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5章 东窗事发
  “大人,这是您的生死簿。”每次旬休之前,崔钰都会例行查看一次生死簿。来到赏善罚恶司,他才坐下,就有主簿将生死簿给递了上来。这是他的习惯,下边的人早已经铭记于心。

  “嗯,下去办差吧。对了,近日司内可有要事?”崔钰端起放在桌上的茶盏呷了一口问道。

  “回大人,并无要事发生。若有,小的们一定会禀报的。”主簿闻言拱手躬身道。

  “好,下去吧。”崔钰放下茶盏,抬手翻开了生死簿道。

  “嗯?”翻看了数页,崔钰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心中念头一起,他找到了记录着我的生卒年月的那一页。注目一看,顿觉不对。看了看上边尚新的涂改之处,他的眼神不由得凛冽了起来。生的时辰没变,卒的年月却是被人涂改过。

  “来人!”崔钰一掌拍在桌上怒声道。门外左右兵卒闻言急忙抢步进来,大气不敢出的单膝跪地抱拳。

  “何人进过本官司衙?”崔钰冷眼看着面前的守备们问道。

  l最3新章9◎节@i上mf!

  “大人,近日并无外人进衙。”守备兵卒们对视一眼,然后抬头高声回道。

  “传主簿前来问话!”崔钰坐回椅子,正了正衣冠说道。

  “大人何事传唤小的?”少时,主簿便伙同兵卒们走入了衙内。看了看崔钰铁青的脸色,他小意的问了句。

  “这几日,何人动过本官生死簿?”崔钰抬头盯着主簿的眼睛看了半晌后问道。从主簿的眼中,他没有看到半点心虚和惶恐。莫非,不是他?崔钰心里有些拿捏不准。

  “回大人,并无旁人动过生死簿。”主簿想了想,然后答道。

  “如此说来,莫非篡改生死簿之人,就是你?”崔钰将生死簿砸到主簿身上怒道。

  “大人休怒,确实是无人动过。小的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篡改生死簿。大人明鉴!”主簿闻言当时就慌了,篡改生死簿?这是何等大罪!一下跪倒在堂内,他连连叩首道。不几下,额前已是乌青一片。

  “那可有人接近过生死簿?”见主簿神色不似作伪,崔钰起身走到主簿身边又问道。这是跟了他不知多少年的老人了,在心里,崔钰还是愿意相信他所说的都是真话。可是他相信不管用,现实是生死簿的确被人更改过了。想当年,那只猴子也干过这事。但是那没办法,人家的拳头硬,可以说那是委曲求全之举。今日不同,猴子什么的早已经不知去向。就连天庭,也鲜会露面。试问整个天下,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修改生死簿?

  “接近?大人可否记得前日醉酒,曾经让随侍之人前来拿过生死簿?”主簿琢磨了一下,然后拱手问道。

  “本官随侍之人前来拿生死簿?”醉酒之人,哪里还记得那么许多事情。闻言崔钰轻轻拍了拍额头。

  “正是,前日大人应邀前去转轮王府上赴宴。席间醉酒,还是随侍将您送回府衙安歇的。之后,随侍说您想要查阅一番生死簿。小的见其是大人的随侍之人,不疑有他,便将生死簿交给了他。盏茶之后,那随侍倒是将簿子还了回来。小的还粗略翻了翻,并无异常。如果说谁碰过生死簿,那么,只有大人的那个随侍了。”主簿低声答道。能给上官当随侍的,都是逢迎拍马得极其到位之人。他壮着胆子将话说明,心头则是惴惴不安。若是那厮动了手脚倒也罢了,若不是,自己不是把人家得罪死了么?

  “随侍...来人,拿本官帖子去转轮王府上将那宋小鬼带来问话。”崔钰身边从来就没有什么随侍,他用的,都是衙门里的老人。不过那一日醉酒,他当时就想起了宋小鬼来。若真是他,说不得这一次本官要开开杀戒了。只是,若是让程真一知晓此事,又该如何解释呢?崔钰心头一时间忧怒参半起来。程真一知道倒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问题是他是双王眼前的红人。若是将此事给捅了上去,他崔钰少不得要落个玩忽职守的罪名。双王怪罪是不会怪罪的,只是此事传扬出去,他的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人活一世,脸面有时候比得失更为重要。不仅是崔钰,华夏芸芸众生,大抵如此。

  “我家大人吩咐小的前来带尊府宋小鬼前去问话!”众武备兵卒拿了帖子径直赶往转轮王的府上,道明来意之后便在管家的带领下直奔宋小鬼的住处。

  “宋小鬼,你的事犯了,跟我等前往赏善罚恶司问答。”来到房门紧闭的宋小鬼住处,兵卒们将屋子团团围住喝道。喊了两声,没人开门。带队的将领走上前去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拿拜帖前来,是崔钰对转轮王表示的一种尊重。但是尊重,并不代表崔钰怕他。门开,管家的脸色有些不愉。屋内,空无一人。

  “跑了?看来此事定是他所为。马上回禀大人,广发海捕文书,定要将此人捉拿归案。”武备将军一拳将屋内木桌捶得散了架,然后回身带着众兵卒朝府外走去。身后,只剩下那个管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犯事了?宋小鬼不是跟崔使君走动得挺频繁么?这些当官的真不是个东西,说翻脸就翻脸,一点交情都不讲。管家一跺脚,快步朝后宅跑去。兹事体大,他得告诉自家老爷才行。

  “嘶,贼婆娘端地厉害。不是我在茶水里下了药,还真干不过她。”郊外,肚腹处鬼气不断外涌着的宋小鬼龇牙咧嘴的道。越是拖延,他的心里就越不踏实。他想逃,此时什么荣华富贵都比不过自己的性命重要。可是奈何身边跟着一个厉害婆娘,对外人家以为是他的相好。可是只有宋小鬼自己知道,这个女人是来监视自己的。一个不好,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既然这个婆娘死活不愿意带自己去见钟馗,被逼无奈之下,他也只有干掉这个威胁,自己为自己某条活路了。

  “这辈子,这是我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宋小鬼钻进一家农家,掀开锅盖抓了一把锅巴往嘴里塞着道。还是都市王他们说得对啊,从龙,不是那么好从的。宋小鬼将腰带紧了紧,把伤口箍严实了之后手里抓着锅巴夺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