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37章 吓死人
  “1点了,应该没人进出了吧?”楼下大爷坐在值班室里,好不容易熬到了半夜。门外的风吹得树叶子哗哗的,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大爷准备锁门休息了。这幢房子里的人就这点好,还没有说后半夜进出的。大爷打了个哈欠,将那扇玻璃门给上了锁。

  “唉,还得溜达一圈才能睡。”回到值班室,将电视给关了,大爷从墙上摘下那根实心的橡胶棍提溜在手里朝楼梯那边走去道。这是公司的要求,必须要上下巡视。拿了人的工资,活儿得踏实干好不是。

  ¤?(I/

  手扶着栏杆,慢慢朝上走着。这个点,家家户户都安静了下来。楼梯道里只有大爷自己的脚步声。大爷咳嗽了两声,停下了脚步准备歇口气。人年龄大了,爬楼梯都觉得费劲。很是喘了一阵子,大爷这才拍拍巴掌将感应灯弄亮准备继续往上爬。灯亮,楼梯角站着一个女人。女人身上穿着白长袍子,头低垂着,齐腰的长发就那么耷拉在面前让人看不清她的面相。

  “这么晚了站这儿干嘛呢闺女?还不回去休息?”大爷认为这又是哪家的女人跟自家男人吵架怄气了。走过去,扯了扯女人的袖子问她道。袖子一扯,女人缓缓抬起了头。一张乌青的脸出现在大爷的面前,嘴里的舌头掉得长长的。忽而一翘,缠住了大爷的脖子。

  “今天的那批货要早点发出去,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接到一单大生意,贩卖布匹的张先生早早就起床准备去仓库发货了。嘴里跟自己的媳妇兼会计交代着今天要办的事情,他俩迈步朝楼下走去。跟大公司比不了,小老板,只能这么起早贪黑的挣点辛苦钱。才往下走了没两层,就看见值班的大爷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张先生一伸手,拦住了身后的媳妇随后拿出了电话拨打了出去。他不敢去扶,现如今你做好人,没准得被人讹上。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电话报警。警察,总没人敢讹吧?

  “窒息死亡,你们看死者的脖子上,明显的有勒痕。”不多会儿警察带着一辆救护车就到了。费了把力气将楼下的门锁给弄开之后,他们来到了楼梯道。走过去一看,人已经死了。而报警的那位,则是老实站在楼梯拐角处动都没动。张先生不敢动,他怕在人家身边留下了自己的脚印,到时候人家一口咬定是他撞的,那有理也没法说了。这公寓里,啥都凑合,就是没个监控还人清白很让他诟病。不得不说,做生意的人遇事就是想得多一些。此时一听警察说人死了,张先生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值班大爷死了,还是被人勒死的。喜的是幸亏自己刚才没多事。不然不光留下了脚印,怕是连指纹都留下了。万一人家警察一调查,自己不是把黄泥糊到裤裆里去了?张先生咽了口口水,脚下不自觉朝后撤了两步。

  “是你报的警吧?别紧张,有几句话想问问你。咱们这边说!”初略地勘察了一下现场,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辖区派出所的警员走向张先生,拿出笔记本问他道。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警察将张先生两口子拉到一边,低声问起他们来。

  “我们不知道他死了啊,我还以为他是摔了。想着去扶吧,又怕被讹,这不才决定报警的么。”张先生面对警察,那是有一说一。得把自己的嫌疑给洗干净不是?对警察撒谎,也是要负责任的。

  “几点钟发现的?”警察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两口子追问道。

  “就是报警的时候啊,具体的时间,大概是6点?我记得我们是6点出的门吧?”张先生显得有些紧张的问身边的媳妇。他媳妇闻言,赶紧点着头证实着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们怎么知道自己是6点出的门?”警察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递到张先生手里,示意他擦擦鬓角上的汗然后问道。没办法,小老百姓就算没犯事,见了公家人心里也会发虚。

  “今天我们要给客户发货,怕晚了人家等得着急,出门的时候我们还刻意看了看时间。”张先生擦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对警察说道。警察闻言在本子上做着记录,面上的表情是既不信任,也不怀疑的那种。

  “这...大爷咋了?”马展鹏手里拿着一个带把儿的不锈钢饭盒从楼上走了下来。马路对面的那家煎包很不错,既实惠还顶饿,他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去买几个回家吃。才一出门,就听见楼梯道里有人在那里说话。加快脚步走下来,看了看警察,又看了看正被人往楼下抬着的大爷他问了一句。

  “你认识死者?”警察停笔问他。

  “认识啊,我们这幢楼的夜间保安啊。住这儿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死者?警察同志你是说,大爷他死了?”死者这个称呼,让马展鹏当时就没了食欲。昨儿人家还好心拉自己吃面呢,怎么一晚上的工夫人就死了呢?病了?还是摔了?

  “是不是被吓着了?”马展鹏忽然间想起那个恶作剧来。晚上大爷会巡查一次,这事情老住户都知道。难道是那个搞恶作剧的,后来又出来了,然后把人给吓死了?马展鹏觉得自己都差点被吓尿,大爷这么大年龄了,很有可能是真被吓死过去的。

  “吓着了?你知道些什么?”警察没有说大爷是被勒死的,而是反问了马展鹏一句。任何一个细节和线索,都有可能帮助他们破案。马展鹏的这句话,没准就是一条有用的线索。警察心里这么认为着。

  “昨天我下班的时候...”马展鹏将昨天自己被吓着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照你这么说,那个人很可能是这幢楼里的住户咯?”警察听完他的话,又问道。

  “我估计是,但是没证据不是。警察同志,你们查的话就好查了。就从那身袍子入手,我估计那衣裳人家还没来得及扔呢。”马展鹏给警察出起主意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吓唬大爷...”说话间,楼梯道里传来了一声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