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7章 前女友康妮
  “你不觉得,这家人的表现很奇怪?尤其是死者的父亲和儿子。怎么说呢,给我感觉这祖孙俩,跟死者有着深仇大恨似的。你说,死者会不会是被他们......”从赵家离开之后,一个刑警低声对身边的同事说着自己心里的疑问,末了,还抬手做了个下切的手势。

  “凡事要讲证据的,你可不敢瞎说。这话咱们哪儿说哪儿了啊。对了,回去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去查查那个赵顺。还别说,他表现得太过冷静。就算死者有哪儿对不住他,总归是他父亲。父亲死了,他不应该是这种反应。他爷爷起码还激动了一下,他太冷静了,冷静得就跟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似的。”同事将警车发动,顺着乡间小道向前行驶着道。闻言,众刑警纷纷点头。死者的儿子表现得太过无动于衷,这太出人意料了。

  “他死了!”警察们离开后不久,赵顺也返回了市里。他给爷爷奶奶留下了300块钱,并且承诺下周休息就回来陪他们住两天。小城的工资水平不高,基本上都是千把两千块钱的岗位。赵顺曾经想过,趁着年轻出去闯闯。可是一来他放不下自己的爷爷奶奶。二来,他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把那个女人放下。这两个原因,直接导致他选择留在小城“混”着日子。【零↑九△小↓說△網】回到市里,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拨通那个女人的电话。

  “我知道!”电话那头,女人显得比赵顺更为冷静,或者说是平静吧。

  酷匠…网*永久免s费看;小k说}S

  “你跟了他两年,他对你可谓是千依百顺。他死了,你就一点都不伤心?”赵顺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那个女人。

  “嗤,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陪他这个老头子睡了几年,他死了我为什么要伤心?”女人冷笑一声答道。

  “你当初选择跟他,只是为了他的钱对吧?”赵顺紧握了一下拳头,然后问出了这个早就想问的问题。

  “不然呢?很遗憾,我并不知道他是你的父亲。要不然,或许我不会选择跟他在一起。我知道我伤你伤得很深,包括他也是,伤你伤得很深。你们父子这些年没有来往,全都是因为这件事。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恨我也好,恨他也罢,我们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我他死了?这个消息,我比你早知道。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惹你伤心而已。过几天把他的后事料理完,我就要出国了。我还不算老,总要为自己的将来拼一把。你好好找个老实姑娘结婚吧,或许哪天,我们彼此想起对方了,就再联系。”电话那头,赵伟国的女友康妮轻轻弹了弹烟灰轻声对赵顺说道。

  是的,她曾经是赵顺的女朋友。只不过后来遇上了赵伟国,这才“移情别恋”。等她跟赵伟国勾搭上之后才发现,原来赵顺是赵伟国的儿子。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她也后悔过。早知道是这样,她不如继续跟赵顺交往,反正赵伟国再有钱,最后也是这个儿子的。可是后来她又想,与其就这么把自己交出去,然后坐等这个身体还很好的“公公”去世继承家产。还不如自己成为他的女人,先享受一把生活再说。毕竟儿媳妇找公公要钱花远没有女人找自己男人要钱花来得天经地义。

  后来的事情,就是小三的出现导致了正房的自杀。故事很狗血,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赵顺的身边。赵顺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恨这个女人。但是他知道,自己恨那个所谓的父亲。听到警察说他死了,那一刻他心里甚至有了一种高兴和轻松的情绪。祸害,这是他们祖孙对于赵伟国的称呼。祸害终于死了......赵顺换换把电话给挂掉了,或许哪天我们彼此想起对方了,就再联系?那自己算什么?备胎?勾搭父亲女朋友的混蛋?虽然父亲混蛋在前,可那不是自己继续混蛋下去的理由。一时间赵顺觉得自己的心里堵得很。本不该打这个电话的。他的心里有些后悔!

  “只是让你做出一个意外来而已,这样还能让保险公司赔我一笔钱。现在倒好,你是不是心理BT啊?怎么就做出了那么血腥的事情来?”将指间夹着的烟洗完,康妮抬头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有些不悦的道。

  “我哪里知道手下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现在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了吧?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还能帮你做一些你想做,但是不敢或者不方便做的事情。跟我交往把康妮,以我们盘家的实力,你就算是想当超模都没问题。”这个男子名叫盘锦,锦绣的锦。是现在盘家家主的孙子,也是盘家现在的长孙。有一次浏览网页,从上边看见了康妮的身影,从此就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经过多方打听,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女人。以盘锦的家世,他最不缺的就是钱和女人。可是谁能想到他会喜欢上康妮呢?模特?虽然不能一概而论。可是现实是某些人只要五千到五万而已。只要你给钱,啥样的没有?只能说喜欢这种事情,是完全没有理由可讲的。

  “你还是先把这件事给摆平了再说吧,摆不平咱俩都得去吃牢饭。”事情是自己让这个男人去干的,若是被警察们查出来了,一个主犯的名头是跑不掉的。康妮有些后悔那天晚上没有把持住,把心里的话对这个男人说了。

  “芝麻大点的小事,看你愁的。之前这里死了十几个人,到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放心吧,过几天等风头过去了,啥事情都不会有。”盘锦用小锉刀锉着自己的指甲,看着身材凹凸有致的康妮说道。

  “现在,那个男人不在了,你总没有理由拒绝我了吧?”放下锉刀,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盘锦起身走过去拦腰抱住康妮在她耳边说道。康妮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这个男人的怀抱。盘锦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腰腹一使劲,就那么抱起康妮朝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