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3章 大难不死
  “嘿嘿,不愧是老子的儿子。”正在崔钰琢磨着怎么样才能让父亲的怒火平息一点,忽而见他在那里得意的笑出了声。崔钰心里开始琢磨,这是不是太过忧心给疯掉了?还没等他琢磨完,就见父亲迈步朝门外走去。随后门外一阵喧闹,十八点齐兵马已经恭候在外,与父亲会和之后双双策马出城。

  “吼!”一路疾驰,白灵嘴角露出獠牙身形又大不少,一个斗大的王字浮现在她的额头处不时闪烁着银光。她攀登上一处山头,遥望着不远处的城池昂首发出一声虎啸。而头顶的鸟儿,也是振翅盘桓,嘴里发出一声及其刺耳的尖啸之声。啸声过处,惊吓起一片鸟儿振翅四散。

  “白灵...原来你是只老虎?”骑坐在白灵背上的顾纤纤有些惊讶的问道。白灵一直以来都是以一只白猫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的,此时忽然变成了老虎,着实让她吃惊不小。

  “哪里是,只不过头顶那只傻鸟,带我去偷了一只白虎崽来吃罢了。不过吃完之后,我就有了这种变身的能力。在一段时间里,我可以让对手看不出我实力的高低,并且可以模仿老虎的攻击。前边有人朝我们这边来了,我这是在威慑他们。嗯,就是威慑。”白灵冲着远处打马而来的那营兵甲,露出獠牙使劲摆了摆头道。

  “大人,前方似有虎啸。待我等前去打探一番。”父亲得了我的讯息,心头正火急火燎的想要快些见到我。领军想要抄个近路,却是不想前头又有猛虎挡道。十八手里按住宝剑,领着先锋直奔前去道。

  “大人,大人...”父亲领军缓缓朝前行进着,不多时,就看见十八欣喜的打马回转。

  “臭小子!”等我从鸟儿背上下来,得了十八的讯息正原地等候着我的父亲抢步上前。双手把住我的肩膀上下打量了我半晌,然后一把将我抱得紧紧的。

  “回去,回去再说。”父亲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然后就那么拉着我的手,马也不骑的转身朝城里走去。

  “陛下,您怎么来了?”回到家里,没等进门呢,就看见双王的仪仗在街边摆了一溜。父亲按捺住心里激动的心情,跟我对视了一眼之后双双正色入内。进得正厅,双王却是打厅内迎了出来。父亲慌忙带着我齐齐施礼,然后开口问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朕哪里能够不来?别多礼了,进来说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双王到了我家,就跟这家是他们的似的。我们家的丫鬟都被赶出了正厅,一旁伺候着的,全都换成了那些个小黄门和宫女。想想也是,别说双王了。就连阳世间,这土地也不属于咱们。

  T酷C匠r网…F唯一正版,o其a他“R都,是盗R版@

  “此番全是臣疏忽大意...”崔钰等到众人落座,这才一撩袍服下摆跪倒在地对双王请罪道。这是态度,错就是错了,别犟嘴。跟皇上犟嘴,没啥好下场。还别说皇上了,就算跟村长犟嘴,都没啥好下场。崔钰多少年的老鬼了,对于这些事情看得清楚。

  “起来说话。”对于这种用得放心的臣子,双王是不会去跟他计较这些个事情的。一抬手,双双对跪在厅内的崔钰说道。崔钰闻言,坚持三叩首后才缓缓起身。起身之后,又来到我与父亲的身前抱拳致意了一番。

  “小凡此番大难不死,日后必有福报。崔判官,拿生死簿来,将小凡的阳寿还给他。”双王不打算追究崔钰,只是温言安抚了我几句,然后吩咐他将生死簿上被篡改的地方重新改回来。父亲抬头看了看崔钰,露出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崔钰手拿着判官笔,看了看我们,又回头看了看双王。他明白父亲这是在问他要补偿,只是双王在这儿,他哪里敢胡乱增改。

  “嗯哼,给他加十年!不然,真一怕是要常去你府上叨扰了。”双王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开口道。等到崔钰修改完毕,父亲这才带着我起身朝双王施礼拜谢。

  “陛下深知臣心!”父亲末了,还找补了一句。

  “你呀,此时才见你有个笑脸。”崔钰将生死簿递到父亲眼前,呶呶嘴示意他查看无疑后说道。

  “这事换你,我看你笑得出来不。”父亲先是对他施了一礼表示了谢意,然后才说道。当夜府上大摆筵席,十大殿的殿主们纷纷登门。倒不是他们看重我家,而是因为今天双王在这里。拍马屁,也是要抓紧时机的。

  “已经四天了,你们再这样,等他回来了一准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们。”顾翩翩和颜品茗已经四天没有怎么吃睡了,许海蓉端来两杯牛奶递到她们手上说道。两人回头看了看水晶棺中栩栩如生的我,眼眶又红了。放下杯子,两女彼此搀扶着在那里愣愣出神起来。许海蓉见状,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一支烟陪坐在她们身边。这几天她没有去上班,刑警队里的人也知道她是为什么不去上班。四天,没有一个同事给她打电话惊扰她。倒不是说没有案子,而是大家都知道许海蓉的心情极为糟糕,实在不忍心来打扰她罢了。

  “怎么?又没回去休息?”刘建军胡子拉碴的走了进来,一看顾翩翩她们依旧守在这里,不由得皱眉问道。这几天他虽然也没有休息好,可总归是回家睡过两觉。可是每天过来,顾翩翩她们都守在这里,再这么下去,谁能受得了?

  “他不醒,我们不回去。”顾翩翩倔强的答了一句,然后将头缓缓靠在了颜品茗的肩头。熬,她已经熬到了极限了。可是回去,就这么把我扔在这里,她觉得这是一种放弃和背叛。

  “大师,也该回去休息了。咱们换班守着,比都在这里熬要好得多。”见盘膝坐在墙角的小气和尚一直没说话,刘建军走过去蹲下身子对他说道。

  “贫僧本就是在休息,在这里是休息,回寺里也是如此。”小气和尚已经连续念了三天的经文,他的嗓子有些嘶哑的对刘建军说道。说完,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