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39章 圈套
  第二天,莫思卿的嫌疑就被洗清了。倒也不是警察办案如此神速,而是当天夜里,位于5楼的一户人家出了事情。死者的死状跟头天那个守夜的大爷是一模一样。最让人费解的就是,人死了,守候在大楼对面拿着望远镜监视着这幢楼的俩警察都还不知道人家是啥时候死的。之前一度被大家定位成第一嫌疑人的莫思卿一夜没出门,大楼里也很少有人走动。这让办案的警察很是有些想不通。

  “还是那句话,我说你们要不要给我发个特殊津贴什么的?让我补贴点油钱也好啊?老是白干,换你你乐意不的姐姐!”许海蓉给我打了电话,等她把案情说完,我抠抠鼻孔对她说道。当然白干不白干的,这是玩笑话。可我也不能惯着她,不然以后稍许有点不顺心的案子就来找我,我哪儿顶得住。话我要说,忙我还是要帮的。

  “那个先说好,要是今晚没事我明天就不来了。要是今晚有事,是人的话,我把人家腿打折了你不能追究我的责任。要是别的,别的那就没这么多麻烦了。”吃过晚饭,我如约来到了公寓的楼下。接连死了两个人,让住在这里的居民有些惶恐。虽然天才擦黑,可是整幢楼已经是鲜有人走动了。我叼着烟,蹲在绿化带边上对许海蓉还有前来支援的刑警们说道。

  “腿打折?你要是真能把那个主给逮着,打折就打折。”许海蓉也是真恼火了。她出门旅游的那段时间,刑警队倒也安生。等她一回来,这接二连三的尽出事。虽然这出不出事,什么时候出事不是她能够掌控的。可上级不管这些,出了事情,担子直接往下压。你扛不住,且等着换人吧。虽然这事搁他来,他也不成。可不妨碍人家长了那张嘴不是。说话总比干活儿轻松,顺带着还能装装B!

  许海蓉的工资,是走财政拨款的,跟这些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有些上级楞就像是拿了他私人的钱一样,那么的愤愤不平,那么的苦大仇深。每每这个时候,许海蓉其实心里都会暗自说上一句:别看你学历比我高,位置比我高,可依然是个傻B!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有些时候,还是得忍。总不能见天儿跟人吵架吧。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这话你偷偷跟我说就行,明明白白说出来不合适。”闻言我冲她笑着道。

  夜里11点,我独自坐在公寓的值班室里玩着手机。公寓里安静得有些不正常,不提说话声,就连走路和咳嗽声都没听见一声。如果不是知道这幢住满了人,我都会猜想这是不是一幢空楼。死活过不去这一关,我一怒之下所幸把游戏给删了。特奶奶的,越到后头过关就越是像撞大运一般。运气好的时候能过关,不然或许一宿都过不去。缓缓起身,我伸了伸懒腰开始顺着楼梯朝上走着。我知道许海蓉他们都在对面大楼关注着我,走了几步,我回头冲着门外挥手致意了一下。假如现在有人打门口路过,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我这诡异的行为给吓着。

  *‘_

  走廊里的路灯忽明忽暗起来,我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头顶的那盏橘黄色的感应灯。我没有动,甚至连呼吸声都刻意压抑得很轻。可是它依旧在那里一眨一眨的,仿佛隔三差五的有人打等下经过一般。我缓缓闭上眼睛,默念了一遍开眼咒。等我再度睁眼,就看见一个身穿着拖地长袍,头发耷拉在身前的女人站在距离我不足一尺的地方。

  “原来是你!”感受着女人体内充沛的鬼气,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警察们发现不了任何线索了。就这女鬼的修行,足以匹敌两年前的九阴。我不知道这么恶这么高道行的女鬼,是怎么从阴间跑上来的。按道理说,类似于她这种实力,要么被阴司收编为其所用。要么就只剩下被剿灭一个途径可走了。不能为其所用,还留着她干嘛?

  “程小凡,王上算准了你会出来管闲事。果然不出王上所料,才弄死两个人,就把你给引了出来。”女鬼抬头,将发丝朝脑后一甩,露出那张乌青的脸庞看着我阴阴笑着道。

  “王上?你是钟馗的人。”王上,挖空心思想要对付我的王上?肯定不是双王。那么,就只剩下钟馗了。闻言我急忙给自己上了一道护身咒,双手指诀连掐着问道。

  “不错,正是鬼王殿下。程小凡,为了对付你,我可是费尽了心思。王上不让我动你的家人,说是罪不及家人。你应该感谢王上的宽宏大度和慈悲为怀。程小凡,归顺王上吧。王上说,你若去,地位就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若归顺,今后就连我见了你,都要躬身为礼。如何?王上惜才,真不忍心就这么把你给毁了。跟着双王,你顶多是锦上添花。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可是跟着王上就不同了,雪中送炭的道理你懂。将来还会有一份从龙之功,届时十殿之主,一定有你一席之地。”说话的是含烟,他轻摇着羽扇破开一道涟漪出现在我面前说道。

  “王上还说,你若归顺,那逍遥扇他便送与你又有何妨?甚至他还能耗费自身的道行,让你瞬间势力高涨到不输于地府内那些个千年老鬼。双王给了你什么?什么都没给你。就连你当时复活你的女伴,都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要是换在王上这边,哪里还需要你费那番辛苦?”不等我开口,含烟继而又道。

  “听起来很不错,可惜,我不想做反贼啊!”我一拍巴掌,摊摊手对含烟笑道。造反这种事情,我是从来都没想过的。也从来都不敢想,因为我知道,以我的为人,最后只能是成为他人的炮灰。况且这种事情,不是到了活不下去,谁肯去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