?我这辈子啥时候看重钱了?女人就是没见识。”老爷子将手里的烟蒂狠狠甩到门外,然后冲自己老伴儿发了脾气。

  “早些年,那小畜生娶过媳妇的。”老爷子抬手擦抹了一下嘴角的唾沫,然后对警察们说道。

  “娶过媳妇?那档案里怎么没有呢?”警察闻言就奇了怪了。

  “没有办结婚证,30年前那会儿,办不办证的没现在管得这么严。乡下地方,摆上几桌,让乡亲们做个见证就算数。末了吧,人家还替咱家续上了香火。再后来,小畜生就出门做生意了。他脑子活泛,做生意一做一个准。慢慢的,手里就有了钱。这房子,还是那会儿他回来盖的。有钱有啥好?钱是有了,可是人心变坏了。最开始呢,一年还回来几次。后来,就是春节回来个两三天。一直到跟那个狐狸精认识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家里的婆娘他也不要,儿子也不要,就要那个女的。”老爷子在那里跺着脚道。看得出来,他对赵伟国以前的那个女人,还是比较满意并且满怀愧疚和同情的。可那又怎么样呢,他年龄大了,儿子不再指着他过日子了。说话,自然就不再算数。

  “那,您儿子的前妻...”刑警们想跟赵伟国的前妻聊聊。

  “死了,吊颈死的...”土话叫做吊颈,俗话叫做上吊。老爷子这会儿,反倒是滴落下几滴泪水来。

  “那您的孙子...”刑警们对视了一眼接着问道。尽管接着问下去,对这两个老人有些残忍。可是这是他们的工作,不问,就是失职。

  “在外头上班呢,孩子命苦,家里有父亲跟没有一样。要是小畜生能管着我那孙子,还用得上去给别人打工?”老爷子心疼自己的孙子,说着说着,肚子里对赵伟国又是一肚子的火气。

  “爷爷,奶奶,家来客人了?”正说话间,打门外走进来一个26-7年龄的年轻人。他手里提着一条鱼,还有一刀排骨。看了看桌上的咸菜,他皱了皱眉然后招呼着。

  “顺儿,这几位是警察...你爸他...昨儿去了...”年轻人叫顺儿,或者叫赵顺吧。等他把手里的肉和鱼放进厨房,老太太这才擦抹着眼泪对他说道。

  “哦!”赵顺显得很冷漠,闻言也没有露出什么伤痛或者诧异之类的表情来,只是低声哦了一句。然后拉过一把椅子,陪坐在爷爷奶奶的身边。

  “谈女朋友了吧?啥时候结婚,你爷爷奶奶的心事也算是落地了。”见赵顺显得很冷漠的样子,一个刑警主动跟他搭讪了起来。这一家人,很有点意思。刑警们的心中,对赵家人有了这么个评价。

  “以前谈过,不过后来吹了。现如今都现实得很,没有钱谁会跟你对不对?不过也不怪人家现实,换做我是女人,我也不愿意嫁给一个要啥没啥的男人苦熬。跟我妈似的,熬到最后又怎么样呢?年轻的时候跟着吃苦,该她享福了,却被人给甩了。其实吧,我真能理解那些妹子们。与其到最后被甩,还不如先享福了再说。起码也落了一头不是?”说起女朋友这茬,赵顺的话显得多了一些。

  “他...是怎么死的?”末了,赵顺还是问了警察一句。

  “被人杀了...很残忍...”警察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很遗憾,尽管是这样。从赵顺的眼神中,警察们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丝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