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2章 鬼见愁
  “上回老包邀约咱们一同为了程小凡之事向陛下进言,我等没有卖他面子。打那之后,这个老包跟咱们之间的来往也就淡散了许多。”第十殿,转轮王薛的府上。都市王黄还有平等王陆齐坐在一起低声议论道。

  “哈哈,程小凡有个名头不知两位可曾听说?”转轮王薛闻言一笑,然后抬手抚须问道。

  “愿闻其详!”都市王黄与平等王陆二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说道。名头?他们倒是真未曾听说过我有什么名头。

  “鬼见愁!”转轮王忽而看着身后端壶伺候着的一小鬼笑道。闻言,那小鬼亦是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来。

  “鬼见愁?哈哈哈哈,薛兄,那岂不是与你府上的这个小厮一般名号?”都市王黄跟平等王陆二人放声大笑起来。

  “小的哪里敢自称鬼见愁,与程大人比起来,小的连个屁都不算。几位老爷,可别取笑小的了。这酒凉了,小的去给几位老爷热热去。”那小鬼见状赶紧躬身谄媚着,随后他端着手里的酒壶,跟几位使君逐一打过招呼之后这便朝门外走去。

  “这个小子,倒是个伶俐人。”目送着小鬼远去,都市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对转轮王道。会拍马屁,会来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总之,这个小鬼总能哄得大佬们开怀大笑。本事没别的本事,不过仅此一条,却也足够他在转轮王身边混得风生水起。上位者,就是喜欢能够迎合,懂得迎合自己的这种人。

  “伶俐?他要是伶俐,当初就不会被程小凡痛打20大板,到最后差点丢了性命。要不是崔使君恰逢其会让程小凡卖他的人情救下了这小子,恐怕他早就烟消云散了。不过这个小子经过那事之后,倒是变得沉稳了许多。以前,也确实是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转轮王饮了一口酒,然后放下酒爵道。

  “原来这两个鬼见愁,还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哈哈哈,说起来,宋小鬼还是要差程小凡一个档次啊。老薛啊,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莫非,上次老包相邀,你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没有去相助一臂之力?”都市王陪了一口酒,然后左右看了看问道。

  “一臂之力?他程小凡在双王面前风生水起,又何必要我这等人去助力。”转轮王闻言既不承认,也不否定,只是在那里抚须道。

  “打狗还要看主人,那个程小凡,也属实没有把我等放在眼中啊!”坐在一旁的平等王拈起一块肉糜扔进嘴里,半靠在榻上说道。

  “哼哼!不说这个,共饮一杯。”转轮王冷笑两声,继而举杯道。

  “话说回来,老崔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谁的面子,他都要给三分。事后,你就没有去他府上感谢一二?毕竟他可是救下了那宋小鬼一条小命。虽是举手之劳,可也要人家愿意伸手不是?陛下,也实在对程氏父子太过宠信。几乎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了。莫非在陛下眼里,我们这些人还比不得那个新来的程真一?”平等王一口将杯中的酒水喝尽,然后微醺着问道。拉帮结派,自古以来就少不了。眼下这三位,俨然就是一个小派系。很多平常不方便说的话,他们三人独处之时倒也大可毫无顾忌的去说。

  “哼哼,因为是新人,需要功劳。所以办事才会毫无顾忌,横冲直撞。相比较而言,咱们这些人彼此之间太多牵连。陛下,是想打破咱们之间的这种默契和牵连,任用新人好方便达成自己想要达成的目的。这一点,某看得清楚。至于老崔那边,时常八节的,我总会让宋小鬼带些礼物前去登门拜访。一来转达我的友善之意,二则也好让那小东西多认识一些达官贵人。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去做,可是总要有个人代替我去做。这个小东西,可当重任。”转轮王端起杯子,却是发现杯中的酒已空。拿起筷子吃了口菜,他才继续说道。

  “小东西,烫个酒去这么半天。”酒兴正浓,杯子却是空了,这让转轮王有些不甚爽利。

  “老爷,酒来了。小的还刻意去炒了两个热菜,让几位老爷下酒。”门外端着托盘的宋小鬼高声招呼着,迈步就进了厅内。方才转轮王三人所说的话,他躲在门外听了个一清二楚。得知自家主人有意捧他,这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心花怒放。

  “看看,是个伶俐人吧?哈哈哈。来来,这一杯是你的。”都市王等宋小鬼摆放好了酒菜,拿起一个空爵倒了一爵热酒递到了他的面前笑道。这么做倒不是宋小鬼真的值得他去斟酒,而是他在用这种态度对转轮王示意,咱们是一伙儿的,大家都不见外。加上刚才平等王的那句打狗看主人,都市王此番举动也是意有所指。你看,你家的狗我都看重,更别提你这个主人了。

  HY最新!章◇节上‘Q_

  “你先退下,本君有话与两位使君说。”等宋小鬼诚惶诚恐的接过酒爵一饮而尽,转轮王这才对他摆摆手道。酒菜齐备,已经用不着下人伺候了。有些话,此间说完此间了。能够少一个人知道,就能少一分麻烦。

  “是老爷,少时老爷们若有吩咐,直管大声喊我便是。”宋小鬼将桌上的残羹撤了,将才端来的热酒热菜又归置了一番后这才端着托盘躬身道。

  “你们说,如果钟馗成事...”转轮王此言一出,都市王和平等王二人当时颜色大变。起身走到门口四下观望了一下,看见数十丈外皆已经布置好了卫兵岗哨,等闲人进入不得之后,两人这才转身走了回来。

  “不知薛兄此言何意?”平等王轻轻扯了扯都市王的袖子,然后沉声问道。

  “是啊,某酒已过量。不知薛兄此言何意?”都市王接在平等王后头发问道。

  “哈哈哈,两位不用这么紧张。酒桌上的话,权当是闲话罢了。咱们聊一聊,也无伤大雅。”转轮王暗握了握拳头,然后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