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4章 卸任
  “程小凡死了?不可能!”消息呢,总归是没有瞒住。京城里,楚韩两家得到了这个消息,一致认为这不可能。包括后来得到消息的沈从良,也是如此。这个消息,他们没打算告诉那位。他们得先确认了,然后才好去报告消息。没人敢在那位面前信口雌黄,过去没有,现在也不会有。

  “刚刚从华中分部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是真的。”沈从良要打探我的消息,要比楚韩两家更为便利。一个电话打出去,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得到了回报。面色有些难看的放下电话,他使劲搓了搓脸颊对身旁的两个大佬说道。这个消息有些难以让人接受,可是下边反馈回的消息总不回错。尤其是关于我的消息,应该不会有人敢糊弄他。沈从良心里一阵犯堵,说完话,使劲用手里的拐棍在地上杵了几下。

  “我,要去一趟小城。”屋内沉默了许久,还是沈从良率先开口道。

  “年纪大了,见不得那种场合。让连生陪你一起去,该办的事情,让他看着办。”楚家老太爷嘴唇哆嗦了几下,起身在屋里来回走动着说道。

  “让佳人也去,咱们老的不方便出面,让他们小的去看看。【零↑九△小↓說△網】总不能冷了人家家属的心。有什么难办的事情,让佳人跟连生自己拿主意,不用来请示我们这些老的了。”韩家家主长叹一声道。

  “听说,红旗车没人开了!”省里,有人坐在一起窃喜着。

  “我也是才听说,猝死,猝死得好啊。真不容易,有这么位主住在这里,我每天都胆颤心惊的,生怕行差踏错。天可怜见,今晚,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有人长吁一口气,点上一支烟惬意地靠在沙发上道。看他那神态,可以想象得到这段日子他属实是过得很紧张。

  “小城那边的机场,估计还有两年就要竣工了。这可是一个大大的政绩,几位就这么看着它落入他人之手不成?这心里,就没什么想法?”一个身穿着西装,看起来很干练的人坐在办公桌后微笑着问道。

  “想法?您总不能把我们降级使用吧。”有人欠欠身笑道。这是实话,就算有政绩又能怎么样?总不能从厅级降成处级去捞这个政绩吧?那不是得不偿失么!

  w《更@新s最…(快S上酷匠@z网

  “此言差矣!”一个老成一些的人手里夹着烟起身道。

  “我们不去,培养培养下一代总是可以的嘛。”他倒是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众人闻言,心中顿时豁然开朗。对呀,自己不去,总可以培养一下下一代。就算轮不到自己,让给别人也总是一份人情。

  “可是,位置,位置从哪里来。家里的那些小畜生,都差不多德行。你让他去乡镇,从基层干起?我说句实话,那反倒是不如让他四处溜达靠谱。别到时候政绩没有,给咱们捅出什么大娄子来。”有人琢磨了一下,然后拍拍沙发的扶手说道。这也是实话,不是每种牛奶都叫那啥,也不是每个二代都那么争气的。

  “位置可以腾出来,至于捅娄子,事情还没开始做你怎么能肯定会捅娄子呢?两年时间,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里。开开会,签签字,一下子就过去了。不会做事情不要紧,会用人就够了。你,我,现在有哪件事是需要我们亲力亲为的?”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位松了松领带,然后靠在椅子上笑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可是腾位置,该让谁腾呢?这可是一桩得罪人的事情啊。”有人低声在那里问道。有位置坐的,大抵上都是站了队的人,你把谁弄下来都不妥。没准你以后还要求到人家后头那位的头上呢?这种事情是没准的。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谁也不敢说自己这辈子就不会求到别人的头上去。

  “刘建军的位置,就可以动一动嘛。把他调到省警察学校当个副校长,正好专业也对口。我们也算对得起他了不是?”办公桌后头那位轻轻敲打了几下桌子道。

  “刘建军,对了,我们怎么把他给忘了。说起来,也就是他可以动一动了。咳咳,谁让那红旗车没人开了呢?给他个副校长养老,他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才是。毕竟级别还是在那里的嘛!该享受的待遇,他依旧可以享受到。”闻言,众人茅塞顿开。

  “刘建军同志,请你明天来一趟组织部。”刘建军从医院离开后,没等到家,就接到了电话。组织部?刘建军觉得自己应该在短时期内,不会跟组织部有什么联系才对。他没想着升官,他只想在任内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至于任期满了该做什么,他还真没去考虑过。

  “好,我明天早上过去。”刘建军决定第二天大早,就开车到省里走一圈。

  “警察学校?我可以拒绝么?”第二天上午10点,刘建军知道了原来不是要提升自己。而是人家要撤了自己,另外给自己安排一个去处。他笑了笑,坐到椅子上回答道。他知道是为什么,在位置上坐了这么久,有些事情就算他不参与,也见过不少。这些人的动作还真是快啊,连小凡最后的结果,都等不及了么?他点上了一支烟,靠在那里暗暗叹道。

  “刘建军同志...”人家以为他是不愿意从任上下来,一拍桌子满面正气的道。

  “不用拍桌子,桌子拍坏了还得买。财政拨款,也是花的纳税人的钱。咱们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对不对?我不去警察学校,当然也不会赖在位置上不走。你们喜欢怎么安排,尽管安排。我就一个要求,回到小城警队里干我的老本行。这个要求,总不过分吧?”刘建军深吸了一口烟,磕了磕烟灰对人家说道。

  “刘建军同志,你要服从安排嘛!到哪里都是为人民服务,你不要有抵触情绪嘛!”人家闻言心里一松,嘴上却是在那里摆着条条款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