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5章 欺负回去
  有些事情人家办得很拖沓,比如你要找他办个啥事,尤其是领点啥钱什么的。那速度就显得更为拖沓了。尤其是跟交钱时候比起来,会让你觉得你来到了一个假单位。但是有些事情人家却办得非常迅速,例如前来顶替刘建军位置的那位,就在第二天早上过来报道了。这没办法,牵涉到自身利益的事情,人家总会是快一些的。当然刘建军的调动手续办理得也是相当是迅捷,人家没有让他亲自去跑路。而是把一切都办好了,直接要他去刑警队报到。原本是想安排他去做个队长的,但是被老刘给拒绝了。许海蓉的位置,他不能夺。最后,给了他个副队长的头衔。哦,调令文件上还有一句是:享受处级待遇!就是说他的工资和各项福利啥的,都是按照以前的档次来下发。多么艺术的一句话。

  “刘局...”喊了许久的刘局,许海蓉一时改不过口来。就如同她早先喊惯了刘队那样,刘建军当上局长之后,她也生憋了一段时间才习惯下来。只不过当初是刘建军升官,喊他一声老职称会显得亲热。如今人家下来了,再这么喊,似乎有些不合适。一句话出口,许海蓉的脸当时就红了。她明白自己是说错了话,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

  “你脸红什么,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能上能下的,上去,说明组织上认可我的工作。下来,证明我的工作还做得不到位。怎么?一直念叨着要是能再跟我共事就好。如今我回来了,你反而不欢迎?”刘建军将手里的纸箱子放到办公桌上,然后掏出烟来撒了一圈道。周围的刑警们默默接过烟来,没有人如同往常那般跟他嬉皮笑脸。刘建军可以这么说,但是他们不能这么想。谁都知道,有关单位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干部能上不能下。就算你干得不好,顶多调离到别处继续干就是了。类似于刘建军这样直接撸下来的,没别的原因。就是他身后的人不在了,人家不再给他面子。

  “怎么?我这可是好烟,100块一盒呢。咋一点反应都没有?往常特么不都开始抢我的烟盒了么?这才多久没在一起,都特么转了性子了?”刘建军见大家的情绪不高,率先点上一支后笑道。当官这种事情,在他的心里是当也成,不当天也塌不下来。顶多,一切都回到原点,他还是继续当他的警察。当警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多为老百姓侦破几起案子。

  “节哀...”刘建军的手续办得快,楚韩两家来得也快。楚连生跟韩佳人并肩走进了太平间,看着水晶棺里躺着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后来到顾翩翩她们的面前轻声道。最后进来的,是沈从良。他站在门口足足吸了三支烟,这才咬着牙进了门。来到水晶棺前,他顿了顿手里的拐棍。

  《wN正1版b首$发'#

  “家里有什么需要我出面解决的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办得到,给你们办。办不到,想办法也要给你们办。”他的手紧紧捏住拐棍的手柄,侧过身对顾翩翩她们说道。本就心里悲戚的顾翩翩一听他们说这种话,当时又哭了起来。

  “几位施主,此时来奔丧,还为时过早。”盘膝坐在墙角的小气缓缓睁眼看着沈从良等人说道。在他的身侧,身形笔直地站着一个面相老实和蔼的和尚,那是藏经。小气在这里待了五天,他就在他身边站了五天。

  “大师何出此言?”沈从良闻言心里顿时一喜,赶紧追问着小气道。小气他是认识的,算得上是一个得道高僧。他都如此说,难道程小凡这次不是真死?沈从良的心里倒是巴不得如此。如果是因为特殊的原因,需要这么做的话,那反而好了。

  “7天时间还没到,还有两天。两天之后,你们再来哭不迟。”小气其实心里也没谱,他的所有希望,都集中在这最后两天上了。这几日,他在心里祈祷得最多的,就是希望奇迹能够在最后关头出现。

  “7天,莫非小凡对你说了什么?”沈从良走过去又问。

  “阿弥陀佛!”小气和尚闭起了双眼,低诵了一声佛号,然后不再言语。

  “那我们,就多等两天...”小气和尚如此,当时让沈从良心里生出了一线希望。他双手拄拐,回头对身后的楚连生和韩佳人道。两人闻言,齐齐点头。

  “根据有关规定,您看您这车是不是...”几个穿着制服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沓文件来到顾翩翩面前低声道。

  “什么意思?要我们把车上交?”顾翩翩红肿着双眼,大致上看了看那份文件,然后抬头问来人道。

  “上交?哪里的文件?”楚连生跟沈从良对视了一眼,走过去拿过文件问道。

  “省里的特别下发的红头文件...”来人轻咳了一声道。

  “省里...你们省里,都能做中.央的主了?嗯?谁同意的?让他来找我谈。”楚连生翻了翻文件,没有见到上边应有的签字。然后一把将那几张纸摔了回去道。

  “这个同志,我们知道是中.央特许给他的车。可是现在人不在了,如果有人开着车出去招摇撞骗怎么办?省里有省里的考虑,将这辆车暂时保管着。以后要用车,可以提出申请嘛。”来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在那里说道。

  “在我面前,不要打官腔。嘛这个字,不是你们这个级别够资格说的。保管?你们一把手来了,都不够这个资格说保管。就算要收回,也是中南海方面的文件才算数。怎么?这是打算落井下石来了?回去告诉你们的上级,这车他收不了。不服气,让他来找我楚连生说。觉得我楚连生说话不够分量,他也可以去帝都楚家说。”楚连生背着手冷眼道。

  “谁说也不管用,文件都下来了,就必须遵照执行。”来人似乎并不知道楚家是干嘛的,将手里的文件一抖,就要顾翩翩在上头签字。

  “多谢楚兄仗义执言,哈哈哈!”我觉得身体一沉,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了。这神魂附体之后,终究是多了一种禁锢。运起道力,将体内几近停滞的血液重新流通起来。等到体温上来,身体恢复正常之后,我一推棺材盖子翻身而出道。

  “你你你...”大白天的见死人从棺材里出来了,当时就让来人一阵心惊胆颤。

  “作为一个有信仰的D员,你们心里不应该存有任何封建迷信的想法的。”我走过去,将他们手里的文件拿过来,三两下撕扯成碎片道。

  “谁说要收老子的车,老子找他聊聊去!楚兄,沈老,要不要去热闹热闹?”趁我不在,就来欺负我家人。这事我不准,怎么地,我也要欺负回去!