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1章 阳世阴间
  “我们又见面了,请!”到了钟馗的大营,我正驻足四下观望着,便听见钟馗那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传入耳内。一回头,他正背着手在喜蛛等大将的簇拥来朝我这边走来。

  “请!”我冲钟馗一抱拳道了声请,然后跟在他身后朝大营中走去。来都来了,怕是没有用的。反倒不如泰然处之,省得让人看笑话。

  “小凡怎么了?”我在钟馗营内饮酒,阳世中刘建军顾翩翩等人则是齐聚在医院不知所措。按照医生的话说,就是我的生命体征已经完全消失了。这是一种比较好听些的说法,俗话说就是挂了,死了。

  “不可能,你们一定弄错了。他不会死,不会!”顾翩翩和颜品茗是最伤心的两个人。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我的身边连声说道。死?这种事情在她们看来应该是好几十年后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现在,我的身体那么健康,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这个...刘市长您看...”医院将所有的专家都找来为我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最后的结果依然是生命体征已经消失。看着顾翩翩她们,又看了看一旁脸色铁青的刘建军,院方的人有些小意的问他。

  “先把他安顿好,许海蓉,你派人24小时守着。他不会就这么死的,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上次你出事的时候,他就嘱咐过我,一定要保护好你的身体。我想,现在我们应该保护好他的身体了。别等这个臭小子回来,自己的身体没了,那样的话他会怪我的。”刘建军努力使自己的情绪看起来正常一些,可是说到最后,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他们出了事情,有我可以帮忙。可是我出了事情,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帮。这是让他最为愧疚的一方面。

  “我亲自守着,谁敢找事我就...”许海蓉摸了摸别在后腰上的枪。

  “谁敢找事,你可以先拘了再说。遇到暴力反抗的,你身上的家伙不是烧火棍。”刘建军径直对她说道。

  “哥...你这是咋地了?”

  “师兄...我来晚了一步!”

  “阿弥陀佛...”

  #z更f新+#最n快Gp上SK

  “仨儿...”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所有距离我不远,并且得到消息的亲人朋友们都先后赶到了医院。小气和尚紧紧捏住手中的佛珠,脸色的神色不停变幻着。良久,他才转身搀扶着我那已经哭得不能自已的父母姐姐们走到一旁坐下。人死不能复生?这话他觉得对于我来说还言之过早。但是眼下,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的父母亲人还有顾翩翩她们。

  “贫僧,会在这里守他一周。”小气和尚对我的父母躬身合十道。小气和尚的心里,总有一种感觉,我随时都会醒过来。

  “方丈,我陪你一起。”小气和尚身后跟着的藏经闻言亦合十道。他现在俨然成为了小气和尚的跟班。小气和尚去哪里,他都会跟到哪里。他还记得,当日要不是小气和尚,可怕也不会有今天的藏经了。知恩图报,藏经脑子里总是泛起这么四个字。

  “你们俩,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们会通知你们的。要是这个臭小子醒了,发现你们变憔悴了,一定会责怪我们不够朋友,没有照顾好你们。”刘建军看了看双眼红肿的顾翩翩她们,然后过去跟她们轻握了握手。

  “看看,有权有势的,死了也比老百姓风光。”将医院条件最好的那处太平间给租用了下来。将我的身体放进了恒温的水晶棺中。一方面刘建军他们开始帮忙安顿我的亲人,一方面开始布置起灵堂。他们也不知道这么干到底合不合适,还是张道玄拿的主意,说是怕我在下边饿着什么的,烧点香烛纸钱不会错的。见一群人忙前忙后,然后又见最好的太平间被人给占了。有些人心里又不平衡了,站在门外指点着,说话间还有些义愤填膺的样子。反正有些人总会忽略别人的付出,只盯着别人的收获。你付出不收获他们心里舒坦,你收获了就跟拿了他们的钱一样让他不舒服。

  “滚你们麻痹,少在这里找存在感。”心里头正不得劲的艾义勇听见议论声,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走出去呼扇了那个嚷嚷得最凶的人一耳光,然后恶狠狠冲人说道。挨了一耳光,还想着要争辩几句。可是眼瞅着艾义勇身后的那些马仔,人终究还是怂了。

  “人都死了,你说这些话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走吧走吧,跟咱们也没啥关系。”同来的人里,有人拉着那个挨揍的迈步朝外走去道。

  “我们不回去,就在这里守着他。他一天不醒,我们就守一天。一年不醒,我们就守一年。一直要守到他醒过来为止。”顾翩翩的脾气倔强,闻言摇摇头,拉着颜品茗坐到了椅子上就那么定定地看着躺在水晶棺里的我。

  “你们,许海蓉,照顾好她们。我每天都过来看看,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解决不了,随时给我打电话。”刘建军属实是太忙,身为一个副市长,他也不合适整天待在太平间里。那样的话,会有人指责他不作为的。将一切都拜托给许海蓉之后,他这才跟众人逐一打着招呼,然后出门返回了单位。虽然到了单位,他也没什么心思去办公,可人到了远比不到要好得多。

  “这一杯,孤敬你。”阳间的事情,我虽没有亲眼看到,可是心中却也是隐隐有些感应。酒过三巡,钟馗忽而举杯对我说道。

  “为何对我这么客气?按道理说现如今你是刀俎,我是鱼肉。你应该敞怀大笑,然后想办法怎么折磨我才对。”我抬头,将酒杯举了举,然后原样放回桌上道。酒,我是不能再喝。喝醉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哈哈哈,对于一个让我头疼了许久的对手,你当得我敬你这一杯。”钟馗看了看我杯中纹丝未动的酒水,大笑着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