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7章 逃
  “小凡,王上有请。”到了晚间,喜蛛亲自登门。这货跟我关系很好一般,进门大喇喇的喊着我的名字道。

  “又喝酒?别,跟钟馗说一声,就说我不胜酒力,今日就免了吧!”对于这群能喝的粗人,我决定还是敬而远之一些的好。

  “是有一个故旧前来,想必你也是想见他一见的。”喜蛛拿起盘子里的一枚水果吭哧咬了一口对我说道。

  “故旧?谁的?我的?”闻言我就纳闷了,钟馗这里还有我的故旧?谁呢?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王上刻意让我来喊你的。说你见了他,一定很开心。”喜蛛三两口把水果啃完,把核扔回盘子起身道。

  “王上,确是如此啊。小的好不容易从城里逃出来。要不是半路上遇到王上的斥候,小的恐怕是要死在路上了。小的死了不要紧,可是耽误了王上的千秋大业,小的可就是罪孽深重了。”跟着喜蛛到了钟馗的大营,老远我就听见一个娘炮在那里哭天喊地着。听着声音,我似乎有些耳熟的样子。但是一时间居然记不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等我迈步进了大营,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狼狈不已的人正跪倒在阶下连连对钟馗磕着头。

  “哈哈,小凡来了?来来来,过来见见你的故旧。听说,当初你还打过他的板子?孤教你一句,以后做事情记得斩草除根。”钟馗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的表演,一抬头看见了我,连忙起身对我招手笑道。那人有些纳闷的回头瞅了我一眼,然后赶紧埋头趴伏在地上。

  “谁啊?我还有故旧在你这边混饭吃?”我看着那人的背影,愈发觉得他很眼熟。

  “宋小鬼,抬起头来。”钟馗冷笑一声,看着地上趴伏着的那人说道。

  “宋小鬼?”说真的我这人对于过去的事情,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也可以说是我这个人不太爱记仇吧。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我愣是没想起在哪里与他有过交集。但是我心里肯定以前跟这个人打过交道。

  “记不记得,曾经这厮收受贿赂,私放恶鬼然后被你逮着了。你打了他20大板,正准备依律行事,却被崔钰给拦了下来?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钟馗的一番提醒,让我想起了眼前这个货到底是谁来。

  “你不是在转轮王手下当差么?怎么?卖了你家主子?”我看了他一眼问道。这算什么故旧,我心里想道。

  “这个,良禽择木而栖...”宋小鬼脚下往后退了两步,却被钟馗阶下的带刀侍卫给推搡了回来。

  “你也敢自称良禽?我看你充其量就算个土狗。不,土狗还能看家护院。你顶多算一只臭虫!”我径直坐到椅子上对他说道。一席话,说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真难得,彼此原本敌对之人,居然也会有朝一日坐在一起相视而笑。我环视了那些人一眼,然后接过侍从端来的茶水呷了一口暗道。要是他不作反,兴许这样的机会会常有吧?

  `酷匠%R网¤首发Q

  “看来小凡还不知道。此番,正是他篡改了生死簿,孤才得以得计。说起来,孤该感谢他才是。只不过孤又觉得,留下他终归是个祸害。万一哪天,旁人给的价更高,他岂不是也要出卖孤?”钟馗的一席话,让宋小鬼当即脸色大变起来。原本想着来到了这里,人家会念在他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的份上给个一官半职。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也能混个衣食无忧妻妾成群。可他万万没想到,兔死狗烹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那还不是拜你所赐?你许了他什么好处?才让他敢做这个决定?”我瞥了钟馗一眼道。

  “无他,金银千两,外加美女一名而已!”钟馗对我竖起一根手指道。

  “老子的命,原来这么不值钱?”金银千两,听起来很多。我估计我烧给十八那货的,都不止这个数了。美女一名?为了个妹子他就敢提着脑袋干。这货果然是做鬼也风流!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此后你我君臣,还要共创一番伟业。这样,他的死活,我全权交由你处置如何?还有,你来了两日,孤不信双王全然不知。为何还没人来搭救你?小凡呐,你终究是还没有到让他非救不可的那个程度啊。他手下文臣猛将无数,有你无你,对他来说并无区别。”钟馗坐回位置,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对我笑笑道。

  “王上,念在微臣...”钟馗的这个决定深得我心,交给我处置?不管我能不能从这里跑出去。我先弄死你个丫挺的再说。知道是这货改了生死簿,才让我有此一劫,我心头当时就怒火中烧起来。将指关节掰得一阵劈啪作响,我缓缓走到了宋小鬼的身前。他见势不妙,连滚带爬的朝着钟馗喊道。

  “孤看,赏赐给你的那个美女,恐怕也是遭了你的毒手吧?别以为孤那么好骗,没有我的命令,她断不会带你来见孤。哼哼,逃离之时被巡城兵卒阻拦,你们寡不敌众?若真如此,活着的那个也应该是她,而不会是你。”钟馗一拂袖,将宋小鬼扫到了我的脚下冷笑道。既然都送上门来了,我也就不会再客气。一脚将宋小鬼踢翻,脚下一使劲,便踩碎了他的喉咙。

  “今晚留下饮酒,顺便替孤参议一下军事如何?”见我毫不拖泥带水的处置了宋小鬼,钟馗微微点头道。

  “好!”我一个好字出口,反倒是让钟馗觉得有些诧异了。

  “王上方才所言,诛心了。臣看,今晚他是在刻意买醉啊!”看着醉倒在地的我,含烟起身对钟馗拱手道。

  “大官人,大官人?”等送我回来的兵卒离去,我赶紧运起道力将酒劲给逼了出来。门外,那个舞女低声喊着我。

  “稍后你紧随我们,答应带你出去,我一定做到。”从床板的缝隙中拿出舞女亲绘的地图,我最后确认了一遍对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