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49章 重围
  “待我去擒下她们。”含烟见我近了身,慌忙策马避让。他是用脑子的人,用脑子的人总是不屑于去学些阵前冲杀的蛮术。不过现在他有些觉得,应该把自己的实力也提升一二才行。蛮术,总有蛮术的用途。见我肆无忌惮的在阵中冲杀,神荼一个跃身朝着顾纤纤她们追了过去。而喜蛛和郁垒二将,则是一左一右朝我夹攻过来。有了他们的牵制,含烟总算是躲过了我接下来的攻击。

  “给老子下来!”我硬挨了喜蛛和郁垒二人的合力一击,强压下不稳的神魂,手中浮现出双剑,接着一合,对着空中的神荼就斩了过去。一道剑光闪过,骇然避让。就这么一耽误,顾纤纤带着舞女又遁去数里。见顾纤纤无恙,我心中一松。喜蛛二人趁此机会再度合击过来,想要一击将我留下。顾纤纤无恙,我心中自然再无顾忌。散去手中双剑,我一摆臂架住了两人的兵刃。

  “上善!”两人被我推拉缠带之间,不仅被化解掉了攻势,还被我借力打力给打得倒退了几步。

  “当心,这小子这招很是古怪。”再度领教到了上善的威力,让喜蛛有些裹足不前了。他一摆手里的兵刃,嘴里还不忘提醒郁垒一声。

  “我去缠着他,你伺机而动。我就不信,咱们合力还拿不下他。”郁垒招数中规中矩,真要让他发挥出来,那便是一通连绵不绝的攻势。反观喜蛛,走的则是诡异缥缈的路子。他们俩一个正面牵制,一个伺机而动,倒也相得益彰。闻言,我手中剑浮现,随手抹了几个兵卒的脖子之后,几个纵身便跳到了阵外。这些杂兵虽然对我威胁不大,可是胜在人多势众。夹裹在他们当中,让我不能全心去应对那两个劲敌。

  Q"酷X&匠h网4A永z久P免费v看》小V说

  “来战!”郁垒一抖手中枪,对着我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他一动,喜蛛也随之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知道,这家伙一定在朝我的身后摸。心意一动,我双手兜向郁垒长枪的同时。身后也随即出现了数道剑气。

  “上善!”郁垒的长枪受力,刚想挑动枪尖便觉得枪身上传来一股连绵不绝之力。身不由己的随着我的双手来回摆动了几下,然后被我掌心吐出的那股子力道给打翻在地。其实这股子力气,全都来自于他自身,不过被我揉身缠斗之间给借用了而已。我与郁垒交锋的同时,喜蛛的身形忽然浮现在我的身侧。他手中两柄带着倒刺的断刃,猛地一下就朝着我的肋部捅了过来。这一次,他出乎了我的预料,并没有如同往常那般选择从我的身后来袭。看来不仅仅是我研究了他的套路,这厮也同样研究过我的套路。

  “嘡啷啷!”一柄几近实质的长剑架住了他的双刃,磕碰之间发出了声声金铁交鸣。

  “不错!”天帝手里拿着手机,正跟身边的西王母组队刷着怪。听见动静,抬头朝瑶池里看了一眼,然后缓缓点头赞了一句。

  “你快去T,我是奶妈,怪都冲我来了。”西王母如今也学了几句游戏用语,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点着,一边避让着那些怪,一边跺脚对身边的天帝说道。

  “你不是担心你那个小朋友么?我看了一眼,打得还不错。唉?你怎么挂了?得,又浪费一张副本的门票。”等天帝把注意力集中到游戏当中的时候,就看见西王母的角色已经倒在了怪堆当中。

  “不玩了,你个手残!”西王母一气之下,退了组。

  “这个,人有失手,要不咱们再进一次?”尽管人就在身边,可是天帝还是下意识的在游戏里M聊起西王母来。这,或许就是网络的魅力吧?

  “进你妹,本宫去看小凡打架,你自己玩吧!”西王母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我,虽说是历练,可要是万一跟自己刚才在游戏里那样怎么办?她决定盯着我点儿,一旦不妥,她便要出手相助。

  “神荼将军前去追那两个婆娘,这里交给我们就行。”神荼被我的剑分阴阳给逼落了地,翻身起来的时候,就要过来参与对我的合击。郁垒见势,连忙对他高声喊道。与此同时,脱离了危险的含烟也在外围对我扔起了技能。

  “也好!”神荼见三人团团将我缠住,脚下步伐一顿,答应了一声后继续朝着顾纤纤遁去的方向急速追击而去。我被喜蛛等人夹攻,此时已经分身乏术。不过只凭神荼一人,应该是拿不住顾纤纤的。我在心里如此安抚着自己道。其实我心里有一层担忧,不过一直刻意不去想罢了。就是那个舞女,她毫无反抗之力,跟在顾纤纤身边,会成为一个累赘。如果顾纤纤是孤身一人,我完全不用担心。现在多了个舞女,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应对得来。

  “以一敌三,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杨回低首凭栏道。

  “才三个而已,我教他的东西要是运用得当,突出重围应当不难。就看这小子脑筋灵活不灵活了。”天帝被一个游戏里的妹子拉进了组,将声音调成静音之后,他一边刷着怪一边对西王母说道。他怕西王母听到音乐声会把注意力转移过来,然后会跟自己撕B!

  “你说得轻巧,才三个而已。那三个在你眼里当然不算什么...唉?你在干嘛?”终究还是被西王母发现了他带妹子刷本的事情,匆忙退组撇下妹子孤身一人面对那些怪物,天帝一边退着游戏一边躲避起西王母的追打起来。

  “上善!”我再一次将郁垒反打倒地,脚下趁势前行闪到了他的身后。远处的含烟急忙停手,生怕误伤了同僚。得了一丝喘息之机,我集中注意力对着身前的郁垒就打出了数十道剑气。剑气交错之间,当时就将他身上的铠甲绞了个粉碎。

  “砰!”我接着一拳砸在他的后背心,将他砸得一个踉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