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0章 鸿门宴
  “那就没办法了,某已经秉承王上的意思对你先礼后兵。你非要一条道走到黑。程小凡,王上静候大驾!”含烟摇着羽扇无奈的对我摇头道。

  “恭候大驾?”还没等我弄清楚含烟这句话的含义,就觉得眼前一黑。

  “不好,小凡出事了。”对面楼正拿着望远镜注意着我的动向的许海蓉见我仰面倒在地上,将望远镜一扔拔枪就朝这边跑来。

  “现在,你死了!按照阴司的规矩,你现在该下去报道了。7天之后,如果王上开恩,你或许还能回来见亲人最后一面。哈哈哈哈,不枉我含烟绞尽脑汁想出如此妙计。程小凡,你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对不对?”含烟摇着羽扇对我放声大笑起来,在他的身后,数百阴兵齐齐涌入大楼,趁着我才灵魂离体的时候迅速占据了各个住户的门口。

  “官人...”顾纤纤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跟我并肩而立,她就欲挥伞相拼。

  “千万别动,王上只是说不让动程小凡的家人。可没说不让我动这些人。你要敢动,我反掌之间就能让这左近之人死绝。”含烟有些惧怕顾纤纤,脚下朝后撤了两步然后高举羽扇说道。见他举扇,那些把持住各住户大门的阴兵们一阵刀出鞘,就要往屋里闯去。我能一招之内剿灭身前的这些阴兵,可是楼上楼下的那些,却是短时间里无暇顾及。一伸手,我将顾纤纤给拦了下来。

  “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且为了能将你一网成擒,这一次我可是将我营里的将校全都带了来。你要敢反抗,到时候死的,可远远不止这里这些人。你看看,假仁假义牵制住了你。若你不是这么假仁假义,此时大可跟我放手一搏。程小凡,说实话你们俩联手,我还真的有些害怕哈哈哈!”见我投鼠忌器的样子,含烟心知我是不会动手了。心里边松了一口气,他放声大笑着道。

  “小凡你怎么了?小凡?快,叫救护车...”许海蓉跑了上来,她蹲下身子将我的身体抱在怀里连声喊着,喊了几声,然后带着哭腔对身后赶来的同事们大吼道。

  “这是你的朋友...你死了,她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含烟啧啧有声的看着哭泣着的许海蓉说道。

  “你要是敢动他们,可别怪我下死手。要知道,我的气运红得发紫。就算失手让你杀了这里的人,那也是你造的孽。就算我有连带的责任,顶多功德碑上我由紫变红罢了。怎么样?要不要赌一把?”不能被含烟这么牵着鼻子走,手一伸,一柄长剑出现在我掌心。我抬头看着面前的含烟对他说道。见我似乎有些要鱼死网破的意思,含烟这才收敛了他的狂妄只是站在那里对我冷笑不语。

  e看$-正、版章节…上8Z

  “跟我们走吧,王上要的,只是你而已。你配合一点,我保证不动这里的任何人。”过了片刻,含烟才缓缓对我说道。

  “君子一言!”眼下的情况,由不得我去跟他讨价还价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敢不敢一口气杀这么多人,但是我不敢赌。赌博这种事情,成败都是一半一半。以他们的为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当务之急,是先稳住他们。等下去了,我再想办法告诉家里人,让他们别担心,别操心。接着的事情,自然是要弄明白为什么我会忽然猝死的原因了。按道理说,掌管生死的总判崔使君不会卖我。但若不是他,那么又会是谁?生死簿,当初是父亲用功劳替我改命。我隐约记得,生死簿上我的生卒年月都被改动过,那么能够造成这个后果的,只有有人又把生死簿给改过了。希望不是崔钰吧......我撤了心剑,一步踏入含烟身后的涟漪。

  “你们将我带走,不合法的。就算我阳寿已尽,要来带我,也是双王那边的鬼差来带。”到了阴司,含烟倒是没有为难我。相反,他还让兵卒们抬来一顶轿子给我代步。坐上了轿子,我示意身边的顾纤纤稍安勿躁,然后掀开轿帘问一旁策马前行的含烟道。

  “有一个字叫做劫...合法?在双王眼里,王上所做之事皆不合法。当然,在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事实上,我将你劫了,双王那边也是无法可想。除非你能从我军包围之中跑出去。我知道你想跑,我也防着你这一手呢。实话告诉你,兵卒,我还没有全部带回来。你若配合,阳间便无事。若你要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含烟骑乘在马上侧过身子对我说道。

  “无耻之徒!”顾纤纤在我身边骂了一句。

  “别怪我无耻,是你们太难缠了。况且,成大事者不拘小仁小义。事成之后,史书任我修改。今日之事,后人或许会说我足智多谋也不一定。无耻?只要能达成目的,偶尔用用手段也是无伤大雅的。”含烟摇了摇羽扇,并没有跟顾纤纤计较太多。在他看来,他现在俨然是成功的。一个成功者,对于失败者总要有些度量不是么。

  “我能认为,你这是在夸我们么?”我笑了笑,然后靠在轿子里问含烟道。

  “如果这么想能让你好受些,那你就这么想吧。再过几个时辰,就到大营了。相信王上已经备好宴席,等候你的到来。若识时务,这便是接风宴。”含烟抬手摸了摸下巴上那不多的胡须对我道。

  “若不识时务呢?”闻言我问道。

  “那便是鸿门宴!”含烟眼神冷了一下道。谈话到此为止,再谈下去,恐怕彼此都不会太愉快。而且我也不想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口舌之争上,我得趁着这几个时辰,好好想想待会怎么应对钟馗才行。最起码,我不能让这顿宴席,真变成了鸿门宴。他不是项羽,我也不是刘邦。我得稳住他,然后找机会离开这里。找到父亲,接下来的事情或许就还会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